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牛汇款
时间:2013-11-29 08:04:25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康语惠  阅读:

   那天发了工资,那天小牛就打了一个长途。
以前打长途总是要打到村委办,好言委托村官带口信与家人,约好什么时候有电话过来,然后家人就屁颠屁颠地提前守候在村委电话机旁。后来是打给村中某户最先置办了电话机的人家。现在,小牛给女人置了一部手机。这手机平时很少打长途,一般是小牛打过去。小牛的家在千里之外的深山丛林里。道路崎岖不平,走到镇上要二三小时之多。故每次在汇钱回家时,小牛总是提前一天电话与女人,要她第二天上午赶往镇上取钱。当然要天气晴朗的日子。
因为回家的路程太长,来去花费多,三十几岁的小牛只得尽可能地一年回家一次,也有间隔两年才回家一次。这期间小牛的女人来过一次。小牛的床头枕下就多了几张女人与孩子的照片。今年女人不能来了,因为女人又添了一个婴儿。孩子出生时小牛不在女人身旁。
这个月薪水不错,包括加班费、装卸力资共领了2258元。没有社保,小牛也不愿公司买社保。买社保还得扣除自缴的一部分,据说,它目前还不能转回老家。他只要现款,现款最安心。
中午下班时小牛请了下午半天假。
穿着短外裤套着T恤衫的小牛有些疲倦却也意气昂扬地往十多里外的小集市走去。集市并不是镇,但邮局银行医院药店饭店大超市菜市场等等还是比较齐全的,虽然算不上很大却也繁华,就繁华程度而言比起家乡的县城有过之而无不及。午后了,小牛决定在街上吃,算是对自己的犒劳。在快餐店里,小牛赏了自己一瓶啤酒。饭后,小牛在街道旁一家彩票亭里买了两注彩票。彩票亭前,地上的废彩票在满地飞舞,那是点点滴滴的汗水变成的希望,希望又一天天地变成了一张张废彩票.
小牛一路走一路随意张望。他想到婆娘明天取钱的神情时,心里来了欢乐。想到婆娘,小牛的内心起了无限波澜。记得每次离开家的头一天晚上,女人本想让他好好休息的,可是每次他们都没有好好休息,彼此话语到了天亮、彼此也把对方舔了个够。念想及此,小牛内心禁不住一阵燥热。街上来来往往的人中,总有那么几个露肩露背露大腿、挺着胸脯的年轻女子青春勃发地在眼前闪来闪去。在这闪来闪去的女子的面孔与背影里,一间很小的门面房突然现于眼前。门口坐着两位年轻的女子。她们穿超低胸的上衣翘着两条光洁洁的大腿,光天化日下,在门洞里十分惹眼地很不安静地扫瞄着过往之人。小牛听人说过这门内的生意。可他从来就没有尝试过进去。虽然他曾好几次幻想过。那白生生的大腿让小牛发了一会儿呆,但他还是毅然决然地拨脚从那直勾勾的眼睛里用力地走了出去。不知怎的,小牛还是偷偷地回了几次头。他回头时,就见那女子在冲他嗲嗲地笑。
又一家不大的门面房凸了出来,门洞内透着朦胧的光晕。一个年轻的女子歪着头文静地坐在似开非开的门旁,披着长发对着小牛似望非望。旁边还有一位打扮入时、露腰露腿的小女子,她依着门挺着白白的胸扭晃着腰肢放出媚惑的笑。小牛呼吸有些急促,他挣拽着自己,眼睛却被那近在咫尺的一动一静的尤物定住了。尤物在向小牛频频招着小手,小手就有了魔力伸进了小牛的心里。小牛移动着身形。贴近门洞,两只软软的小手迅速缠住了小牛的胳膊。小牛的心嗵嗵跳着。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粘牢并淹没了他。
工厂附近有一个尚未被开发摧毁的村庄,村庄里住满了外来务工人员。房租相比街镇上的要便宜一些。那些外来的人中就有专门提供夜间服务的女人。几十元一次,快速交易。如今这世上真是需要什么就有人提供什么。小牛不抽烟不赌博,只在厂里不加班时喝上一两半两的老白干,他几乎不吃零食,在保证每月寄钱回家的基础上抠积了几个小钱。他有意无意地从这村子里溜达,曾被“女人”半劝半拖地拉进一间小屋里。里面没有任何设施,就一张简易的床。现在那村子里开进了几台推土机挖掘机,方圆几十里唯一的村庄也遭到了博爱。
小牛已经好久没有出过厂门了,厂里一直在加班。小牛进了门洞上了楼,才意识到这里的氛围是那村子里的小屋内所没有的。这也正是他幻想之处。价格却多了一百元。小牛刹那间决定豁出去一回。小牛无比激动地享受着女子的服务。他想那些个老板们去那些个高档休闲场所也不外乎如此吧。此时的小牛,浑身只是一个劲地乱哄哄地发抖,女子轻笑着用手在他身上拂来拂去,让他放松再放松。可小牛该有反应的地方却老是怕事似的不来劲,越急它越不争气,反而要向体内缩去。小牛颇有些懊丧。折腾了好一阵子,小牛心内在叹气。耳朵却听到楼下有一阵骚动的声响。有女人在大声说话在大声辩讲着什么,夹杂着男人的询问声。小牛身边的女人警觉地一把推开小牛,麻利地套着本来就很少的衣服,顺便把小牛的衣服扔给了小牛。“快走!”女人一声低喝。
有脚步声在登楼梯。
小牛顿时万分紧张。他慌忙地在狭小的空间里转了一圈,拉开窗帘,见楼层并不高,窗前有一个低婑的平台。小牛衣冠不整地纵身上了平台,还不忘用手摁了一下身上的短外裤。那里面有他的汗水呐。略一犹豫,小牛双手抓住平台边沿把身子整个往下垂,一松手,跳了下去。咚!头猛地磕了一下硬硬地地面。这档儿,他听到一声断喝:“站住!哪里跑?”“快!你们俩从那儿包抄过去……”看来,来了不止一人。
小牛从地上爬起来,顾不上疼痛,一边狂奔,一边想:我怎么这么倒霉啊!没听说现在“风声”紧啊?!差点撞着人差点碰着车,转过两条街道,瞅到了邮政局,小牛跳了进去。小牛颤抖着手,费了老大的劲,撕了两三张汇款单,才把单据填好。柜台窗口前有好几人在排着队。小牛不时地望着门外,犹疑焦急了一会儿,跑到一个人面前,急切加恳切地乞求对方能不能好心地让他插一个档儿。对方望着小牛满头大汗与狼狈的身形,迟疑了一下,皱了皱眉,挪开了一个缝隙。小牛插了进去,听见后面有人在抗议。
柜台前的那位似乎出了一点什么差错,小牛感觉时间漫长得让自己快支撑不住。终于捱到了!小牛递上有些汗渍的单据,祈祷自己单据上不会出现什么“漏子”。谢天谢地!事情终于办好了。小牛长长吁了一口气,用手抹抹了额头的汗。抹额头时,感觉额头一阵疼痛,他用手摸了摸,额头上肿了一个包。他低头,才又发现自己的T恤衫套反了。
浑身酸软无力的小牛向门口走去。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