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情爱小说推荐:爱情和一些妖精
时间:2012-05-29 07:31:09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  阅读:

  如果我二哥不进监狱,他的生活很可能完全不同,至少不会像现在那么潦倒。那么,他是怎么进监狱的呢?说了你也未必会信,因为强奸罪。那是80年代早期的事情了,是后话,我们先说我三哥。

 

 

  65年的时候我三哥出世了,他一生出来就像个混世魔王。哭声异常嘹亮。三哥叫廉勇,我父母后来老是为给他取了这样一个名字懊悔,其实,即便我三哥不叫廉勇,他也同样好勇斗狠。

  我三哥有女人缘,他很小的时候就有了个“女朋友”,那是个名叫小玉的女孩。60年代中期是个出生率的高峰期。在仙槎镇中学,有很多与我三哥他们大致同龄的教师们的孩子。其中笑起来特别甜的一个就是小玉,她是另外一个教师的女儿,和我三哥同岁。

  我三哥和小玉算是青梅竹马了,他们几乎只相差几天先后来到世间,他们都在大哭不止中担当了婴儿的角色,他们吃奶,间断性地犯病,那种婴儿们不可避免的疾病断断续续地来和他们捉迷藏。他们满周岁的时候都抓周,我三哥抓到的是一把削笔小刀,小玉抓到的是一支笔。大人们都笑了起来。他们说你们可真有缘分啊,以后都是玩笔头子的。

  事实证明当初大人们都太善意了,我三哥抓到的那把刀后来不是用来削铅笔,而是在他成年后变做了匕首,用来杀人。

  每个成年人其实都是从小孩子长起来的,但奇怪的是,一旦成年,往往就把自己做小孩子时那些隐秘的心思有意无意地忘记了,用成年人的思维想当然地理解小孩。而有的成年人又总觉得小孩很简单,像露珠一样透明,但实际上呢?其实每个小孩都有很多小小的心计,我们当初难道不是这样吗?只是我们现在已经成年,我们把幼年时期的我们忘记了。

  而实际上,幼年时期的人与事,可能影响你一生。

  三哥在成年之后爱上了一个名叫夏嘉的女子,夏嘉长得并不是特别漂亮,至少不比我三哥曾经耍过的许多女人漂亮。但我三哥却真心喜欢上了夏嘉。有一次,三哥偶然想起什么似的跟我说,夏嘉很像他童年时的一个小女伴小玉。

  三哥还告诉我,71夏天,有一次他想吃西瓜,那年他已经6岁了,他走到镇上,试探性地问卖瓜人:你这瓜是给哪个吃的?卖瓜人没有像我妈妈那么说,我这瓜是给宝宝你吃的——卖瓜人看了看眼前这小孩,断定他身上一个子儿都没有,于是他笑了一下,说,我这瓜是给自己吃的。

  我三哥嘴馋,他多么想吃西瓜啊,可那时,我们家经济状况非常拮据,我妈妈月工资只有25元,而且那个年月不像现在这样工资年年增长,整整十多年,他们都没有涨一分钱工资。我爸在铁路上,工资高点,但也只有31元。而且,我爸是那种很粗心的男人,不大懂得体贴女人,他每个月只寄回家10元,并且其中的6元是给我奶奶的。这就意味着我妈妈每月只能用29元养六个孩子。可想而知,即便物价很低,依然捉襟见肘。根本连西瓜都买不起。

  所以,当时我三哥只能望着西瓜流口水。就在那时,小玉的声音突然在他耳边响了起来:“我家里有西瓜,你来吃一点吧。”

  那是我三哥童年听到的如同天使发出的声音,他一生都忘不了的声音。

  小玉牵着我三哥的手,在一种很温暖的手与手相牵中,他们一起偷偷摸摸溜进她家的厨房,她从碗柜里拿出一小半个西瓜,他们本来只打算切薄薄的一片,但他们力气太小,在切的时候,没有按稳,西瓜一下子摔在了地上,碎成了无数瓣。你赶快走,你赶快走……小玉将我三哥从后门推了出去。我三哥没有走远,他担心小玉,他绕了一小圈又回来,贴在她家厨房外面的墙下。他听到了小玉的妈妈打她的声音,还有小玉的哭泣声,她说,妈妈,别打了,都怪我嘴馋,我以后再也不偷偷吃西瓜了……

  许多年后,我三哥说,他至今还是记得小玉被家人打时的哭叫,那声音稚嫩而可怜,仅仅因为半个西瓜,这在如今,是多么难以想象。

  我四姐廉洁是68年出生的。四姐从小比较淘气,当她6岁之后,多少有了点力气,喜欢站在教室门口用手指去戳别人,如果被戳的是脾气好的学生或者我妈妈班上的学生,倒也没什么事情,但如果她不小心戳到的是其他那些学生,那就会在脑门上吃一个“栗子”。我们那个小镇的人喜欢用手指弹别人的脑门,叫做“吃栗子”。

  每次我四姐吃了“栗子”就要哭。她从小爱哭。我妈说,女孩子从小就不要哭,否则后面有的是你哭的时候。

  我妈这句话不幸也被应验了。

  有时候我觉得我妈像个哲人,虽然她仅仅是个中学教师。

  我想说,我妈真的挺伟大的。我这么说,不仅仅因为我是她儿子,尽管每个儿子都觉得自己的母亲伟大,肯定都有夸张的成分,这我知道,但我还是要很客观很公正地说,我妈她确实是伟大。

  在她的子女们身上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她居然都挺过来了,有时我想,假如换了是我,我肯定挺不过来。有时候我实在想不通我妈怎么会这么坚强,我妈有一天说,假如有个麻雀,她有六个孩子,除非六个全都没了,否则,只要还剩一个,她都要为了那一个孩子撑下去。

  “你还没小孩,等你哪天有小孩了,你就知道了。”我妈说。

  “那也不一定,不是说男人永远不可能像女人那么爱自己小孩吗?我又不是女的,我可能做不到像你那样爱孩子。”我说。

  我妈笑了一下,没说什么。那是2002年的事情了,那时我刚从北京回到成都,那时候,苏荔儿已经死去,我也已经快死了,但我妈妈还不知道。我是最后来看看她,然后我就会永久性地离开。不过我妈他们都以为我要到美国的宾西法尼亚大学念书去了,我在北京海淀图书城附近买了张假的宾西法尼亚大学录取通知书给我妈他们看。他们高兴得很,这样很好,我可以在他们的喜悦中远离他们,而不给他们增添新的悲伤。

  那一次,我第一次很仔细很仔细地打量我妈,心想,我妈怎么这么老了,如果我们姐弟几个少给她一些烦恼,她会不会老得慢一点点?

  我妈的六个子女中,惟一没给她惹太大麻烦的是我五哥廉桥,但我五哥承受的心理的苦痛可能最多。

  五哥是70年生的,从小多病。那时家里本来就缺钱,五哥频繁的疾病如同雪上加霜,使我们家总是为钱所困。在我们姐弟几个的记忆中,我们的童年就一直生活在“钱用完了”的恐慌中。每月,我妈拿到工资,第一件事就是还钱,还上个月借的钱,然后捏着剩下的一点点钱精打细算,仿佛要把分币都捏出水来。有时候,眼看着一个月即将打发过去,发工资的日子马上就要到来,全家人刚要松一口气,有些欣慰地想,这个月总算不用求别人借钱了,求人借钱难开口啊——刚这么想着,我那个可恶的五哥就会突然袭来一场高烧,于是我妈只好再小心翼翼地赔着笑脸四处找人借钱。  2/29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