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约会
时间:2013-11-22 10:16:05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乔洪涛  阅读:

        吃过了晚饭,韩红梅对老莫说:老莫,咱们约一次会吧?韩红梅这句话把吃完饭正在看报纸的老莫吓了一跳。韩红梅说完这句话,把她自己也吓了一跳。老莫一下子愣住了,拿眼光在老花镜的上方看韩红梅;韩红梅马上觉得手不是手,脚不是脚的没处放了。老莫说,韩红梅,你没有发烧吧?老莫这么一说,韩红梅脸都有些红了,她嗔怪了老莫一下,说:你大惊小怪的干什么?人家不就是说说嘛。韩红梅不说了,扭头继续看电视剧,老莫倒来了认真,好像也一下子来了兴致,他说:你倒说说,你怎么突然想起这个来了?老莫放下报纸,往韩红梅这边靠了靠,歪着身子看她。韩红梅说:去去去,一边去看你的报纸吧,别耽误我看电视。老莫却不让,嬉皮笑脸了说:老韩同志,我看你这个主意不错哩。咱们有多少年没有约会了?韩红梅看老莫来了认真,也羞涩地笑了。韩红梅说:你看人家这电视上的青年男女,谈恋爱,送鲜花,约会吃饭,真让人羡慕啊。咱们那时侯,也没有正儿八经的约几次会,我就嫁给你了,真让你占了便宜。老莫嘿嘿地笑了,说:谁说的?我那时侯请你看了好几场电影哩。韩红梅翘了嘴说:老莫啊,你还好意思说看电影,跟着你看几回电影,你连个冰淇淋也不舍得给我买,你说说,你谈个对象你出了多少血啊?老莫有些不好意思了,接着叹一口气,说:唉,红梅啊,现在想想,那时侯穷,能娶上你,真占了大便宜,真有些对不住你啊。韩红梅说:过去的事了,别提那些了。咱家小丽都二十多岁了,等她大学毕业了,要好好挑拣几个对象,她们这年轻人啊,真是享福了。老莫一撇嘴说:还用等毕业,我看咱家小丽早就有了男朋友了。韩红梅骄傲地说:那是啊,不看是谁的闺女啊?就我韩红梅的闺女,那追求的还不一个排?老莫咯咯地笑起来,韩红梅说完了,也咯咯地笑起来。
  韩红梅以前是棉纺厂的一朵漂亮的鲜花,那时侯韩红梅才二十初头,接了母亲的班在棉纺厂干纺纱工,长的鼻子是鼻子,眼睛是眼睛的,细高挑,白皮肤,整个一个美人胚子。老莫那时侯在机关单位里当科员,二十七八岁,高高壮壮的身材,也是一个潇洒的小伙子。老莫和韩红梅是经人介绍认识的。介绍人是老莫单位的工会主席,姓满,满主席热心肠,很欣赏小莫(老莫那时侯是小莫),就把在棉纺厂上班的外甥女韩红梅介绍给他了。韩红梅那时侯在棉纺厂里很出众,追求她的人少说也有一个排,可韩红梅一个也没有看中。韩红梅有些傲。她不愿意在自己的厂子里再找一个工人了,她想找一个坐办公室的。她也不是看不起技术工人,主要是她不喜欢那些男人身上的机油味。男工们在场里干个车工钳工的,难免工作服上会有一股子机油味。韩红梅爱干净,她想找个干干净净的男人,当然要是再能斯文些就更好了。当老莫出现在她眼前的时候,她的心怦怦地跳起来了,那时侯的小莫高高大大,胳肢窝下夹了一个公文包,浑身一股子阳光和香胰子味。虽然小莫并没有在鼻子上架一副金丝眼镜,不够太斯文,但是在韩红梅看了,也就够了。结果,两个人基本上一见钟情,也没用老莫怎么追求,没有费什么波折,韩红梅就束手就擒,很快在双方大人的操持下结婚入洞房,并接着生了一个女儿莫丽丽,过起了柴米油盐锅碗瓢盆的日子。等这些都忙完了,闺女也就上了大学,到了中年的韩红梅也下了岗,整天在家洗衣做饭,成了真正的家庭主妇。老莫呢,则混到工会副主席的位置上内退了。现在是家里只有老莫和她两个人,整天是抬头不见低头见,每天吃喝拉撒睡,一天一天的往下过日子。
  这样的日子在普通人来说,应该很知足了。韩红梅下岗的时候单位一把给了八万块钱,老莫虽然内退了,但是一个月一千多块钱的工资一分也不少。他们加上积攒的多半辈子的钱,买了一个宽敞的三居室,女儿莫丽丽虽然还上着大学要花学费,但凭老莫的工资基本也能凑合得过去。这样的日子应该是不错的了。可是,什么日子也不能多想,最近,韩红梅总爱多想,她这一想,觉得生活有些不够意思了。怎么不够意思,也说不太清,关键是回过头去一看身后,忙忙碌碌半辈子怎么一个脚印也没有留下啊?这到了中年了,日子平淡的就更像一张白纸。对了,找到根源了,那就是生活太平淡了。没有激情。对,就是缺乏激情。一想到激情这个词,韩红梅吓了一跳。韩红梅觉得自己是不是疯了?一辈子过的好好的,想什么激情干什么?难道自己和老莫还都要去遭遇一次爱情不成?一想到爱情,韩红梅心里咯噔一下子,她想,我和老莫一辈子算不算爱情呢?这个问题困扰了她好久了。她并不想把自己这枝红杏(如果还算红杏的话)给老莫出一下墙,她只想给自己的生活增添一些浪花罢了,当然,甚至浪花也不到,就是一点浪漫就可以了。所以,她吃完饭,面对一成不变在她面前看了几十年报纸的老莫说:我们约一次会吧?
