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子熟了
时间:2013-09-11 11:06:04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满山红叶  阅读:

        桃花塬是个不大的村子,因为那里的人家,房前屋后栽满了桃树,每年春暖花开的季节,桃花绯红一片,如美丽的朝霞,人在桃花丛林,仿佛置身人间仙境。所以,老辈人就给村子起了这么个名字。桃花塬空有个好名字,却很穷。土地贫薄,桃花家就是在这里,桃花和丈夫土豆,种着几亩地,管理着几十株桃树,但日子还是紧巴巴的。
  清贫的日子,还是因为小两口相偎相依过得有声有色的。桃花对土豆谈不上爱情,媒妁之言。但是,彼此在一起锅碗瓢盆,柴米油盐磨合的时间久了,渐渐地有了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依赖。本就是孤独的两个人,在这样一个近乎闭塞的村落。除了一日三餐袅袅升腾的烟火,篱笆墙的影子,几只土鸡一条笨狗,还能有什么?
  桃花守着土豆,守着桃花塬,一天天的过。可是这几年,穷怕了的村人一个个去省城打工了。好像城市遍地是钱似的,一弯腰就可以捡一兜钞票,那些出外淘金的,小日子真的红火起来了。桃花也眼热了,留根三岁上,桃花就给断了奶。催土豆跟他们一起找活路,土豆扛着粗布大行礼包走了。土豆一走,桃花忙得像旋转的陀螺,公公去世早,留下婆婆和桃花一个屋檐下,一口锅里吃饭。土豆在时,脏活累活他就做了。现在,桃花不得不干了。婆婆七十岁的人了,胖是胖,身子骨也不错,让婆婆挑大粪、推石头,村人非戳桃花脊梁不是。有时,忙完田里的,晌午回来,冷锅冷灶的。婆婆领着留根不知上谁家串门没回来,桃花身前身后跟着五颜六色的土鸡,要吃的,望望已经朝西天歪了的老日头,叹了口气,没法说婆婆,毕竟她是老人,于情于理做小辈子的都没资格要求她什么,乡下人传统观念特重,尤其是婆婆那一代女人,她们认为多年的媳妇熬成婆,儿子把媳妇娶回家了,婆婆理应退居二线,该享受享受媳妇子的伺候。桃花就得做饭,一锅米饭,炒了盘葱花鸡蛋,香喷喷地飘了满屋。桃花想,干这么重的活儿,该犒劳一下自己了。把饭菜收拾到桌子上,婆婆抱着留根也回了。吃罢饭,婆婆扔下碗筷,哄留根在她房间睡觉,桃花洗了碗筷,喂了鸡鸭,才在那张与土豆结婚时买的大床上猫一会儿子。那屋早响起了祖孙俩高一下低一下的鼾声了。
  桃花清楚婆婆是躲着饭口,不想做饭。桃花有几次从大田里回来,都看见婆婆在邻居二大娘家门前拉呱,发现桃花扛着锄板回来了,急忙别过脸,抱着留根进了人家院子里。桃花心里酸酸的,这要是自己的娘,能不疼惜吗?地里的活基本上是粗活,又脏又累,每次都累得桃花腰膝酸软,恨不得在大街上就睡一觉。婆婆也是女人,可婆婆却隔着一层肚皮对待桃花。心中撑着委屈又不好对娘说,生怕娘担心。这土豆在工地做小工,泥里水里整天遭的像个脏猴子,工地的伙食也差,馒头硬邦邦的像块石头,都咯牙,炒的大白菜和土豆片,没有多少油水。原先的土豆是一百四十斤,一个月下来,掉了五斤秤。这些都是土豆来电话时说的。那时候,桃花家里哪有电话?土豆的电话是打在村里刘三军的小卖店。每次,刘三军的老婆,扭着南瓜大屁股来家告诉桃花的。就这么着,婆婆还挑了理,埋怨土豆眼里没她这个老娘,打电话也不问问娘好不好?桃花就对土豆说了,下次再打电话,让老太太接。
