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路过广州
时间:2012-05-22 12:04:45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梁小无拆  阅读:

  分头战斗?我看着车上横七竖八躺着的两个小妞,苦笑。我打电话到广武酒店订了两间标准双人房,这家酒店一般不会被查房,我每次有战斗基本上会选在那里,这年头安全第一。

  我没有打算干什么坏事,而且她们俩醉成这样,就是我有心想干点坏事,估计也是有心杀敌,无力回天。但如果只开一间房,万一被查,一定是百口难辩,我很有可能被当做嫖客被警察叔叔正法了。那冤大头当得可就大了,嫖客好歹还占了人家的便宜,我却连她俩的胸围都是非法目测的。

  好容易把她们俩一个个送进房间,安置在两张床上,盖好被子,我才得以坐在房间的沙发上大喘气,出了一身大汗,酒意全没了。两位大美女喝醉酒后的样子,也实在没有什么美感可言了,但月儿修长的腿和短裙里若隐若现的小内裤还是让我眼睛有点发直,而云水侧睡的姿势,愣是把她的胸挤了大半出来,差点没把我的鼻血给挤喷出来。

  不能再看下去了,我只是个凡夫俗子,再看下去,我真要忍不住犯罪了,还是赶紧回房间打完“飞机”,好好睡一觉比较安全。

  我没有关灯,准备退出房间。不关灯是因为我担心她们晚上起来,找不到灯会跌倒。正在这时候,云水突然干呕了几声,然后爬起身,捂住嘴巴,她迷茫的眼睛分明在找厕所,我连忙把她扶到厕所,一边轻拍着她的背,一边递纸巾给她。

  吐完后,她感觉舒服了点,也清醒了些,但还是晕沉沉的。她问我这是哪,我说是酒店。我还没来得及解释说只是她们在这间房、我在另外一间,以证明我的清白的时候,她居然东倒西歪地上了床,马上又睡过去了。我帮她盖好被子,决定还是留在这里睡了,她们俩都喝这么醉,半夜起来吐什么的还需要人来照顾,再者刚才云水的一番飞流直下三千尺,已经飞尽我所有生理上的欲望了,让我现在灵魂和肉体都无比的纯洁。

  我从衣橱上方拿了一床被子,这地方我常来,所以我很熟悉各个物品的位置。我把被子垫在地上,然后舒服地躺下。躺下后我心里在想,是不是我长得太忠厚老实了,所以这两个小妞都不防备我?还是现在的学生都这么开放,这么无所谓……想着想着,困意上涌,很快我就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我听到有人下床的声音,我的眼睛努力撑开了一条缝。天已经大亮了,下床的是月儿,她先在床边坐了一会儿(估计在回神),然后轻手轻脚地走过我的身边。由于房间不大,我躺的位置是两张床的外侧,而且我的头是朝门方向的,厕所在门口。所以月儿去厕所,一定会经过我的头的位置,当她经过的时候,我忍不住偷偷睁开了眼,短裙里的风光顿时一览无余。

月儿还没有出来,云水也醒了,坐起在床上揉着眼睛。这时候,我也不好意思再装睡了,直起身伸了个懒腰,朝云水说,早。云水回过神来了,大概觉得自己样子太丑,“啊”的一声,不好意思地把被子举起来挡在了自己面前。

  我笑了笑,心想你昨晚更丑的样子我都见过,不知道将来如果有机会和你嘿咻会不会有阴影。这样想着又不由得想到昨晚云水胸前波涛汹涌的样?,心里咚地一下猛跳。

  为了让她们好好梳妆,我回到了我开的但一晚没入住的房间,舒服地洗了个热水澡,然后躺在了床上,眯了一会儿。等她们洗漱好,我把她们送回了学校宿舍。然后回家,把手机开了静音,像头猪一样地睡死过去了。

  当我醒来的时候,已是月朗星稀的晚上了,我冲了个凉后,点了支烟,找到手机,发现老莫、月儿和云水都打过我电话。肯定是叫我吃午饭或晚饭,我先拨了老莫的电话。响了良久,老莫才接,我正要数落他,却听到老莫沙哑着声音说:“我在白云山公园的‘笨猪跳’这,你快过来。”我觉察到有异,问他怎么啦,他说你过来我再告诉你,然后就挂了。

  肯定出了什么事,我立即穿上衣服,冲到楼下开动车子,直奔白云山。路上我先给月儿打了个电话,耳边传来月儿清脆如风铃的声音。

  “懒猪,睡到现在啊,我和云水想感谢你昨晚的照顾,明天请你吃饭,能不能赏光啊?”

  “好啊好啊,这辈子除了我妈之外,你是第二个请我吃饭的美女了。”我一口答应,“我想吃你们学校食堂的饭,回忆回忆我的大学时光。”这样一来既不拂她们的好意,又能帮她们省点钱,二来我确实也想吃学校的菜了。

  “好,一言为定!”月儿很清脆地回答说。

  “明天中午见,我很能吃的,你们要多准备点饭钱哦!”

  “好啊,没问题。对了,你和老莫在一起吗?”

  “没有啊,不过我正要去会合他。怎么啦,出了什么事吗?”
 

爱情路过广州(7)

  电话那边月儿欲言又止地说:“你先找到老莫吧,具体的明天见面再告诉你。”我挂了电话,带着一肚子的疑问来到白云山,路上我东猜西想,估计应该和凌听有关。白云山五点后能让车开上山,所以我买了票后,就驱车直奔白云山“笨猪跳”(蹦极的趣称)的地方。

  远远地我就看到红色的MINI停在路中间,老莫坐在路边的石凳上,手里拿着一瓶酒,双目无神无限茫然地看着远方。

  我赶紧把车停在一边,走到他身边,一把抢过酒瓶。我定睛一看是瓶红星二锅头,好家伙,已经喝了大半瓶了!看来心里的事,劲还不小,要用五十几度的白酒来消愁。

  “怎么啦,是和凌听有关吗?”我问。

  “不要再提这个女人!”老莫骤然朝我吼道,并一把抢回酒瓶,猛地灌了两口,因为喝得太猛了,又被呛得大声咳嗽。

  我摇摇头,回到车上取了一瓶矿泉水下来,我从来没有见老莫为一个女人这么生气,但恨之深往往爱之切,我不由得重新评估老莫对凌听的感情了。

  我把水递给老莫,又点燃一支烟递给老莫,然后顺势夺过那瓶酒。老莫接过烟,一声不吭地一口接一口地抽,一不小心又被呛得咳嗽。我不吭声,一边陪着他抽烟,一边发短信给我们的另外一个好朋友小毕,让他火速打车赶来。这种情况我是绝对不能让老莫开车的,所以需要小毕来解决老莫的MINI。

  然后我就等着老莫开口,因为我很了解他,这时候最好就是等他自己告诉你发生了什么事。老莫抽完一支烟后,心情平静了一点,开始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  6/77   首页 上一页 4 5 6 7 8 9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