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情爱小说推荐:爱情和一些妖精
时间:2012-05-29 07:31:09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  阅读:

  我先是去了西安,因为那里是严志峡的故乡,然而,西安没有我的女人;随后我又去了成都,但同样毫无下落;我又去了广州,这个南方的都市,据说在治疗艾滋病方面,走在全国前列,但是,那里依然看不到苏荔儿;再后来,我又到了上海。有一次,在上海的八百伴商店,我突然看见了苏荔儿的背影。那一刻,巨大的幸福感猛然袭来,我手足无措,就那么愣了两三秒钟,她的背影却不见了。我发狂般声嘶力竭地喊着苏荔儿的名字,在人头攒动的商场里左冲右撞,然而,我却怎么也无法再看见那个背影了。

  这下子,我几乎要崩溃了,在一家医院里,一躺就是两周。出院后,为了那个虚幻的背影,我在上海停留下来,找了份工作,白天上班挣钱,晚上到全城各个酒吧搜寻,准备坚守在这里,打持久战。

  就这么日复一日,转眼到了2002年1月。对于上海,我已经相当熟悉,而越是熟悉,我反而越是失去了找到苏荔儿的信心。这个城市太大了,要再遇见我的爱人,无异于大海捞针。

  一天,我站在外滩的护栏前,突然深深地怀疑起八百伴里见到的那个背影,是不是真的属于苏荔儿。这种在旁人眼里再平常不过的怀疑,对当局者而言,却是致命的,我陡然浑身无力,几乎要滚下护栏--是啊,那真的是苏荔儿吗?显然无法肯定。刹那间,世界显得如此虚幻,连河对岸高耸入云的金茂大厦,都像海市蜃楼或者"楚门的世界"里的布景一般!一切变得不可确信--人生的意义究竟是什么?我为什么要活着?我们这一代人,为什么总这么漂来漂去,总像靠不了岸的浮萍?我忽然记起,过去苏荔儿总说她是个没有岸的人,那么,我自己就有岸么?

  就这样想着,我心里,更加空空荡荡了,痛苦得发慌。我甚至自残般地希望,有人在后面推我一把,将我推到浑浊的江水里去,只要我能够就此解脱……

  正在这时,手机响了,一个电话,突如其来地打了过来。

  那个电话,来自遥远的北京,严志峡的声音,从千里之外传到了我耳畔。"……苏荔儿,已经……快不行了,我不忍心她离开的时候,她最想见到的男人,却不在她的身边……"严志峡的话像铁一样坚硬冰凉,"本来,我应该杀了你,但是,我还是希望你回来--不是为了你,是为了她。"

  在那个瞬间,时光仿佛突然凝固了,而我,仿佛等这个电话,已经等了整整几个世纪。当天下午,我离开上海城,飞回了又阔别两年的北国都市。

  仍然是冬天的夜晚,仍然是熟悉的酒香,仍然是这纸醉金迷的兰若寺,仍然是这两个男人,闷闷地喝着酒,相对无言--我们都是找不到岸的人,我们都曾经以为,那个小妖精般的女人,就是我们的岸了,但其实,不是的,她和我们一样,也只是一片浮萍,而且比我们更快地即将永远地漂走--她,已经没有力气伴在我们身边了。那个女人,那个曾经活力四射的小妖精般的女人,她感染上其他并发症,此刻正躺在我和她昔日租住的南十里居的小屋里,等待着死神的降临。

  凌晨五点,我回到了那熟悉的小屋。在黎明前最浓黑的夜色里,我轻轻走到苏荔儿的床前。我的影子像一张比夜色更黑的剪纸,贴在苏荔儿床头。轻轻地,我吻着她的额角,像吻着99年3月的玻璃杯,又像吻着我们11岁时初次的相识。而苏荔儿,一动不动地躺着,像是仍然在熟睡,只是,她的泪水,却悄悄地溢了出来。

  我感到苏荔儿的身体,同样像那逝去的玻璃杯一样,冰凉而坚硬,她,明显地瘦了。我轻轻地抚摸着她瘦瘦的身子,像抚摸着一片洁白的薄薄的羽毛。与此同时,我清晰地感到,我的心,也像一个被冰块涨裂的玻璃杯,正在一毫米一毫米地破碎。生命是如此的脆弱,既然将来的幸福永不可测,那么不如先抓住眼前的幸福,哪怕这个幸福,要用生命来换取。

  于是,不顾她沉默而顽强的反对,我强行进入了她。她的身体剧烈地颤栗着,她说,值得么?

  "值得,"我的泪水也涌了出来,我用头顶着她的头,轻轻地说,"相爱的人,哪怕是死,死前也要做真正的夫妻,就像梁山伯与祝英台,就像罗米欧与朱丽叶……"
 

 29/29   首页 上一页 27 28 29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