  但老莫竟然也有同感,老莫竟然很感兴趣,这是韩红梅没有想到的。她说完后马上为自己的话感到羞涩了,她想,韩红梅你平稳了一辈子,你这是怎么了?但是老莫的态度调动了她,她笑着对老莫说,我们这是一次中年约会哩。老莫也笑了,老莫说,好,好,那我就和自己的老婆再约一次会。我也几十年没有和女的约过会了呢。老莫和韩红梅两个人甚至翻箱倒柜地把年轻时候的影集也找出来了,他们说,要先找找那种感觉哩。那种感觉离开了几十年了,先要找找体会体会呢,他们把那时侯的唯一一张黑白合影照片也找出来了。老莫指着照片上的漂亮女子说,这是你吗?这是你吗?韩红梅也看见了那个照片上的潇洒的男人,她说,老莫,你看你,那时侯你的额头多么亮。
  整个晚上,他们激动得都没有睡好觉,他们为了穿什么样的衣服而争论,为到哪里约会而绞尽脑汁,他们甚至已经说好了,明天上午,老莫先坐公交车出门,去一个叫翠园的公园门口等一个叫韩红梅的女士。到时候,老莫的手里拿一支鲜花,他要和与他第一次约会的女士韩红梅从那里开始他们的约会路线。当然,韩红梅小姐是要撑着一把当年他们见面时用过的碎花遮阳伞的。
  老莫再一次走进翠园公园的时候,突然有了一种熟悉的陌生感。熟悉的是几十年前他在这里第一次见到了韩红梅,公园的门口虽然已经改建了,许多景点也已经改建,可是门口的那座拱桥还在,还有这两个石头狮子,当年老莫就是靠在狮子旁等韩红梅的,老莫过去摸了摸狮子的头部,那里已经被摸得光溜溜的。老莫记得,后来,他和韩红梅还在狮子的屁股后面用小刀写了“莫爱韩”三个字。老莫写的时候,韩红梅还笑话他,说他破坏公共设施,说他像个小孩子一样调皮。老莫说,我要用这个石头狮子来记着我们的爱情哩。老莫想起来那时侯的事,嘿嘿地笑起来,他觉得脸都有些红了。傻!老莫觉得年轻的时候真是傻得可爱,那时侯什么话也说的出口,现在老莫想,打死也说不出口喽。老莫过去踅摸了一圈,果然就在石头狮子的屁股后面找到了隐约的三个字--莫爱韩。老莫的内心里一下子充满了幸福,满满的,老莫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老莫想起来,第三次在这里和韩红梅约会的时候,老莫突然就吻了韩红梅。韩红梅那天真漂亮,穿一件碎花格子的连衣裙,梳了一个长长的大辫子,那个小脸呀。老莫突然就吻了,把韩红梅给吻愣了,好半天,韩红梅的脸才红起来。韩红梅嗔了他一下,说,流氓。韩红梅骂得很轻,也很有些羞涩,骂出来了,老莫却觉得很受用。老莫过去握住韩红梅的手,韩红梅也好像生怕他跑了似的,使劲抓住他的手,他们十个手指叉在一起,就那样握了一晌,没想到这么一握,竟然就握了几十年,眼看就要一辈子了。老莫突然有了些冲动,他把自己的左手和右手叉在一起比划了一下,可是什么感觉也没有。老莫又自嘲似的笑起来。这时候,老莫看见韩红梅从前面的公交车上下来了,韩红梅还是穿了那件连衣裙,那件裙子颜色素淡,样子也有些旧,所以现在穿在韩红梅身上也不觉得特别的别扭。只是,老莫觉得韩红梅的确是有些胖了。韩红梅手了拿了一把伞,却不是那一把,这是把黑伞。老莫才想起来,那把伞早应该不知道扔到哪里去了。  1/4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