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是个二奶
时间:2012-06-01 06:51:14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绝对爱情  阅读:

仓吉七岁了,水云回来送学费。她把一沓钱丢在桌上,对那个始终抱着脑袋的男人说:孩子九月份该上一年级了,送他去上最好的学校。
男人当年是村部看大门的,村支书把水云安排给他当老婆。当时声名狼藉的水云已经没有人敢娶了。男人天天能看到村支书威风凛凛的样子,他像惧怕老虎一样惧怕这个同类。他不敢不答应。婚后很长时间他都不敢碰自己的妻子,他认为女人身上罩着村支书的神圣光环,村支书的权威像印章一样印在了她身上。
水云又走了,继续她的风光体面的二奶生涯。
仓吉十五岁就辍学了,做了小酒店的学徒。不是他学习不好,是他受不了同学们的嘲笑。同学们骂他是“杂种”,骂他妈是“骚货”。
仓吉和那个被人骂作骚货的妈见面时,几乎没说过一句话。他在她身上找不到妈的感觉,就像在大宾馆的卫生间里找不到厕所的感觉一样。他坐在一尘不染的座便器上解不出大便,他看着貌若天仙的她叫不出妈。他后来无数次把他的妈和同学们的妈作比较,他发现人家的妈虽然相貌一般,有的甚至很丑,但有浓浓的妈的味道,似乎妈就应该是那个样子:唠叨,啰嗦,脸不干不净,衣服不干不净,想什么时候骂孩子就什么时候骂孩子,想什么时候打孩子就什么时候打孩子,想打屁股就打屁股,想拽耳朵就拽耳朵,这样的妈多亲切啊,充满了美好的人间烟火味。而自己的妈似乎来自另一个星球,她不打他,不骂他,她语气亲切得像鞠萍阿姨,她的衣服高档时髦,她的发型他只在电视上看过,她的手指甲和脚趾甲都涂上了好看的彩色花纹,她的睫毛长长的,像假睫毛。他觉得她和骚货破鞋那些脏词一点关系都没有,她像是出身高贵的女人。
 

她第二天带他进了城,给他买了很多好看的衣服,又带他上宾馆。在宾馆房间里他坐了一会马桶,什么也没解下来。他洗了澡,换上了新买的衣服,就听到了叩门声。他有点紧张。他发现她的脸骤然换上了一副甜蜜娇慵的表情,像变魔术似的。她打开门,那人刚一走进房间,她就小鸟依人地偎了上去。他胆怯地看着那人,感到有点面熟。那人看着他,简短地哦了一声,就进了卫生间,他的母亲跟进去,把门紧紧关上了。他似乎听到母亲在解释什么,那人一直没说话。他如坐针毡。母亲走出来,对他说,咱们走吧。下楼时,电梯里人很多,他的身子紧挨着她的身子,温暖的气流从她身上传过来。不知怎么的,他的鼻子有点发酸。他一动不动地感受那份温暖,后来他无数次回味那一刻,每次都鼻子发酸。
她带他进了一家中等酒店吃饭,点了很多菜。吃完饭,她送他上了公交车,让他独自一人回家了。
晚上看电视时,他看到那个男人出现在电视上,原来他当着很大的官。
母亲水云再也没有回家,每到开学时,他能收到一笔较大的汇款。
仓吉辍学后在小酒店里干了两年,直到小酒店倒闭他才离开。小酒店倒闭的原因是赊欠的人多,资金周转不过来。那些赊账的人都有一点身份,有村官乡官,有流氓地痞,店主不能拿他们怎么样。
十七岁的仓吉进了城,到一家泡沫厂打工。
