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无泪
时间:2013-10-24 08:32:40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小小村落  阅读:

        这是一场梦魇,窗外的雨下得磅礴蹉跎,我忍住痛略微伸了伸腰,只觉背部浑身疼痛,我不知道我的身上有多少个伤口?多少条刀痕?只是以为自己已经死去。
  隔着一抹翠绿色的烟纱屏障,我瞧见了她,她叫苏红,人称水仙花。没有人知道她的来历,她是嫣红阁里最美的姑娘,你若问我嫣红阁是什么地方?我只能告诉你这是寻开心的地方,或许听到这儿你已经明白这是一条胭脂巷,本不该是江湖客藏匿的地方,这儿,只应该有无尽的温柔,而不该有一丝丝血腥。
  屏障后是她若隐若现的朦胧身影,如她唇间吞吐的一抹烟雾,如隔水观看的彼岸花开到荼靡,似幻似真。苏红梳着绮丽的云吞发髻,面容光洁,一双纤细的眉头被画得妖娆万分,犹如枝头上怒放的花朵,造作着一身无骨妖媚。她的肩胛很美,白得令人喉咙发干,一袭紫红色的罗裙裹着她娇柔的身躯,一只脚丫轻轻的搭在床上,另一只一晃一晃的挂在床沿边。那描龙绣凤的床单在她脚下渐渐凋零了颜色,唯有她这条光洁的腿颠倒着众生色相。一双红面白里的绣鞋整齐的搁在床下。她的嘴里吞吐着一抹轻烟,眼角不屑的看着我又似嘲笑,染着凤仙花的指甲纤细而魅惑,手中抬着那杆红嘴绿杆的烟斗,长长的烟杆,烟斗是镏金的黄,让人看得晃眼。这一吞一吐之间已有千百的谎言诞生幻灭,然而迷醉的都只是无常幻象,一刹那即破。
  婊子无情,这才是真相。
  曾几何时,她是属于我的女人,后来的后来她的身边有着不同的男人。我们本已陌路,我也不再记得她给予的温存,如同一只脱离母爱的兽,漂泊得久了也就忘记了家的那种温暖,只为求一场江湖血杀,一腔心里的畅快,以此来忘记活着的意义。儿女情长,予我或许是场温柔的折磨,不知道为什么,我还是逃不出她手心里的牢,从阎王殿里走一遭,依旧又回到了她的身边。
  你若问我是为何负的伤?我可以告诉你,七日前清风桥上有一场生死决斗,我和凌潇潇。我不知道凌潇潇是否已死?我只知道我死在了他的“美人无泪”之下,若你觉得这个名字很好听,我可以告诉你着实不用为了这个名字而动容,因为如果美人没有眼泪了,那么她便会变得比男人更残忍。是的,他背囊里开出了花,使出了最令江湖人闻风丧胆的“美人无泪”。不过我要告诉你,凌潇潇不是个女人,他只是一个过期的榜眼,一个文客,却糊弄出了附庸风雅的“美人无泪”。倘若有一天你遇见他,那么我只能说,要么你手里的刀比他快,要么,就只有等死。
  我记得那些金光闪闪的暗器从他背囊里发出的瞬间,耳边一片轰鸣,仰头犹如看见了一场浪漫的流星雨滑过,我的喉咙发颤,内心格外的寂静,似乎是在享受着这种血肉痛楚的畅快,暗夜里只有一弯明月寂静,然而一切浪漫的幻象最终只有一个结果——破灭。
  我的身体犹如砧板上的肉,任人宰割,毫无还击的能力。被他的“美人无泪”刺得千疮百孔,我以为这一次我死定了,连逃离的勇气都没有。
  当苏红将我抱入怀中,那种阔别多年的温柔又将我紧紧包裹,如同缠绕人心的蟒,冷冰冰的,潮湿的,却又不断的收紧着它对你的所有温柔。我身上的血缠绵着她滴落的泪,我突然觉得“美人无泪”也并不那么可怕,起码眼前的美人为我流泪了。
