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心理学教授之死
时间:2013-09-25 08:44:23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君之竹  阅读:

         一、
  几乎好几年不照镜子了,没有必要再照,因粉饰打扮已与我绝缘;也不敢照,害怕看到自己,担心镜子里的我已沧桑得面目全非,不堪入目。我索性把桌上那个小镜子塞进了抽屉。
  今早,偶然触摸到镜子,无意中对着镜面看了一眼,镜子里长久不见的我,虽还没到面目全非、不堪入目的程度,但却让我吃了一惊。生活已折磨得我今非昔比,真有点不敢相认。
  不过刚到知天命之年,准确些说,离知天命之年尙差四个多月,已成残花败柳,自然是一个女性的悲哀。是因我的悲哀他才舍我而去,还是因他舍我而去才带给我悲哀?不便考量。但有一点我敢肯定,或由他的品行,或由他的职业,亦或兼而有之,他心底深处潜伏的一股暗流,促使他认定我已毫无应用价值,所以要坚持分手。即使我的悲哀在此之前已经开始,但由此得以加速却是毋庸置疑的。
  他是凌风,我的前夫,我唯一一任丈夫,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他离开我时在一所大学任教,是社会学系性心理学教授。
  二、
  我和凌风不是同乡,不是同学,更不是同事。当年,认识他是通过亲戚介绍的,之后就是鸿雁传书,连认真看他几眼都很少。我与他的结合纯属偶然,也许是天意,还因了我的软弱,我是他用糖衣炮弹打垮后的一名俘虏。
  当时的他各方面的确都比我逊色:我毕业于名牌大学自动化系,地地道道的五年制本科生。他毕业于一个很不知名的专科学校,不过是个三年制的大专生,即使短短的三年,由于文革,恐怕连一年的课都没上满;我分配在一个大城市的国营机电成套设备厂,而他却在南方一个小城市里当中专教师;我的父母教了一辈子书,应该算是知识分子家庭,可父亲正遭厄运,因担任一所师范的校长,被打成了反动学术权威兼资产阶级走资派。而他的家则根红苗正——这是他唯一比我优越、值得炫耀的地方,当然也是我当年最看重的地方。
  不能否认,凌风的文才不错,这由他一封接一封寄给我的求爱信可以证明。我俩一旦交锋,他便用尽灿烂的民族文化中所有可用的甜美之词,开始猛烈向我开火。炮火之密,密到天天写信,一个月内居然达到了三十五封之多;火力之猛,足以让我感激得心旌摇曳,神魂颠倒,沉醉于那些甜言蜜语之中不能自拔。
  也是命该如此,当时,我的心理防线恰恰正处于相当脆弱阶段,我刚承受过失恋的暴风骤雨的剧烈冲击。
  冲击来自我高中阶段就开始相恋的老同学陈宏。他毕业于某军事学院,分配在军队某研究单位。当我们大学毕业,走上工作岗位不久,正要筹备结婚,却因他在保密单位,而我是黑五类子女,政审不合格,组织不予批准。这件批文如同惊天霹雳,顷刻向我袭来,几乎把我摧垮……
  凌风是幸运的,上苍赐予了他一个最佳战机。他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我心理的防线经不起他穷追猛打、猛烈轰击,终于彻底崩困。
  三、
  婚后那段日子应该说是幸福而甜蜜的。一个离开父母在外漂泊了十几年的女青年,经过了风风雨雨,终于找到了避风港,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家,而家的感觉又是那么舒适和温馨,舒适得令人陶醉,温馨得让人痴迷。
  严格地讲,最初这个家虽可称之为家但并不完美,我和凌风仍然两地分居,我切身历验了婚后单身生活的冷清和孤寂。好在不久,他播下的种子终于在我肚子里生根发芽,经我一番精心孕育,结出了一粒实实在在的果实,我们有了儿子小博。冷清和孤寂立刻被忙碌和劳累所代替,我做梦都盼一家三口团聚之日早些到来,自然他的调动就成了当务之急,成了我们新一轮的共同奋斗目标。
  在当时社会环境下,要想跨入大城市之门谈何容易?凌风不是专家,乃无名小卒;不是权贵名门之后,没有任何可利用的关系,其实那时也不实行走后门、找路子,唯有自己奋斗。好在我是单位的技术骨干,英明的厂领导大发慈悲,同意为我申请一个进市指标。报告递交上去后,却茫茫无果,只有不倦地奔波,耐着性子等待,等待,等待……
  令人没想到的是,改革开放的春风开始吹遍祖国大地,我们终于等来了不是机会的机会。这个机会不是进市指标被批了下来,而是恢复了高考制度,接着,各大学研究生也相继开招。我兴奋异常!一辈子经过的考试不计其数,可谓久经杀场,我对考试毫不畏惧。不烧香,不拜佛,不求天,不求地,只要自己刻苦努力,通过考试改变命运最易实现,也最为合理。我立即告诉凌风,尽快报名参加本市重点大学研究生考试,无论如何不能错过这个机会,简直就是对他下了一道死令。之所以果断做出这个决定,除通过考研实现全家团聚外,我还有另外一个目的,那就是通过读研提高凌风的身份和档次,从而摘掉他头上那顶让我蒙羞的大专帽子。
  我也是自私的,潜意识的虚荣!
  四、
  为能成为引以自豪的大城市居民,为戴上那顶人前人后可以昂首挺胸的研究生帽子,也为与老婆孩子团聚,享受天伦之乐,那段时间,凌风放弃一切,使出浑身解数,全力向研究生考试冲刺。作为妻子,我把他的考研看得比天还重,冒着炎夏酷暑,骑着那辆二八飞鸽自行车,跑遍了全市的大型书店,还拜访过几所大学,为凌风购买参考资料,打听考研消息,尽可能多地为他提供帮助。
  努力没有白费,凌风终于考上了这座城市一所大学的社会学系心理学专业。当然,他所以能被录取,与这个专业不是热门,相对必较好考不无关系。但不管专业如何,能够如愿以偿,就是烧了高香。可以想象,当带着录取通知书、户口转移证、粮油关系等等材料登上北上的火车时,他将何等振奋、豪迈、激昂?而此时的我,看着酣睡中儿子迷人的笑脸,憧憬着美满的家庭、幸福的生活、美好的未来,同样心波荡漾,欣喜若狂。
  我忘不了他那封信,是他接到录取通知书后写的信,也是今生今世我收到他的最后一封信:
  亲爱的岚:
  喜讯!喜讯!天大的喜讯!我终于梦想成真,如愿以偿!当接到沉甸甸的录取通知书时,我立刻想到了你,我不能独占这份幸福与欢乐,我要你与我同享!
  这是我的胜利,也是你的胜利,同样还是我们儿子的胜利。
  亲爱的,在此激动万分的时刻,我多么想你!我感激上苍赐予了我这么一位美丽、贤惠的妻子!  1/8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