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纯粹爱过你
时间:2013-10-14 09:08:16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艾小图  阅读:

文章简介

 每个人的心底都藏着这么一个人。你疯狂热切的爱过他。痴迷得不顾一切,为他做了一切可笑的傻事。你用尽全身力气去爱,不求任何回报。就算他是你人生中无法企及的光,你飞蛾扑火,在所不惜。大二那年,陆则灵就遇到了这个人。她爱他爱得魔怔,爱得全无矜持。她不求回报,不怕受伤。只求轰轰烈烈爱过一场。即使他不应允,不动心,不理解,也绝不动摇,不放弃,不后悔。真爱很短,岁月很长。总要有那么一次,纯粹去爱,输掉世界也无妨。谨以此书送给那些岁月里,最纯粹的爱情,最美好的我们,还有为爱全心付出过的你。

第一章 悄悄是别离的笙箫

  夜深沉,正值穷阴时节,天气不好,入夜便有雪。虽然高档的酒店式公寓有地暖,却还是会让人觉得莫名的冷。房间的窗帘没有拉严实,透过缝隙可以看到外面幽黑的天幕和纷纷扬扬的雪粒,像有人不停地往空中抛洒细白砂糖一样。室内外的温差让玻璃窗上凝结了一层细密的水汽,薄薄的一层,朦朦胧胧的,让人分不太清是现实还是梦境。
  陆则灵轻轻翻了个身,为身旁的人掖了掖被角。这珊瑚绒薄被是她刚换没多久的,很轻也很柔软,只是他并没有发现。
  房间里没有开灯,只有窗帘缝隙里透进来的一抹亮映出屋内陈设的浅浅轮廓。陆则灵就着微弱的光仔细辨认着身旁男人的身影。和以往的每一天一样,他在粗鲁的亲昵过后,便用疏离的后脑勺对着她。那样泾渭分明,无声地向她宣告:他的世界,她一辈子都无法企及。看着黑暗中朦胧的影子,陆则灵有些恍惚——明明那么近却觉得遥不可及,明明那么熟悉却始终感到陌生。她自己都难以想象,她已经和这个男人这样生活了三年。
  不是不心酸,从21岁到24岁,女人最美好的年华,像书页一样,悄悄地翻过去了,那么决然。
  盛业琛,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爱他,所有人都骂她,说她是疯子。也许是,她爱他爱到没有了自己,这样的她原本就是个疯子。她知道他永远不可能娶她,她也不敢再要更多,她只想就这样和他在一起,哪怕要与全世界为敌。
  她悄悄凑近了些,确定他呼吸平稳,确实睡着了,才略略挪动了下身子,靠近他身边,伸出手隔空搂住了他精瘦的腰身。她想贴近他的皮肤,却又害怕这样的僭越会弄醒了他,最终只是停在距离他皮肤大约几厘米的地方,想象着自己此刻正抱着他,很亲昵很亲昵的距离,仿佛他真的是她的。
  这样,就已经可以让她满足了。
  她偏了偏头,柔软的发丝贴着他的背脊,刚想再靠近,熟睡中的盛业琛突然动了动。她赶紧收回了手,吓得连呼吸都忘了。黑暗中,眼前的一切仿佛都虚化了,陆则灵紧张得出了一身的冷汗,半天都没敢动。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盛业琛平稳的呼吸声再次传来,陆则灵才知道他不是醒了,只是睡梦中翻了个身而已。
  她轻吐了一口气,抹掉了脑门上的汗,再不敢靠近,无声地往床角挪了挪,环住双臂,闭上眼睛,逼自己睡觉。
  这种情形在这几年已经发生过无数次,她自己都忍不住要自嘲。她怕触怒了他,在不得到他允许的情况下,她连抱抱他都不敢。这样的她卑微又可怜,可是这一切都是她自己选择的、她不择手段得到的,她必须甘之如饴。
  清晨,陆则灵循着生物钟醒来,快速地整理好自己就钻进了厨房。淘了小米熬了点粥,又迅速地炒了配粥的小菜,放在桌上。完成一切后,拿出药,倒好了温热的水回到房间。
  盛业琛还没有起床,陆则灵轻轻地碰了碰他的肩背,这是陆则灵唯一触碰他不会使他发火的时候。盛业琛微微动了动,早晨他的睡眠浅,一碰就醒了。片刻后,他慢慢坐了起来,眉头皱了皱,压抑着起床。
  陆则灵把药片给他,又将温水递给他,等他吃完了药又接过水放在桌上,然后沉默地将拖鞋放在他脚边。他听闻声响挪了挪脚就踩到了拖鞋,穿好后头也不回地摸去了盥洗室。其实他对这个过程已经十分熟稔,但是陆则灵仍是不放心,拿起水杯蹑手蹑脚地跟在他身后,看着他洗漱完,走进了饭厅,才放下心来,将已经温热的粥推到他面前。全程她没有说一句话,沉默得像一台机器。
  盛业琛拿了勺子刚吃了两口粥,表情就有些不对。他紧皱着眉头,眼里明明没有神采却仍能让人看出火气。陆则灵紧张地握紧了拳头,一言不发地等着他的下文。
  只见盛业琛将勺子一扔,他看不见,所以勺子扔进了菜碟里,菜汤飞溅,溅到了陆则灵的手背上。陆则灵整个后背都僵了,一动不动,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你想烫死我是不是?怎么,真当自己是少奶奶?一点小事都不想做了?还是说,现在我瞎了,你瞧不上我了,故意对付我?”
  “我……”陆则灵的声音有些喑哑。
  她还没开口为自己辩解,盛业琛已经没有耐心地打断:“行了,听你的声音都让我觉得反胃。”
  他冷冷的讽刺虽然陆则灵已经习惯,却还是忍不住难过。她轻轻地站了起来,将盛业琛面前的粥端了起来,小心翼翼地说:“我去给你凉凉。”
  “不用了,你自己吃个够!”盛业琛转了下身子,“我的衣服呢?”
  陆则灵看了看他,想说什么,最终还是没有说。她擦干净手背回房将他的衣服拿了出来,伺候他换好后,司机也上了楼。盛业琛跟着司机,头也不回地离开了,陆则灵没有忽视他临走前那嫌恶的表情。
  屋子里恢复了平静,不,应该说是死寂。空旷的房子里似乎连她的呼吸声都有回音,好像在嘲笑她的可悲。眼眶不觉就湿了,她仰起头,硬生生地把眼泪逼了回去。
  陆则灵安静而执拗地将盛业琛没吃完的粥一口一口吃完了。她一点也不觉得烫,只觉凉到心里了。她艰难地吞咽着,在心里告诉自己,只可以难过这么一会儿,吃完了粥就要把这些负面的情绪都逼走。
  她不该太绝望,就算他的态度不好,至少他每天都会回来。虽然他的话语不好听,至少他还是会和他说话。即使他的动作很粗鲁,至少她还能感觉到,他对她的身体有需求。
  这样就足够了,不是吗?太贪心的人会什么都得不到,陆则灵这样对自己说。
  陆则灵拎着购物袋在市场选着新鲜的食材。她对烹饪颇有研究,盛业琛口味刁钻,在无数次的讽刺和摔筷子以后,陆则灵终于渐渐摸清他的喜好。他们住的公寓外只有大型超市,食材品种不多,所以她每天都会坐公车到五站外的市场挑选新鲜食材。  1/31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