  桃花就怕闲下来,一闲下来便想土豆。望着镜中,那还算漂亮的脸蛋。桃花很欣慰,至少在土豆眼里,她是土豆的西施。土豆常瞅楞儿伸手摸一把桃花丰满的胸脯。桃花就胳肢他,土豆就嘎嘎地笑。他们在地里干活儿,漫山遍野的青纱帐。土豆搂着桃花的腰,桃花说,“你干什么呢?青天白日的”,土豆说,“怕啥,又不是偷,我日自己老婆,别人管得着吗?”。桃花被土豆搂得紧了,两个人滚在开着菊花的草坪上,做那事儿,桃花没想到,在这山野撒欢儿,也会激情四射,每每到达到高峰。还有几次,是在地埂旁的一条溪流中,那水很清澈,从大山里淌下来的,在桃花家地埂那儿,汇成了一个很深的潭,水质相当清澈,桃花口渴了,就蹲在潭边,用双手掬一捧水喝,甜丝丝的,整个人瞬间清爽起来。而且,那水里的小鱼不时地吐吐泡泡,舒展一下懒腰,桃花干活累了,就喜欢坐在潭边,静静的欣赏着潭里的鱼儿,以及水面上倒映的蓝盈盈的天空。土豆和桃花脱个精光,在水中洗澡,洗着洗着,又粘到一起。没想到在水里也能来,桃花一想起就脸红。桃花舍不得土豆走,家里上有老下有小,没别的来钱道儿。土豆只好央及村上的刘老大,带他一份儿。刘老大几年前,自己组建了一个基建队儿,他当了包工头,如今富得流油。在村里盖了一幢二层小洋楼儿,还包养了二奶,在城里。大老婆杏子也没离婚,一双儿女都上小学了。桃花真怕土豆学坏,她曾不止一次揪着土豆的耳朵说:“土豆,别学刘老大有票子就变坏,在外面养小三。”土豆说,“我要变心,天打雷劈。”桃花立马捂住土豆的嘴,“干嘛发那么狠的毒誓,我相信你就是了,只是,你在城里,那个花花世界,我不放心。”土豆扳过桃花的肩膀:“嗨!老婆,我是啥样的人,你还不知道吗?再说了,我一个穷光蛋,谁个能看上我裤裆里那一嘟噜肉?哎哎!要是我撒不住闸,偷嘴了,你就把它剪下来,用黄泥包包烧着吃了。”“去去去,我哪里舍得,没了那东西,我不是守活寡吗?”土豆就又将手伸进桃花的衣服里,使劲的揉搓起来,好像要把桃花整个的吞进肚里似的,把一张大床整的唧唧响。桃花不得不送土豆到村口,昨黑包着的酸菜猪肉馅饺子,一家人没吃几个,桃花找来干净的卫生袋装上,让土豆带着,路上吃。从乡村到那个城市,需要四小时的车程,桃花唯恐土豆路上饿肚子。这饺子贴着桃花的身子还热乎着呢。刘老大的面包车早等在那儿,桃花是不想哭的,还是止不住哭了起来,哭的土豆吸着鼻子,“那我不走了,在家受穷,其实,老婆,我也不想离开你啊!”桃花,抹了把脸,将土豆的蓝包儿提了提,“走吧,走吧,记着我们娘俩儿,”就又呜呜咽咽了。土豆说,“别娃子似的,我也不是不回家了。”刘老大从车里伸出肥大的脑壳,说,“你们还有完没完?车上的人可都等着你呢!真他妈的磨叽!”土豆依依别了桃花,上了车,车开出老远,桃花还在那里挥着手。
  桃花毕竟年轻,二十岁。留根又小,还要伺候婆婆。桃花和婆婆不容易沟通,婆婆生长在旧社会,穷苦日子早将她养成了,没有眼泪,刚强坚韧的性格了。她就见不得土豆一走,媳妇子哭哭啼啼。婆婆说,“女人的泪脏,留着泪洗脚后根,哭啥?能哭出金蛋蛋?好男儿志在四方,整天在炕头守着,有啥意思?”在未嫁来桃花塬时,娘再三叮嘱,婆婆是长辈儿,做媳妇的甭和她计较,桃花记着娘的话,也习惯了婆婆的唠唠叨叨。  1/4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