红杏的心迹
时间:2013-12-12 10:16:24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邹满文  阅读:

1
月儿从高窗里走进来,悠闲地转着,它从衣柜的镜子里将自己反射到地上,从好大的一块渐渐地在缩小,变形。不知是在调整自己的心态还是在有意放纵自己的姿势。或许,它在寻找什么。最后,他将镜子里的自己收走,移到一处墙角,把自己变得棱角分明,有一个角尖得像刀子一样,并且一点一点在伸长。
屋子里静急了,静的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跳。
她翻了一个身,向窗子望去,薄薄地窗帘上,湖面很静,连一圈圈波纹都能看的一清二楚。几朵荷花带着露珠在抖动,不知是高兴还是激动,连荷叶也像在晃动。远山影影绰绰地映在湖里,像被什么熏染了似的很淡很淡。
月光顺着另外一只窗子里进来,只是快要走了,忧伤地留下最后一道余辉。
她又翻了一下身,实在睡不着,起身站在窗边,轻轻地推开窗子。一股清凉地风吹来,她摸了摸胳膊,觉得有点冷,但是没有去穿衣服,任月光洒在自己的身子上,像一只冰凉的手,轻轻地抚摸着自己,觉得很惬意,惬意的有点情不自禁。
夜已经很深了,月亮不太圆,但是并没有亏多少,显出一副乐可可地样子,笑着在看大地上的一切。
狗的吠声从远处传来,有些波动,却不太失真。
郊外的夜晚连明月都是那么美丽,美丽地让人难忘。
她透过栅栏向远处望去,春天的夜色很美,朦朦胧胧地,像少女一样。
树木在这样的夜里,高大得让人难以置信,只是叶子并没有长大,笼罩不了树冠,依稀可以看见枝杈。
她穿着内衣内裤,一点也感觉不到羞,如果这时有人看的话,她会让他看过够,也让人知道自己的身材很美丽,很漂亮,半辈子只有一双眼睛在看,已经看够了,看烦了,看腻了。
她多么地想有个人看看,自己到底美不美,到底能不能吸引人,到底残花败柳到什么程度。忽然,她回过头来,看着自己的影子,那是多么地漂亮,多么地诱人,只是自己的爱人跑到别人的被窝里,难道自己的被窝里有蝎子,会蜇他吗?
本来自己就很美丽,很单纯,为了他连工作都不要,跟上他偷偷地去了部队,在一起住了多半年,后来他退伍了,回到自己的家乡。家乡的山仡佬太让人失望了,只有山,山套山,山叠山,如同蒸出锅的馒头,看起来都费劲,别说走。
然而,自己就傻傻地跟着,这辈子选择了他,跟定了他就义无返顾,跟上皇上当娘子,跟上杀猪的翻肠子,夫唱妇随。
嘴上是怎么说,实际生活要比说难得多呀,刚回家的他,只有爱奉献给她,别的什么也没有,死死地困在家里。
当初他穿军衣,戴军冒的形象慢慢地被岁月磨尽,那种作风和刚毅也流失的寥寥无几,只有叹息声和埋怨声。
她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尽量以一个女人的温存和体贴,将热热地身子贴上去温暖他一颗冰冷的心,让他复活,让他从绝望边缘回来,重新站起。但是,那种绝望和不安就像一个的兔子被人拴住了一样,怎么也挣扎不掉绳索,只紧紧地围着转,等待命运地判决。
她看着心爱地人一天一天地消瘦,一天一天地自暴自弃,决定和他一起出去,在外面看看,不缺胳膊不少腿,别人能生存,咱们就不能吗?于是,他们一起跑到原来部队的所在地,想在那里发展自己的才能,也像开辟一片属于自己的天空。
然而,出了部队的门就和原来有天地之别,所有的一切都变了,变得很陌生,甚至连人都认识的很少,多半都退伍了,新来的谁认识你,只有自己的领导看见一直在帮忙,给他找活。
给他找的活儿,他不干,闲丢人。让做小生意,他又嫌累。
在战友的帮助下,在一个工地当保安,这下他高兴了,感觉自己有了军人的风度,有了军人的风采。
这时,孩子也在肚子里翻腾了,两个人高兴地连自己叫什么都忘了,只要在一起就将她抱上,他的嘴像啄木鸟一样地亲。
在一起是时光里,最幸福地是她跟他去部队,几乎天天滚在一起,不论白天黑夜,只要回来就将她抱上床,凶猛地,有力地像一头小豹子。
他要当爹了,自己有了儿子了,幸福地满脸是蜜,话里带糖,虽然生活艰苦,那份情和爱够几辈子回味。
当儿子出生后,那种浓浓地色彩慢慢地淡了,因为家里多了一口人,要吃要喝,需要钱。
新疆的天很蓝,沙漠上的草很少,夏天热得人难受,冬天冷的受不来,反差太大。
一个人养两口人在农村可以,在城市是非常困难的,每走一步都需要钱,加上奶粉,吃喝用度,觉得靠丈夫一个太难。再说,现在孩子小,将来大了怎么办?她考虑再三觉得给自己找个活,两个人轮流看孩子,知道自己的丈夫有时上白班,有时上夜班,轮流看孩子能行。他考虑了很久才对他说这话,谁知他一口否决了。
后来,孩子上幼儿园了,他才让她去找活干,并且有规定,怎么也的得接孩子,做饭。
她找到的活要让他认可才能去,不认可绝不不能去,钱少了不行,累了不行,保姆不行,不体面也不行,这让她十分困惑。不知干什么会让他满意,让他放心。
咱们是个干什么的?是度生活,过日子,不是来这里观光旅游的,要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和苦难岁月!但是,他不管,很任性地,放纵地认为自己说的正确,干的正确,甚至,每件事,连上厕所都要让他知道。
慢慢地,他出现了好多毛病,这也不是一天两天产生的,她早就看出来了,只是不愿意说明,不愿伤他的面子,谁知他得寸进尺,全然不顾别人的感受。然而,到了这个时候,也顾不了许多,下定了决心给自己找了个保姆干。
她找的活一日三餐,中午回来看儿子和他,他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脸上阴云密布,红杏问他怎么了,他却摇摇头。但是当钱拿回来时,他却高兴地跳跃,抱起她来在地上转了好几圈。当她回来迟时他一脸的阴霾,有时借酒醉骂她,犟几句他就动手打她。
她认为他醉了,男人只能在此时显示自己的尊严,没有往心里去,默默地过日子,谁都有不顺心的时候,也许他在单位受了气,让他散散就完了。
谁知他的疑心越来越重,好像自己干的事不是去当保姆,而是去陪人家睡觉,或许是当人家的情妇。随着自己干的好,工资提高时,那种疑心变成事实,变成他打人的筹码。
这一次她实在忍受不了,也动手了,最终被他打得遍体鳞伤而告终。
她实在想不通,睡了几天,一气之下抱上孩子回到老家。
2
她回来不久,爱人也回来了。  1/7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