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婚真离
时间:2013-11-06 09:16:38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许顺居  阅读:

  腊月了,民工身子骨是闲了,心却不闲,为了那几个工钱,东奔西跑,今天打电话问工友的工钱发了嘛,明天又亲自到县城一趟,寻找老板,讨自己的工钱,而老板呢,有钱的躲着不付,没钱的也躲着不给,像猫捉迷藏似的,苟老板就是这样一个有钱不付的老板。许多民工把手机打爆了,也没有打听到苟老板的一丝消息。民工寻找到县政府,县政府的回答是联系不上人,他们也无能为力,民工一听傻了眼,这咋办?一年辛辛苦苦地累下来,竟没有拿到一分钱,这年咋过?回家怎么对孩子和老婆说?他们在县政府的门前蹲着,像一群流浪狗,没有人同情和怜悯,正当他们无可奈何时,其中一个说:“现在流行在网上讨薪,咱们也在网上试一试?”这一句话提醒了大家,一个说:“咱们多管齐下,找到报社里找记者,你在网上发帖,他到法律援助中心寻求助,总会有一个起作用吧。”大家经过一番计划后,分了工,各自回家准备去了。
  到法律援助中心的人,把详细情况给律师说了一遍,律师说:“这种情况只有起诉,经过法院的审判,才能起作用,其他的方法都不好使,因为你们找不到苟老板,谁也帮不上你们的忙。”
  民工一听说:“告就告呗,不告没钱,告了即使拿不到钱,也能吐出心中的一口怨气。”
  于是他们一纸诉状,将苟老板告上法院。
  十五天之后,苟老板接到法院的电话,让他回来和民工协商处理这件事,否则,法院会强行判决,他知道这下把事情弄坏了,这该怎没办?他和妻子想办法,想来想去没有啥办法,只有给民工付钱,可给民工一付钱,年初就没有钱包工程了,他心里清楚得很,手头没有几百万元走后门拉关系,到时候定是包不到工程,如果包不到工程,欠下的一屁股烂帐怎没还,还要买材料的钱,苟老板想到这些,只一个劲地抽烟,浓浓的烟雾弥漫了整个房子,妻子忽然说:“我有一个好办法,就看你听不听。”
  苟老板急切地问:“啥办法?”
  妻子迟疑了一下说:“我说出来你别生气。”
  苟老板说:“我不生气,咱们现在是夫妻,有难同当,有福同享,啰嗦啥?”
  妻子说:“咱们来个假离婚,把所有的财产过继在我的名下,你一无所有,到时候法院拿你没办法,这不是保住了你手中的钱了嘛,你明年就有钱包活了。”
  苟老板先是一吃惊,心里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寒颤,心里直嘀咕,:“这臭婊子还有这么狠的一招。”
  妻子眼睛直勾勾地等着苟老板的回话,心里却发憷,怕苟老板狠狠地抽她一耳光,因为她知道自己的出身(自己曾是小姐),会让苟老板起疑心,所以手里攥了一把汗,苟老板心里想了许多办法,但没有一个办法起作用,只是感到无奈和无助,只有豁出去赌一把了,语气坚定地说:“我看行,明天咱们就去办离婚手续,把所有的财产过继在你的名下,看法院把我怎没样。”
  第二天,苟老板和妻子匆匆吃完早点,就到镇政府办离婚手续,镇政府的人都认识苟老板,所以没有再多问啥,马上办完离婚手续,也把所有的财产都过到妻子的名下,二人拿着离婚证高兴地笑了,一个是奸笑,一个是阴笑。
  离了婚后,苟老板每天在大街上闲晃悠,再也不用东躲西藏了,手机也开了,日子过得挺自在,就等着法院的判决‘
  法院送了传票,通知苟老板到法院来调解,苟老板和民工代表都来到法院,调解员说明了情况,提出了调解的办法,如果调解不成,再判决,苟老板只淡淡地一笑说:“你们就别费心思了,我们已经离婚了,我现在就是穷光蛋一个,连老婆都没有,家也没有,哪有钱给你们付工钱?”苟老板说完哈哈大笑,那是一种自豪地笑,是一种自以为胜利地笑。
  苟老板的这一举措让在场的人不知所措,民工代表急了:“这怎么办?这怎么办?”说着双手拉住法官的手:“你要给我们做主,要给我们想办法?难道我们一年的血汗就白流了吗?我们家里上有老下有小,这日子怎么过啊?”
  法官说:“这人家离婚了,我想给你们审判,可这也是白判,人家拿不出来一分钱咋办?”
  民工一听都傻了眼,呆呆地坐在那里,浑身都软了,仅有的一点精神支柱就这么被苟老板轻而易举地击倒了,他们似乎觉得眼前一片黑暗,死的心都有了。
  最后法官说:“我们再调查一下情况,给你们作答复,今天的调解就到这儿,散会。”
  苟老板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走到民工跟前,哼了一声:“想跟我斗,还嫩点。”说完昂着头,挺着胸,走出了法院的办公楼。民工代表像霜打的茄子,全蔫了,无精打采地回家了。
  苟老板走在街上,心里沾沾自喜,便买了许多好吃的,准备回家好好地犒劳一下妻子,大包小包的拎了一大堆,回到家中,喊妻子,就是没有妻子的回音,他又打电话,电话是关机,他心里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是不是这个臭婊子给我使了一计,来了一个假婚真离,把我的财产卷上跑了。
  他赶紧给亲戚朋友打电话,回答是一样的,都没有见妻子,他像坠下了深渊,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他用拳头砸着自己的头:“我真蠢,咋把这一着没有防住,臭婊子,我宰了你。”
  他疯狂地叫着,喊着,却没有一个人为他说一句好话,说一句安慰的话。
  直到晚上十点,妻子发来一天短信,信的内容是这样的:“老狗,你别生气,你把我没有当人看,我贱,那是因为我穷,就是你们这些有钱的老板害的,你们见一个玩弄一个,玩腻了就扔一个。你把民工没有当人看,民工给你们没黑没明地干,你在这儿扣几个钱,在那儿扣几个钱,没有人敢说,一说就不要了,民工只有忍气吞声。把住楼的人没有当人看,今天在这儿偷工,明天在哪儿减料,修的豆腐渣工程,缺德事都叫你干尽了,今天就是你的报应,去死吧。”
  苟老板狠狠地摔了手机,手机飞向三个方向,只有“啪啪”地声音在房子里回荡。
  苟老板从酒柜里取出一瓶白酒,拧开酒瓶盖,端起瓶,仰起头,直往下灌,一瓶灌完后,又端起一瓶接着灌……
  小城的夜景很美,明亮的灯光和夜空上的星星相呼应,真是火阑珊,似真似幻,忽然一颗流星划过夜空,落在苟老板家乡的地方。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