  隔着一抹柔软的轻烟绿纱,她眼中的妩媚和不屑的神情似乎是在嘲笑我,嘲笑我的愚昧也嘲笑她自己的无知,不知道为何我们会走到这一步?我只记得九年前我离开了苏红。
  一只飞蛾扑在黄色的羊皮灯笼里面,噗噗煽动翅膀,与灯火玩着一场暧昧的游戏,然而它却不知道这场游戏的最终结果也只有死而已,这蛾如同我。
  苏红对我说过这个世界上丑陋的蛾子远比蝴蝶多,然而蛾子是永远都不会化茧成蝶的,我讨厌这真实,更讨厌虚幻。我们卑躬屈膝活在这人世,很多时候都只为了怀揣着总有一天能化茧成蝶的美梦,然而却不自知自己原来根本就只是一只丑陋的蛾子,纵使如何飞跃,如何与灯火抵抗,总要蜷曲的活在那暗夜里,那斑驳发黄的墙壁上,映衬着我的永远只是光影的冷淡,和那墙上的一抹蚊子血迹,一抹岁月残旧。时光停止,尘埃变冷,也只是短短几月的时间,便要永远死去,死得僵硬,冰冷,丑陋。百花,妩媚的阳光,涓涓发亮的流水,人们眼中发出的赞叹目光永远都不属于我,不曾属于我,也不会属于我。我永远不能在白天华丽舞蹈,也永远不受人喜爱,这就是我,一个落泊刀客的宿命。
  我叫惊蛰,刹那而过的名字,也如这惊蛰的时日一般,永远不能留下惊艳的一笔,只能颓唐的郁郁而终。然而我还在这余生之中,强做着无谓的挣扎,只为有天能变成翅膀艳丽的蝴蝶,忘却自己是只蛾子的宿命。
  我记得我来到磨盘镇的时候,这儿还没有嫣红阁,这儿最著名的只有十二座桥。其实磨盘镇并不大,江南的一个小小渔镇,我不明白为何这儿要有那么多桥?十二座桥都有名字,十二个名字都很美丽。清风、醉月、浮生、奈何、花枝、无痕、贪嗔、梦落、蓝魅、一念、冷醉、九幽。
  这些桥的名字犹如满盘子乱晃的珍珠,哪一颗都是好的,都是格外醉人的。
  我的故事应该发生在那座叫一念的桥上,我的母亲,一个未嫁的女子,生下我之后将我弃在这桥上,然后毫不犹豫的投河自尽了。第二天人们在桥上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婴儿,还有那个漂浮在桥下一整夜的女尸。她苍白的脸已经浮肿,她讨厌我的哭泣声,最终也带着厌恶跳入那桥下。至今为止谁也不知道我父亲是谁,我也不知道谁是我的父亲。我本不应该来磨盘镇的,不是为了寻找遗弃我的亲人,而是有些落叶终须归根的情结吧。
  我想我已经不再年轻,而我爱过的女子却依然明艳照人,她在嫣红阁内屹立不倒,如同一枝风雨中生长着庞大枝叶的葵花,妖艳而妩媚,强烈得让人执迷。她香柔的唇齿划过无数个男人的耳边,唇齿相摩,吐露着这世界上最美妙无情的谎言,只到最后连真相的剥落都显得月圆月缺那般美好自然。
  我以为我手中的刀可以让我忘记她,可谁知道若干年之后她也来到了磨盘镇,她同我一起等着,或许等的是我死,我的后悔,亦或者我能温柔回头唤她一声小红。
  小红。
  我叫她,可是此刻的她已不再温柔,冷酷无情的举着手里的红嘴烟杆朝我走来,一把将那烟斗上的烟草倒在我的身上,那些兹兹燃烧着的烟草混合着肉体烧焦的血腥味,让人如此迷醉,似乎已然成为一种安定心灵的解药,肉体上的痛其实是心灵最好的解药。我忍住痛看着她,比起身上的刀伤和那一千枚“美人无泪”这又算得了什么?  1/4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