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情爱小说推荐:爱情和一些妖精
时间:2012-05-29 07:31:09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  阅读:

  此后,每一个寒冷的静夜,只要有如水的月光,我都会被一种恐怖的梦魇吞噬。我总梦见一个少女,鲜血淋淋地压在我身上哭泣,流着血红的泪滴;而那时,在梦境与夜色的边缘,沿着无尽虚幻的铁路,总有一列形象模糊的火车,滑过我潮湿的大脑皮层,火车里,每一节车厢都灯火通明,每一节车厢却又都空无一人……我预感,可能会有什么不测,将因此发生。但我怎么也没想到,幼年的这个错误,会那么深地切入我的生命,像一个巨大的报应,在1992年陡然横亘在我和苏荔儿之间,将我们的初恋彻底撕裂。而这初恋的失败,又导致了我和苏荔儿感情的无数波折,乃至造成了我和她最终的悲凉结局。

  关于苏荔儿的故事,我们也得以后再讲。现在还是回到1980年。

  1980年夏,我爸终于想尽办法,将我妈调动到了铁路系统,结束了他们夫妻之间长达16年的两地分居生活。

  六七十年代不像现在,那时候想要跨省跨行业调动工作是非常不容易的,我爸一直在想办法,直到1980年才终于如愿以偿,一方面,那时单位对人身的约束力稍微松动了一些,另一方面,我爸是个工作很努力的人,那时候他已经是工程师,资历深了一些,跑调动多了些筹码。

  虽然为了调动准备了很久,但离开的时刻终于到来时,我们全家人依然惶惑不安,我们将为数不多的家具清理了又清理,将远亲近邻走访了再走访,即将放暑假的时候,我妈上完最后一堂课,然后随着我爸,带着我们姐弟五个,告别了故乡。为什么是五个呢?因为当时我四姐正好得病了,加上她和奶奶特别亲,奶奶也希望能留个孩子在老家陪着她,所以我爸妈就让四姐留在了老家。

  我记得,我们是由一辆破旧不堪的农用汽车驮着离开了仙槎镇的,同时这汽车还驮着我们的全副家当,尽管我妈一再说:“呀,怎么这么多东西要运,真是叫化子搬家都有一箩筐啊,怕是装不下吧?”但实际上,小小的农用车不仅装下了所有的家具,还轻松地把人也都装下了,然后一颠一簸地沿着通往县城的凹凸不平的马路,离开古旧的学校,离开那个糟糕的仙槎镇。

  永别了,我糟糕的童年。
 

 

我大姐的妖精

我们全家离开湖南之后,去的第一个地方是广西柳州地区的来宾县。我们姐弟几个都在来宾铁路学校上学。

  我爸所在的筑路局叫铁八局,即铁道部第八工程局。事实上,铁路系统可以分为两大块,一大块是诸如“成都铁路局”,“柳州铁路局”等地方局,主要负责一定区域内铁路的运输和管理经营。另一大块是铁路工程局,从铁一局一直排到铁二十八局,它们从事铁路修筑,常年在荒山野地里修建新的铁路干线,每修好一条新线,很快就会整个单位迁徙到另一个遥远而陌生的地方,修建另一条国家计划的铁路线。他们大致的搬迁周期是两年左右,比同样流动性质的石油勘探队在一个地方的停留时间长,比另一个流动性质的水利建设工程单位滞留时间短,他们像游牧民族似的在这辽阔的国土上漂移,听起来很浪漫,实际上很辛苦。

  铁八局的局机关在四川的成都,但其所属许多工程队遍布全国各地。1980年,国家正在上马从枝城到黎塘的铁路线,其中柳州境内的那一段由铁八局修筑,细分下去,我爸所在的二处九大队修的是来宾县内的一段,他们驻扎在县城郊外3公里红水河附近的荒野上,搭建起那种可以拆卸的平房,全大队连职工带家属,共计约四五百人,数百口铁路工人的活动平房一线排开,浩浩荡荡,如同当年骑兵的大营,倒也蔚为大观。

  广西人口密度不高,在1980年,甚至有地广人稀之感。来宾境内的土地是那种赭红的颜色,一出县城,便可以看到延绵无尽的甘蔗林,在一大片甘蔗林与另一大片甘蔗林之间,往往是宽达七八百米的荒野。人少,谁也不去开垦,长着青翠细密的草,草像地毯一样,平铺得很远很远。说实话,我很喜欢那里,整个1980年,我们过得平静而安详。然而,到了1981年,事情却开始变化了。

  1981年春天,我大姐迷蒙的眼神雾一般漫过窗外旷野上新修的铁路线,脸上浮现了从未有过的潮红。那时,我们家迁出故乡已经一年了。在红水河旁,我们的筑路队正加紧修筑一条通往湛江的铁路复线。只要推开我家的后窗,便可以看到红褐色的土地上,浮着一条尚未完全竣工的新线,悠悠远远地直伸天边。

  我大姐在窗前凝视着旷野上的铁路线时,常常会用她那白皙修长的手指,轻轻地敲打窗棂,发出雨打芭蕉般的轻响。那时,我喜欢坐在大姐背后的小板凳上,注视着她那亭亭玉立的身影,注视着她那瀑布般流淌的长发。大姐是那么清丽,像荷花一般在这尘世中一尘不染。然而,正是我这荷花般的大姐,在那个春季的尾声中,追随着春天的背影,安详地乘着红水河的波涛,永远地漂离出我的视线。

  81年初冬,故乡亲友的来信中,纷纷描述了一件令人惊异的怪事。他们用震惊的语气告诉我们,那年深秋,故乡小镇在每一个月色如水的深夜,都会浮现我大姐颀长的身影。她悄无声息地走过长长的夜巷,目光像月色一般迷离。我二哥的一个老同学甚至一口咬定,他亲眼目睹了我大姐的魂灵,他看见她在小镇中学幽深悠长的走廊里,躲迷藏般一会儿从一根石柱后面闪出,一会儿又闪到另一根石柱后面,雪白的衣裙飘飞如仙。他们都说,廉春一定死得冤啊,她的魂都还没有瞑目啊。

  81年初春的一个黄昏,红水河畔,我独个儿在工程队驻地后面的铁路新线旁采集一种好看的野花。我至今都记得那种被当地人称作五星草的花儿,它们像丁香一样小小的一朵,总是五朵五朵地开成一小束,色彩是夺目的艳丽,味道却是淡淡的芬芳。由于花儿漂亮,采的人太多,连荒僻的铁路新线旁,也所剩无几。所以,当我冷不丁发现灌木深处盛开着一丛五星草时,便想也没想,拔开荆棘走了过去。

  后面的一幕,你肯定猜不到,当我走到灌木深处时,我愣愣地看见,一对青年男女,正半躺在花丛旁,那男的正捧着女孩的脸,热切地亲吻着,而那女孩,则紧紧蜷曲着,发出低低的呻吟。那男的,我知道叫林博,是我爸手下的技术员。而那女孩,化成灰我也认得出,居然是我朝昔相处的大姐!

  他俩无疑也觉察到我了。与大姐四目相对之际,我发现她比我还要惊慌。我没有说什么,高一脚低一脚去离去了。天快黑的时候,我大姐也回来了,她看到我,脸一下子就红了,像红色的苹果。此后,尽管我对这件事一直缄口不言,但大姐在我面前从此失去了往日的威风,不再敢轻易对我发号施令。1981年春天的那段日子,过了好些天,有时冷不丁看见我,大姐的脸上还会飞起两抹羞羞的浅红,简直让我觉得好笑极了。  5/29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