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是个二奶
时间:2012-06-01 06:51:14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绝对爱情  阅读:

夜里,躺在泡沫厂的集体宿舍的床上,仓吉还会想起母亲。相对于那个小乡村来说,他和母亲都是背井离乡的人,母亲在遥远的城市给官员睡,被官员玩弄身体,他在近处的城市给老板打工,被老板剥削劳力。难道这就是穷人的命运?仓吉的家乡是革命老区,曾经发生过很多可歌可泣的革命故事,那些无名的革命先烈当年之所以提着脑袋干革命,之所以甘当炮灰,是因为他们心中始终存着一个信念,那就是他们的鲜血可以为他们的子孙换来平等体面的幸福生活。他们英勇牺牲之前是否想过他们的后代会过着这样屈辱的生活?想到这些,仓吉心里升腾起不平之火,他真想干点出格的事平息这把火。
仓吉是在炎热的夏季来到这个城市的,到了第二年初夏,仓吉已年满十八岁。在生日那天,仓吉决定奖励自己一下,下班后,他舒舒服服地洗了一个热水澡,在身上涂了很多肥皂,把自己弄得香喷喷的。若在平时,他可舍不得这样奢侈地使用肥皂。洗完澡,仓吉换上了一件干净的衣服,他骑上自行车来到一家位于街道拐角处的面包店。
仓吉看中了一个涂着黄色果酱的蛋糕,那种鲜艳的金黄让他想起家乡的向日葵花。他看了价格,巴掌大的蛋糕居然要十几块,他犹豫了。看看旁边,有一个更小的蛋糕,上面是喜羊羊图案,六元五角。他买下了。拎着“喜羊羊”,他走到附近的一个小区里,坐在小亭里的水泥板凳上慢慢享用着美味的蛋糕。
不远处的小白桥上走过来一个女人。才是初夏,她就穿上了吊带衫。皮肤白得像涂上了一层石灰。她的腰微丰,胸部有点下垂。她的发型是这个城市里最流行的,像玉米穗子。仓吉想这个女人应该不年轻了,可是她打扮得这样青春。仓吉仔细看了看女人的脸,他惊愕了,这张脸和母亲水云的脸太像了!只是这张脸没有记忆中的那张脸娇嫩,记忆中的是明艳的花瓣,而眼前的是失去光泽的昨日黄花。太离奇了,母亲明明远在广州,做着养尊处优的官二奶,怎么会跑到这里来?她一定不是母亲,上回见到的母亲神情里透出不动声色的优越清高,那是靠山硬的女人不自觉流露出来的神情,而这个女人却显得仓惶低下。
那女人已走下小桥,朝着小区东门走去。仓吉跳起来,一路尾随上去。那女人上了一辆三轮车,仓吉也招了一辆三轮车坐上去。他叮嘱车夫跟上前面那辆车。三轮车拐进一条胡同,出了胡同,是一条老街,最后三轮车停在一家夜总会门口。那女人付了帐,径直进了夜总会。
仓吉来到夜总会吧台,他向服务人员打听刚才上楼的那个女人。
那个年轻的女服务员不屑地哼了一声:她啊,叫水云。以前在广州做鸡,老了,生意不好,回来发展了。听说做鸡之前风光过一段时间,是某个官老爷的二太太,有很多地方官员还要巴结她呢。你看现在,沦落成什么了。不过她的生意还不错,小老板看好她。你问这个干什么?看上她了?恋母情结吧?这容易!一个电话,你叫她跟你上哪都行。
 

仓吉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泡沫厂的,他的脑袋里一直轰隆隆跑火车。整个人像丢了魂似的。
三天之后,仓吉来到那个夜总会门口,他的母亲水云正从里面出来,和她一起走出来的还有泡沫厂的老板,仓吉赶紧躲到一旁。
半夜里仓吉睡不着,他的脑子里老是浮现出自己老板对母亲流露出的淫邪表情。仓吉来到厂里干了这么久的活儿,每月却只能领到一点生活费,老板总是说效益不好,维持很难。原来他把钱用在干那种事情上去了,这不等于用我的钱嫖我的母亲么?仓吉心里一阵阵绞疼。
仓吉从床上爬起来,走到外面。院子里是堆积如山的蛋糕盒,它们像雪山一样雄伟。仓吉忽然掏出打火机,点燃了蛋糕盒。泡沫塑料做的蛋糕盒一下子熊熊燃烧起来,皑皑白雪化作了火焰山。

 3/3   首页 上一页 1 2 3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