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小三的战争
时间:2013-10-30 10:13:27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  阅读:

文字:禅小岩
死亡,真的很恐怖。
那些往往张口闭口不想活了的,都是胆小鬼,越是那种闷葫芦类型的,说死就谁也不说,一个人,就去了。等发现的时候,已经是一具冰凉的尸体。
而这些对于张琪来说,活着还有什么意义,不如死了痛快……
其实,生活,活着本来就没什么意义,再说,你想让它有何意义。
张琪在本周已经毫无意外的第六次的接到了两具暧昧纠缠的灵魂与肉体,刚开始还能释然,坐在昏暗嘈杂的酒吧里,端起面前那杯暧昧不明的液体,手指尖夹着的香烟,从鼻孔间吐出的烟雾在这个地方迅速的弥漫,又迅速的消散,使得这一切看上去都像是不那么的真切。
她把照片拿给每一个人看,“瞧,这是我老公,挺帅的吧,嗝,他是如此的上相,嗝,我想,这个拍照的小瘪三一定特别爱我的先生,嗝,要不是也不会选的角度这么好,拍的这么帅呆了,嗝……”这才喝了多少啊,酒嗝一个接一个,每一次,酒嗝泛起,那种各种酒在肠胃里温热、发酵后的气息,冲到喉咙里,刺啦啦的,后,逼进眼孔,怎么想流泪的感觉。
陌生人的早已经熟悉了这个情场失意的女人,他们也都应声骂着她们心中该骂的那个人。并且醉的像一只醉猫似的,用一种醉醉的眼看过去,手机上彩信照片有些昏昏不清,可依然可以看到一个赤裸着上身的男人和一个像小猫一样偎依在身边的女人。
张琪往往选择在零点的时刻回到家里,双手抱着肩膀,眼睛里漫出来一层的水汽。
她并没有掏出钥匙开门,而是选择屈膝在黑暗的楼道里,她要等,屋内走出一个妖艳异常的女人后,她才能进入。
原来,捉奸是对一个还爱着的人而言的,如果不那么爱,捉奸,捉他娘的奸干什么,还不如他们一番云雨过后,就当啥也没发生过,岂不更好。
很快,一个女人就哼着小调,从自己家里走了出来,十分钟后,她推开门走了进去。
打开客厅的光,一个男人,剑眉入鬓,乌沉沉的眼看上去有一些疲惫,但仍挡不住瞳仁所散发出一种熠熠的神采,他坐在沙发上抽烟,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看到张琪点了下头,站起来,用手抓过她的肩膀,柔了的声音问道,“张琪,我到底要拿你怎么办?”
张琪垂着眼帘,黑黝黝的眼,左闪右躲,可是他的一张脸,是那样不容自己的眼神岔开半分。当初,就是这张脸,让自己毫无防备成了他的女人,可是他却不知道珍惜。用小鼻子轻轻的嗅了嗅,是香水味,和昨晚是不一样的香水味。
张琪闻得有点恶心,一把搡开他搭上自己双肩的手,“离我远点,我说话你听不到吗?许有风,你说,你说啊,我该拿你怎么办?”
许有风完全没有想到,自己的妻子会变成这个样子,眼睛更深邃了几分,一个巴掌毫无意外的打了下去。张琪觉得耳边快要炸了,他又打了自己,他又打了自己,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他对自己动粗了,他怎么可以这样,他怎么能下得去手。
张琪捂着半边脸,眼神如淬了毒液的箭镝一样,第一次让许有风感到一种不得不惧怕,不得不顾及的力量。他后退了两步,高大的身躯橘黄色的灯光下变得扭曲,用一种阴沉沉的语气说,“我说了多少次了,我最烦你用这种语气给我说话,你知不知道!”
张琪站直了身子,对上他的眼,一字一顿的说,”你听清楚,我不知道,不知道。“
说完,她摔开门,跑了出去。
预想得到今晚的结局应该是,她睡到自己的屋里,两个人互不理睬,可还是发生了这些破烂的事儿。
从今晚起,她就注定彻底无家可归了,再说了,那还是家吗?她不稀罕,那是什么家,那分明就是魔窟。虽然这么说,刚才跑出来的时候,本就穿的少,又把外套撩到了沙发上,这下更冷了。一个人,即使流着眼泪,冰冷的夜里,眼泪也是毫无温度,也是冷冰冰的。
好不容易捱到了快要天亮,许有风叫醒了半睡半醒的自己,原来,自己昨晚并未走远,而是就在楼下的小花园里。
许有风很坦诚,眼神深了深的说,“张琪,要死死到远一点去,别死在楼下,不好交代。”
瞧,这就是自己曾经深爱着的男人,一旦不爱了,就残忍到如此的地步。
张琪没有吭声,在许有风转身走后,她也随后紧赶几步,她不能就这么容易死了,而且还是被冻死了,说出去了,许家的阔少太太竟然是被冻死了,实在是太丢人,如果要死,也要死得体面点。感谢他冷酷的坦诚,不过他说的也并无道理。
当初自己嫁到这个城里数一数二的小区时,轰动一时,可谁知这才不到半年的光景,繁华散去,只剩下凄凉。
回到家里,张琪躺到温暖的卧室里,可身体还是在打颤发抖。
早上8点,许有风用一种极为平淡的声音说,“今天去医院看看咱们的奶奶,你知道应该怎么做的。”
张琪点点头,对于这个男人,她已经死灰一样的绝望了,可她还是笑的很明媚,像是心情大好的样子,很快就着装整齐,去了离楼下小区不远的花店。
她知道老太太十分喜欢郁金香,所以,她选了整整一大捆的郁金香,而这不多不少的一百支,在她抱着,刚好遮住了她的大半张脸,就像一张脸掩映在花海中似的,从某个角度看,真有那么点迷人到底。
许有风开了车子过来,她钻了进去。
发动引擎,车很快穿行在市区繁华的街道上。
没一会儿,仅仅是一首歌的时间就到了医院里,老太太是在8喽,乘坐了电梯,很快就到了。
老太太眯着眼,听到有人在耳畔说,“您的孙子,孙媳妇来看你了。”
老太太勉强睁开眼,咧开嘴角,拉动满脸深深的纹路,“来了好,来了好,你们坐吧。”
老太太身旁的看护只能打着招呼让许有风、张琪随便坐,顺便去拿了个苹果,一边削,一边介绍着老太太的身体状况。
许有风很明显并没有在听,眼神一直在打量着张琪,他总觉得这个女人今天很诡异,有种说不出来让人闻风丧胆的味道,她越是开心的笑,他越是觉得内心越不安。
张琪也似乎查到了这个细节,所以笑的更加璀璨了,她要的就是这种感觉,她现在很得意。
老太太因为年纪大了,所以,恢复的并不好,医生已经下了病危通知书,并让家人着手准备后事。
听到“后事”两个字,许有风才恢复一贯的凛然世故的样子,“不行,你转告医生,花再多的钱,也没事儿,只要我奶奶还活着。”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