这个厂规模不大,主要生产蛋糕盒,活儿不是很多,下了班仓吉就四处逛,他想看看城市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城里人是怎么过日子的,逛累了就买块烧饼到凉皮摊上买凉皮就着吃。仓吉日子过得极俭省。自从母亲知道他辍了学,就不再寄钱回来。这女人认为仓吉和父亲一样是个没有出息的男人,她不值得为他付出。她对这个儿子没什么好印象,他的闷葫芦性格和他爸爸一模一样,长得也像他爸。她从来没有爱过自己的丈夫,对长得像丈夫的儿子感情也十分淡薄。
在仓吉十六岁时,他父亲生了很严重的腰椎间盘突出症,丧失了劳动能力。仓吉在小酒店里挣的钱都给父亲付了医药费。十七岁的仓吉想好好攒一笔钱给父亲做手术。父亲被疾病折磨得很惨,经常在半夜里呻吟。仓吉给父亲按摩时,两个人都满头大汗。仓吉看父亲那么受罪,曾打过电话向妈妈要钱。妈妈告诉他,她的钱来之不易,如果是仓吉病了,她可以出钱,但现在是他爸爸,不是他。仓吉和她有血缘关系,他爸爸和她有什么关系呢?婚姻就是一张纸,这张纸早就破烂不堪了。再说,她没有从婚姻中捞到过任何好处,她没有必要对他负责。最关键的是,他和她从来就没有过一丁点感情。她在被婆婆辱骂的时候,那男人没有为她说过一句话。他任由自己的母亲用世界上最脏的词骂她。
仓吉给母亲打电话的事被父亲知道了,父亲用从来没有过的凶狠语气对仓吉说:这个女人在我心里早就死掉了,你为什么要给她打电话?父亲说这话时,捂着自己的胸口,好像那里被气疼了。父亲说从今以后再也不准你提到那个婊子,再也不准你找她要钱,除非我死了。仓吉第一次听到父亲对母亲的评价,尽管这个评价是很多人对母亲的评价,但从父亲嘴里说出来还是显得不同寻常。
城里的风景仓吉很快就看腻了,他觉得城里远不如乡村有趣。城里晚上看不到月亮,月亮的光辉完全被霓虹灯掩住了,城里的阳光不纯粹,像是掺进了沙子。城里白天乱哄哄的,夜里也不宁静。城里的人也可怜,上班时关在笼子里,下班回到家还是关在笼子里。
仓吉很快发现了自己的兴趣点,那就是住人的小区。
小区里过日子的气氛浓,那些板着脸的城里人一回到小区,脸部表情就放松了不少。因为天气热,很多男人穿起了大裤衩,有的甚至还光起了膀子,那些矜持的城里女人回到家就换上了松软宽大的家常衣服,牵着或抱着孩子在楼底下玩。小区里都有健身设施,还有孩子们爱耍的秋千、滑梯。
仓吉看着那些女人,不知怎么的就想起了自己的母亲。母亲也住在小区里,而且是非常高级的小区。仓吉想,母亲会不会也像这些女人一样回到家就换上舒服的旧衣服?会不会也像这些女人一样到楼底下消遣?母亲是不上班的,她的工作只是偶尔陪那个大官睡觉,她不累,她的生活内容就是消遣。她的活动场所在棋牌室、咖啡馆、健身房、床,她大概不会混迹于这些家常女人中的,因为她不是家常女人,她是二奶。
仓吉陷在想象里,他想象母亲在某个小区的窗帘后面怅惘地远远看着楼下的女人们,华贵的窗帘衬托出母亲脸庞的素白;华灯初上,母亲一个人孤独地坐在宽大的沙发里,手里拿着遥控器,不停地调台,她看着电视里命运漂浮不定的二奶,想着自己的凄凉结局;她洁白的手指一下下抚弄着怀里的哈巴狗,那是唯一终日和她相伴的活物;那个日理万机的男人百忙之中在某个黄昏驾临那个死气沉沉的房子,母亲复活一样生动起来,男人可能在深夜也可能在凌晨悄悄离去,母亲赤着脚丫追到门口,又颓然回去。  2/3   首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