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时夫妻
时间:2013-09-21 08:46:39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1198k  阅读:

  许绮云来到美国已有两年多时间了。
  那年春天,绮云跟随一个所谓“商务考察团”来到美国。一个星期后,这个“商务考察团”散伙了,十多个团员随之四散失踪,有的跑到西岸三藩市,有的南下德州,有的藏身在纽约或波士顿。
  绮云在美国举目无亲,没有可投靠的人。正是新来乍到,人生路不熟,处在彷徨无计的十字路口。好在随团时相识了一个叫林巧巧的人,两人结伴拖着那简单行李,提心吊胆地在陌生的唐人街逛了半天,好不容易才找到了有床位出租的柏文(居住单位)。解决了住这个燃眉之急,不用露宿街头,两人都松了一口气。
  在唐人街是有不少出租的床位,不少业主把楼房改建一下,每层楼有两三个柏文,每个柏文摆放四五张碌架床(上下两层的床),能住上十个八个人,像是下等的旅店一样。因为租金较为便宜,很适合那些单身的男女。
  租住床位的那些孤男寡女,彼此都不认识,人多复杂,真担心有人偷东西,财物要特别小心保管。柏文只有一个浴室,很多时候都要排队来洗澡。也有一个狭小的厨房,大家也要排队轮着来煮饭,诸多不方便的——唉!
  很快,两人都找到了工作。绮云到制衣厂打工;巧巧为人能说会道,又懂得几句英语,在一间餐馆当上了侍应。
  可是过了不久,巧巧与人搭伙要搬走。绮云当时埋怨道:“两人可以一同去租住柏文嘛,为什么跟别人去搭伙呢?”这个巧巧狡黠笑了笑,说什么“同性恋吗?!”令人一时摸不着头脑,后来才知道“搭伙”是怎么一回事。
  有一天两人在街上相遇,寒暄几句后,巧巧关心地问:“你还是住床位吗?”绮云无奈点点头。听她说,与搭伙的人租赁的柏文有一房一厅。厅有一张沙发床,这沙发床夜里拖出来可以睡觉。巧巧邀绮云去她那里住。
  绮云一下子答应了。
  开始那个星期,每天下班回来,能舒舒服服洗澡,做饭也很方便,绮云真是满意。
  有一天绮云下班回来,见门上贴有一张纸条:“我两忙些私事,一个钟头后回来。”当时绮云有点犯傻,“他们干什么呢?”看看手表,是八点钟。她只好默默地下楼去。在街上想来想去,才想起来,脑子里就浮现出两人在床上翻滚的场景,脸马上红了。
  夜里,唐人街灯火辉煌。绮云在街上漫无目的地逛着。她不断在看着手表,秒针不停在走,时针动也不动。肚饿了脚也累了,她走进一家小餐馆,吃了一碗牛肉面。九点刚过,绮云如释重负。回去时,两人激情过后一定是累了,都睡着了。见厅里那张沙发床已摆开,她赶快换上睡衣就上床休息。
  过天,巧巧抱歉说:“对不起!”接着她解释道,“他租来一盒录像带,几个A的,一边看一边学那花式做……你知道,在厅的电视机放嘛!”
  “原来如此!”绮云白了她一眼。
  有天夜里,绮云被一种呻吟声惊醒,竖起耳朵细听,声音是从房间里传来,“谁病呢?不——不是——他们是在做爱……”不知怎的,浑身瘙痒难耐,也让人浑身颤抖不已……终于那边安静了。绮云这一夜久久睡不着。
  第二天,绮云对巧巧埋怨道:“喂,不呻吟行吗?”
  那巧巧听了,眨眨眼睛,然后哈哈地笑。
  绮云真想狠狠地捶她几拳:“……叫得人心慌慌的!”
  “对不起!”巧巧说,给绮云来一个热情的拥抱。
  后来,巧巧多少有点顾忌,收敛了不少,叫得没那么放肆,有时半夜里听到的声音都是压低的。
  终于,绮云还是忍受不了,她对巧巧说:“再住下去我会疯的……”收拾几件衣服又去租住一个床位。
  每天绮云在制衣厂埋头苦干,制衣厂一个星期要做六天,每天都干十个钟头,但她都不感到什么累。她要赚钱!赚钱!
  在工厂,很多人都盼望周末的到来,工友们有的约定星期天打几圈麻将,有的相约去大西洋赌城踫踫运气,有的要和家人上餐馆大饱口福……个个喜形于色。但绮云却刚好相反,每到星期天,她的情绪就低落起来。她不想出门去,有时在街上看到别人成双成对地在逛街,心里就很难过。“老公什么时候来到呢?”绮云总是这样问自己。
  整天呆在柏文——实际上是躺在床位那里,几乎足不出门,孤单单一个人异常难耐。绮云有时觉得活着没意义,感到是在浪费时光、浪费生命,大好的春光在白白流失。星期天夜晚常常睡不着,藏在被窝哭个不停,整个人忧郁到极点。第二天清晨醒来,头晕不舒服,差点无法起床呢。赶到了制衣厂,有人以为她病了,但她总说“没事!”
  有时和巧巧见到面,那巧巧不停地盯着她,好像不认识人似的。过一会,巧巧叹口气说:“绮云,你这样下去,身体会垮掉的。”
  绮云答道:“每天做十个钟头,很辛苦啊!为了赚钱,要拼搏啊!”
  巧巧摇头说:“做工那有不辛苦的。我说的不是这个,劝你还是找个伴搭伙吧!”
  绮云苦笑道:“我没有你那么好福气……”
  “别让自己跟自己过不去……”巧巧说,眉目间流露出一种怜惜与关怀。
  每次见到面,谈不了几句,巧巧就旧话重提——又是说搭伙这个话题。
  有人不清楚“搭伙”是什么意思,搭伙——这是临时夫妻的别称啊!称搭伙比说临时夫妻没有那么难听,这现象在华人社区已是公开的秘密。
  他们大都是三四十岁没有合法身份的新移民。不少人在中国因为下岗,一时在国内找不到出路,就咬紧牙根花一笔钱,通过蛇头办理“商务考察”或是“侨务工作访问”之类的签证,这样丈夫或妻子铤而走险,毅然远涉重洋到来寻找“美国梦”。如今天各一方!长相思,难相见,相聚无期,只有望洋兴叹,真是一出现代版牛郎与织女的悲歌!
  而三四十岁男女,正是如狼似虎的年龄。远水不解近渴!这些有家有室的男女起初还能挺一段时间,可是天长日久,感情和生理的饥渴愈加难熬。单靠一通越洋电话,已难以消除心灵深处的渴望;遥远的思念,已不能宣泄愈来愈大的生存压力。道德观念的恪守与现实生理的需求形成了前所未有的冲突和矛盾。  1/5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