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情
时间:2013-12-06 09:29:08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王晓琴  阅读:

         一
小付刚下车,心中忽然一激灵,一种空前害怕的战栗,让她全身发冷。下意识,她扬起手臂,一辆黄色的士停在面前。她没多想,也没停顿,迅速钻进车里。
“快!跟上前面那辆白车!”
司机从后视镜瞥了她一眼。这一瞥让她忽然有了意识似的,她忙说那是我朋友。说着从包里掏出一张百元钞票递给司机:“别跟丢就行。”
车开动后,小付依然感觉身上很冷。仿佛一个冻僵的人,遇热后身子有了知觉,心仍然冰凉。恍如隔世,刚才还坐在丈夫车上,现在却坐在一辆陌生的士上跟踪。这一刻,她没有机智跟踪的得意,也没有偷偷跟踪的屈辱,更没有逼不得已跟踪的愤怒。一切都是下意识支配。焦虑,不安!
小付相信自己的感觉。她对这种感觉仿佛有一种本能,就像八年前那个下午。
那天,小付约了几个朋友打牌。很长时间没有摸过麻将了。厂里开辟面粉加工,新添三台面粉机。她一直忙前忙后直至完工,丈夫让她先回家休息,玩玩牌。他俩没什么爱好,唯一的娱乐就是打麻将。但毕竟一个大厂,丈夫与小付不能同时歇下来。所以每次生产紧张,他们一起忙,正常下来丈夫就让小付先歇。
他俩回家玩牌,约来家打牌的也多是生意上伙伴或有关方面人士,玩也是联络感情。那天小付牌特怪,上来四个宝,接着无宝独子杠后花,什么牌大赢什么。到下午五点多,眼看四个风快结束,小付赢势依然不减。但那天小付打牌却心不在焉,根本无意识输赢情况。忽然她放下摸到手的麻将,说不行,我打个电话给老刘。
那三个人输得正都烦躁,就嚷嚷还有两牌就结束了,打什么电话!小付说不行不行,我一定要打。我总感着有什么不对劲。
三个人说,什么不对劲?今天你牌不对劲,这么疯。
不是牌不对劲。小付忙解释,我心里好不安的。
不安?赢了我们这么多,还不安?那三个笑着起哄,这牌你别收我们的,心就安了。他们这么说,是刚刚小付又开了一个大牌。四个宝加头宝,一牌算下来该要赢每家七、八百。
行,行。小付嘴上说着,手已经按上了手机。
正是她这个感觉和这个电话,让一个可大可小的事故处理归于妥善。丈夫后来告诉她,小付电话打过去时,他正呕吐得有气无力,旁人也都手忙脚乱。铃声响了很长时间,刘源才颤抖着抬起手,将手机凑上耳朵,说厂里出事了!小付问出了什么事?他意识开始稍微清醒,说二蛋搅伤,三河叔死了。小付问怎么处理的。他说二蛋送医院,三河叔准备送殡仪馆。小付一听就急了,三河叔怎么能送殡仪馆?快送医院!
“已经死了。”
“死了都要送医院!”小付在电话那头斩钉截铁地说,“我马上去医院,你留厂里立即打电话报警,让公安局调查事故原因。”
当小付赶到医院门口,送三河叔的工人们也刚到医院门口。小付立即吩咐送三河叔去抢救。工人们说不用救了,三河叔已经断气。小付说不行,一定要医生抢救,抢救不了,也要医生鉴定说死了才算。
在急救室门口,工人们围上来七嘴八舌报告事故原因。原来,小麦原料没跟上,刚上的三台面粉机不能全部投产。为了机器在保养良好的状态下随时可以投产,老师傅三河叔让二蛋每隔几天开一台新机子测试。今天二蛋测试的是第三台,前两台已经测试过了。临下班前,机子忽然停了,二蛋扳下电闸检查。就在这时,三河叔进到车间。他看车间静静的,想这个二蛋,还没到下班就停机,老板看见了,怎好?三河叔今年五十五岁了,身体不太好。前两天去医院检查出冠心病,医生说他不能劳累、不能激动,要他多休息。他家里两个儿子,老伴风湿病,都要钱,他哪能休息。因他在厂里时间最长,人也忠厚,老板照顾他,新机组一进厂,就让他带着徒弟二蛋上。他心里清楚,要是换了心肠硬一点的老板,早就让他回家了。所以,三河叔对老板忠心耿耿,尽心尽责。二蛋年轻,自到新机组,因为轻松也因为刚谈了女朋友,常常得便就早早开溜。测试第二台机子时,三河叔前脚走,他后脚就关机下班,结果刚出车间,被回来取茶杯的三河叔撞见,狠狠教训了一顿后,又合上电闸接着干活。
三河叔以为二蛋没听进他的话,这次又提前开溜了,便随手合上电闸,像上次一样准备接着干。谁知电闸刚合上,就听“啊”一声惨叫,三河叔一下懵了……
等三河叔意识到出事了,二蛋右手半个胳膊已经轧稀烂。三河叔当场倒地,扭曲了几下就没气了。二蛋是人们连拖带拽弄出来,直送医院。叫120都没这么快。
工人们乱糟糟报告时,医生告诉小付,三河叔送来前已经死亡,再施救也没用。二蛋右胳膊需要截肢保命。你们快做决定。
小付说医生,请你尽一切力量抢救二蛋,不要考虑费用。要输血输血要好药好药!
正是小付处事临危不乱、冷静妥帖,后来死者、伤者家属都没闹。他们从工人口中得知付总仁至义尽,做了一切该做的。公安局对事故现场调查鉴定,事故责任不在厂方。警方还在三河叔被褥下,发现那张冠心病诊断报告。剩下的事情就是善后了。
善后双方也友善,三河叔本就是刘总夫妇照顾继续留厂,死后不仅厂里体面地办理了丧事,还给了三千元遗属补贴,小付又私下给了三河叔两个儿子每人一千元将来结婚的费用。二蛋出院后,右胳膊残废不能再留厂,厂里给了九千元伤残抚恤费。当时农村盖一座楼板房,一间只要一千五。张总夫妇又托关系,为二蛋在商桥镇街尾弄两间地皮盖了门面房……
车子驰出了城。郊外公路上,车辆一下稀朗很多,小付的意识也清晰了许多。她对司机说:“师傅,稍微离远点。”
今天,小付和刘源都在厂里。快下班时,刘源说晚上有个应酬,他咕嘟一声,并没有说在什么地方跟谁一起。这个小付也从不管。小付上车时,厂办小苗也蹭上车,说付大姐,我跟一段行吗?
这是没有过的事情。小付当时心中就有点感觉。到了自家门口,丈夫停下车说你先下吧,我将小苗送回去就直接去吃饭。小付下车的时候听小苗说,刘总,我也下来自己走吧。刘源说,你别下了,我送你正好顺路。
小付下车。车门关上。车子开走。一切都是懵懂做梦的样子,脑袋却下意识地喊:“要坏事——”
白车拐弯进了山坡间一条小路,路上扬起了灰尘。司机侧头问小付:我们也进去?他像看出小付打车是干什么了。  1/14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