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兰在小木屋出轨
时间:2013-11-26 08:49:21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沁香一瓣  阅读:

  夏日的傍晚,夕阳西下了,夜雾在慢慢地升腾,似乎热得有点发慌。金兰走到场院边的空地上,抬头看看家门前那条熟悉的路。奇怪,七点多了,丈夫阿宝还没回家。这是怎么回事?
  门外,己有村犬在争相叫着,似乎是这个村子还静不下来。金兰的心里有些着急。丈夫阿宝为了办一家村办小厂,已经连续往乡里走了一个多月了,他告爷爷,求奶奶的,为盖几间厂房,盖章的批复至今还没落实。她知道丈夫阿宝的火爆性子,弄不好会和乡里大吵大闹了就不好,他怕这硬汉子性急了想不开了会干出什么傻事?“哎,天这么热,看上去要下雨了。”
  夏天的天气多变,天一阵闷热后就突然变脸,屋外的天空有了闪电,一阵狂风刮过,豆大的雨点就噼里啪啦地打在屋上的瓦片上,小鼓似的响。金兰正想着自己的丈夫,见大雨溅落窗内,赶紧去关了门。“哎,这死鬼,骑着车出门,连雨衣也没带。”怎么办?如果丈夫在路上,一定是成了落汤鸡,要是有落雷怎么办?她正想着,忽然,一阵狂风又从前面袭来,把屋角的一棵大树给摇得旋转起来,只听“哗啦啦”一声,那树头便倒了下去,砸在东侧养了十多头肥猪的猪屋顶。只听到一声木头的断裂声传来。金兰吓得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她找了手电撑起一把伞,开了门就去看她每天养的猪。哎唷,猪屋顶有了一个大窟窿,大雨正往里面钻。眼见电光中的十几头肥猪缩在一角,它们也在恐惧得在嗷嗷直叫。
  猪屋顶倒坍的声音,传到了隔壁邻居,邻居冬冬撑着雨伞走了过来,不小心和金兰撞了个满怀,金兰“喔唷”了一声,差点滑倒在地,好在有一只大手拉住了她。她定睛一看,原来是邻居冬冬。“是你?”
  冬冬笑着说:“是我呀,你没事吧?”冬冬关心地问道:“婶子,你伤着没有啊?”金兰被冬冬扶着,冬冬的手紧靠着她高耸的胸脯前,她脸红得已经六神无主了。冬冬把她送进门,然后松开手,对她憨笑着说:“你没事吧?我看到你家的猪屋顶被断树砸了个大洞。”
  “是的,我也看到了。”她说了声:“谢谢。”赶忙又转身拿起桌上的手机给丈夫阿宝打电话,但却怎么也拨通,拨通了却又始终无人接听。再拨,仍然无人接听。怎么办?她怕塌了屋顶的猪屋再被风雨刮得倒塌,把里面的大肥猪们压死了可糟糕了,不禁泪流满面:“该死的,去办什么厂?想懒蛤蟆吃天鹅肉,有本事哪儿不能争钱?猪都压死了看你日常靠什么开销?”
  他正在落泪,冬冬很快冒雨又把弟弟和叫来了。他们的手里提着锯子。“婶子,让我们一起帮你把倒在屋顶上的大树去用锯子分段锯了吧,要不屋子很危险的。”“好的,谢谢大家!”说干就干,他们就披着雨衣拿来了锯子干了起来,只听到“刷刷刷”的几下声音,断裂的树枝被锯开了。接着,冬冬和弟弟又一起端来板凳和木梯,冬冬不怕雨下得大,很快地爬上了猪屋顶。用一块大塑料布盖住了猪屋顶的空洞。经过一阵忙碌,猪屋的顶盖住了,里面不漏雨了,猪屋也不会有倒塌的危险了。
  “婶子,这就好了,没关系了,等天一晴,我们就一起帮你们把猪屋顶修好,如果你家瓦片不够,我们家里堆在屋前有的。”邻居冬冬只比丈夫阿宝小五岁,从年龄看是应该叫她为嫂子才差不多,但由于乡村里讲究辈份,金兰家辈分大,所以冬冬还要叫金兰为婶子的。冬冬对金兰帮助很大,阿宝以前在外打工,每年逢年过节才回来几天,所以家里的一些靠劳动力的事情总是得到邻居冬冬弟兄俩的帮助,特别是冬冬,帮的忙最多。可是,近来阿宝回来了,说是和一个老板签订了一份长期业务,准备自己开个小工厂加工装潢线条木材,所以一回来就天天往外跑,这些日子连家也没顾上了。
  “哎,在外的日子天天想他,在家的日子又天天怨他。”金兰不由叹了口气。
  邻居冬冬今年三十五岁,在附近的乡办企业当电工,这是一份很吃香的工作。冬冬家的媳妇是村里的老实女人,人虽然长得一般,但很大气,阿宝不在家的时候,她还常常支持冬冬帮助金兰收麦割稻的,自己也常常一有空便会和金兰聊聊天,天南地北的。时间长了,冬冬在一起聊天时,还喜欢和金兰开开玩笑。他觉得金兰婶子人长得漂亮,也大方,很好相处,有时候他也会自言自语;“哎,天下的事情就是这样的不知足,阿宝要是换上我,我会天天守在这个美妻子身边,钱多了有什么用,够用了就好,钱还不是身外之物?他和金兰说话最投机时,还爱窥视婶子的脸部表情,特别喜欢看她的修长身材和高高挺起的胸脯,当然这是不被金兰知道的。记得去年春节,他还心血来潮地买了一部有摄像头的手机,经常爱在树边偷偷用手机拍摄金兰在场院子里的各种走路和干活动作,如俯身在屋场井边吊水和洗碗等,并在妻子不在家时会打开手机屏幕欣赏一番,然后带了一份不由自主的幻想常常微笑。人们说,靠近四十的男人和女人生活倦了有时候容易会想入非非,这是心理变化的特点形成的。但大多人不信。
  这天金兰从自己的办公室走回家,忽听到前面路边有二个中年人在议论自己的老公阿宝办厂的事情;“嘿,这小子办厂没办成,却带着人和镇里的几个涂脂抹粉的洗脚女好上了。”
  “你怎知道?”
  “那天我在小镇逢雨,走进避一下雨,听到室内有女子和阿宝他们的笑声……”金兰听到对话声,想再听个仔细,那二个中年人见是金兰来了,就飞快地骑着车走开了。金兰听到这些朦朦胧胧的话,心里十分难过。她想:嘿,跟你阿宝吃苦不说,你还这样的不做人?你要是真的这样,我金兰也会……
  当天晚上很晚很晚的时候,丈夫阿宝酒熏熏地才回到家中,金兰一闻到就很生气,她怀疑丈夫又到乡镇的洗脚店或桑拿浴室去搞女人了,面对被雨浸透的丈夫她并没原谅。唠唠叨叨地流着泪诉说阿宝的不是。按金兰的想法,一家子养点猪包个鱼塘什么的也会富起来,男人一年到头往外跑,有了钱弄得不好就会去抱抱女人,这样的事已经很多。人生一世能有多少年夫妻生活在一起?而那个该死的小厂办到现在还在盖图章,她一连责怪到天亮。她和阿宝背靠背,丈夫阿宝被她的嘀咕气得也一夜没睡好。第二天早晨,他一爬起来就又骑车出门走了,生气得连招呼也没打。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