惨遭蹂躏的校花
时间:2013-10-24 09:21:57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平凡文刀  阅读:

        自从换了新工作,楞是经过了一段漫长的适应期。
  总觉得这厂有点“人气不足”,各部门都“缺手少足”。这不,招工牌贴了一张又一张,招工纸红了又白白了又红,有时是红里透白白里透红。还是没人来应聘。
  这是咋回事?民工都人间蒸发了不成?是人口进入老龄化了?还是去保钓了?嘿嘿,真有点像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的味道哈。可工厂门口来来往往川流不息的人就像河里的鱼,知道旁边有鱼套一样,就是不入套。如此景象也直接影响到我们老板的心情,特别是老板娘像晴雨表似的脸,变幻莫测,阴晴不定,估计让她登台包准不用换妆就可扮个生旦净末丑……正是春来孩儿脸,一天变三变啊!
  更让人纳闷的是厂里僧多粥少,男女员工比例严重失调。男工多如牛毛,女工寥若星辰。这与当今和谐社会提倡的男女搭配干活不累背道而驰。这让我想起去年走红网络的一个小青年的“辞工书”,说辞工原因是因女工太少,不好泡妞!真是一语雷倒三千万光棍,连七旬老妪也被电麻了。
  为了尽快补充新鲜活力,老板娘将我叫到跟前道:“小刘,听说你在人事招聘上有特异功能,现让你出马,多招些帅哥美女来充充电……”我心想,这老板娘说话也蛮风趣,居然说我有特异功能,还沙锅美女的充电来着。嘿嘿,没想到我这被沙子埋没的金子今天终于发光了。于是满口答应帮她找工。
  为了吸引那些“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的贪食蛇似的民工,我开始显露我的“特异功能”,别出心裁地写了份招工广告:
  
  招工广告
  朋友,想找到一份轻松又舒适的工作吗?
  想生活在绿叶红花般的环保工厂吗?
  想劳逸结合度过每天的幸福时光吗?
  请拔:88729886。
  届时有专车接送,满足您的要求!
  果然,绝招一出改变了招工无人问津的状态。
  这不,今天终于来了个摩登加摩登的女郎,虽然衣着不名贵但是穿着新潮,不是姑娘看似姑娘,不是美女看似美女的美少妇。
  更让人好奇的是这妮子居然扮酷,将一绺秀发从额际倾泻而下,流檐飞瀑似的遮盖住了右半边脸。此女一出现,立马引起全厂轰动,那些饥不择食的男工一个个引项伸脖,探头探脑看稀奇。好像从牢房里刚刚放出来,三年未见过女人,就连见了老母猪也觉得眉清目秀的饿鬼。有老婆在的也不顾老婆阻拦,硬是装着说“我不看我不看”一边从捂着双目的指缝间偷看她。
  我倒好,单身一人在厂,又兼临时招聘负责人,自然近水楼台先得月。最先知道这女工的原始资料。
  白里红,女,八八年生,初中文化。江西吉安人。嗬嗬,原来是白小姐,真是人如其名名如其人,白里透红与众不同。看来是给我送特码来的呢,于是第一天就买她,居然中了奖,终结我连十期不中奖的屈辱历史。
  大家原以为如此潮女肯定呆不了几天就会说拜拜,或者脚底抹油,开溜。没有想到这招蜂引蝶的一朵花在厂里,这贫瘠的盐碱地出其不意地生根发芽了,如一枚钉子似的钉在木板上,纹丝不动。这让那些久旱未雨的男工群体胃口大开,不但苍蝇见血似的蜂拥而至大献殷勤,还一天到晚小妹小妹叫得人心痒难搔。女人的虚荣心很容易得到满足,如此众星拱月般将她抬上莲花宝座谁还愿意走呢?
  一天,我怀着扑腾乱跳的心,心怀鬼胎地与之搭讪,不知咋地,我虽然很愿意亲近女色,但是就像中国足球有恐韩症一样惧怕美女。毕竟是有妻小的人,像鸡仔围谷箩般打转难免落人口舌。所以,纵然有卓而不群的口才,到了美女跟前居然成了木讷的结巴,吱吱唔唔了大半天,心里如一辆拖拉机在突突突……
  站了好久,终于触景生情似说出一声似问非问的话:“小白,你你这刘海怎么…怎么…留…留得这么长啊?”
  谁知她听后一脸迷茫,提起眼皮望了我一下,随即又低下头,脸红得如春天的桃花一般,更像绯红的轻云,我见她半天不作声,以为她是当我无话找话的大拒绝(这俩字得去掉提手旁再读)。
  这下该轮到我难堪了。我一下面红耳赤,脸红得如小雄鸡上的冠子,偏偏这只鸡又患上禽流感,黑红黑红滴。
  我觉得异常尴尬。只恨脚下不开个裂缝或者变个土行僧有遁土术,逃之夭夭,急得偶两手心全是汗,局促不安,两爪子无处安放。
  大概她觉察到了木头桩子似的我处于尴尬境地。她再次抬眼望我时绯云渐散,白里透红的皮肤仿佛在牛奶中洗过一般光亮透明,却湿润着眼眶,嗫嚅着说:“这个说来话长,待以后才告诉你。”
  我感到好奇?这真是奇了怪了。怎么随便一问就“说来话长了??难道她乌黑的一绺秀发下还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如此一回生二回熟,三回之后,我俨然成了小白的好同事好朋友好伙伴,彼此间的心灵如正负极磁场悄悄吸引。
   很快我们由普通工友上升到亲近好友的行列。同性相斥异性相吸,物理现象用在男女间交往上真是灵验。
  久而久之,我们有什么心里话都互相倾诉。当她得知我是“厂里一支笔”的小秀才时,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为了便于看我的“惊天地,泣鬼神”的大作(孤芳自封),小白加了我的QQ。
  偶尔在工作之余还会待在聊天窗口静静地一对一的聊上几句。她惊叹我的成文速度,并亲切地唤我为“大哥哥”。还幽了我一默说:“大哥哥你这写作速度真快呵,可以与磁悬浮列车相比!你叫文刀真是人如其名,笔锋犀利简直是一针见血,刀刀封喉。硕果累累如三月枇杷四月李,五月石榴满山红……嘻嘻嘻嘻,我没有想到这丫头说起话来像连珠炮似的,加上小模样娇羞可爱,我也亲切地叫她为“小小白”。
  有一天夜深人静,大有“夜阑卧听风吹雨,遥看牵牛织女星”之意境,就连微风也能吹开心扉之际。
  我与她聊上了:“小小白,还没睡吗?”
   “嗯”
   “今晚的夜色真美,你在干吗呢?靠在窗棂数星星吗?”  1/8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