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路过广州
时间:2012-05-22 12:04:45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梁小无拆  阅读:

  我伸出左手,对云水说:“我拇指是A,食指是B,中指是C,无名指是D,小指是E,”然后说,“为了增加难度,我会用中文干扰你。”然后,我和她练习了几把,我点小指并说鱼,她很快反应出约定好的英文E,我伸无名指说驴,她立即说D。

  我很以为然地夸奖了她一番,云水很开心地说:“是吗?很简单的啊。”我转头时看到月儿也乐呵呵地看着云水和我,只是从眼神中,我看出她正在琢磨我在玩什么花样。我朝她一挑眉,意思是:你琢磨出我玩什么花样了吗?她读懂了我眼中的含义,摇了摇头,并朝我做了个鬼脸,分明是让我别得意。

  我说:“正式开始了。”云水很认真地点了点头。

  我开始慢慢地用除大拇指外的手指来问云水,云水回答得很快很准确,我的速度越来越快,终于我觉得时机成熟了,我开始连续地点大拇指并说“猪”,云水很认真地回答“A”。于是别人看到一个很趣地现象:我不停地叫云水“猪”,而云水也很认真边点头边答应我“哎”。

  所有人都笑翻了,云水很快也意识到了,大笑着用她的小粉拳来打我。而我装着在躲,其实心里像六月天喝冰水一样很受用。

  很快开始上菜了,我们就边吃饭边聊天,坐在我身边的月儿思维特别敏捷,一晚上我和她胡吹瞎侃的时间居多。

  吃完饭,我们又把她们送回学校。当她们走进了学校,我发现老莫眼光就没有离开过凌听,直到她走进校门,没有影了,老莫的眼光还有点直。我走到老莫面前,用双手做招魂状:“老莫,归来啰,归来啰!”

  老莫这才回过神,说:“美女啊!”

  我说:“看得出来啊,你现在是全身发软,除了一个地方……。”

  老莫说:“我一定要把她泡上手。”

  “泡上床吧。”我纠正。

  “老拆,这次我怎么有种爱情的感觉?”

  “拉倒吧,你也就顶多是爱欲。”

  “我一定会让她爱上我!”老莫咬牙切齿地发誓。

  我不置可否,心里早替他把“爱上我”改成“哄上床”。

快乐时间总是很短暂。这不,周末我还没爽够,黑色的周一就回来了。

  我睡到了九点多才起床,悠哉悠哉地去上班。

  公司的标准上班时间是九点钟。但因为我是销售,销售有N多理由不准时上班,比如见客户啊,昨晚陪客户喝酒啊。老板一般也不管,他关心的是每月交的“粮食”够数就行。而我恰恰是为数不多的、让他不用操心“粮食”的销售之一。所以没有紧急事,他也不会深究我的日常行为。

  到公司后,我把手头的几个大项目理了一下,其中两个项目参数都已经铁板钉钉地写定了我们的产品的参数。上个月标书已发,这个月中旬投标,我们早已安排好几个公司围标,不出意外均是囊中之物。

  我算了算,这个月的数已经可以超额完成了。但比较头痛的是那个图书城六千万的项目,技术中心的主任老黄一直不阴不阳,不哼不哈的。我们已经派最好的工程师去沟通了几次,效果不大。看来正面攻击有问题,要“曲线救国”才行。

  我正在想着这事,突然有人用力拍了拍我的肩膀,拍得我内脏都几欲移位。我抬眼一看,这位兄台白白胖胖、文文静静的,戴了一副金丝眼镜,在电视剧里基本上是斯文败类,最终必然会受到人民正义的惩罚的那种反派人物。

  不过,我可不敢当面损他,因为他是健哥——我的顶头上司,大名叫田行健,据说是他父亲根据易经中的乾卦“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之意的谐音来取的名字。田爸爸文化底蕴挺好的,不过生的儿子就差了点了,浑身没半根雅骨,只有一身铜臭,但做生意倒是一把好手。

  健哥的大嘴喷着口水说:“小拆,公司最近给了我们一个‘英才计划’的销售名额,不占编制,不加任务,你的路子比较广,去物色一下,招来了就放到你团队里,你来带。”

  我知道“英才计划”是公司的人才储备计划,公司每年都会招一些应届生,从一张白纸开始培养他们,这样培养出来的人将会深铭着公司文化,执行力也是最强的,这也是我们公司最看重的。

  我皱皱眉头说:“老大,我没有时间啊,你看我还在为图书城的事失眠呢。”

  健哥笑笑用他那比加菲猫还肥的圆手,再次用力地砸向我瘦弱的肩膀,差点没把我弱小的肩骨砸断。他说:“你还失眠,你小子泡妞折腾得没空睡觉吧?就这么定了,这事也就你能办,别人没这本事,你可以招个养眼的靓女回来,不就公私兼得了吗?”他说完就扬长而去了,留下我愁眉苦脸地看着电脑。

  招个美女也是替他人做嫁衣,我给自己定过的铁规则就是不吃窝边草。为此老莫还嘲笑我,我一怒之下发了个毒誓:如果我吃窝边草,我阳痿一年。我只敢发一年的誓,不敢发一辈子,凡事都有个意外,给自己留条后路总是好的。

  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MSN上传来老莫的信息:“你们公司最近招不招人啊?”

  耶,老莫同志要跳槽?新鲜事,老莫是他们公司部门的小头目,很受老板的宠,难道他和老板闹翻了?

  我回道:“不会是你要跳槽吧?”

  老莫说:“当然不是,是听听要毕业了,想找工作。”

  “听听?谁啊?你们老家大侄女?”

  “不是,是凌听啊,就是省大那个,我们上次一起吃饭的。”

  靠,一地鸡皮疙瘩,才几天就变成“听听”了。

  “你自己就是部门的头,你自己搞定不就行了吗?”

  “我们今年没有加人指标,再者在同一个公司虽然方便,但影响不好,放你这是最安全的。嘿嘿,不说你是自己兄弟不会拆墙角,而且你发过誓不吃窝边草的,你如果敢犯戒,我代侠义道帮你自宫了。”

  我突然灵光一闪,天助我也!是啊,凌听她们不是今年毕业吗?!英才计划就是要招这种应届学生。而且凌听是老莫的女人,或者说准女人,我肯定不会对自己兄弟的女人起坏念头的,这样小弟弟就不用休息一年了。上次吃饭看她也挺外向挺聪明的,应该可以胜任。  3/77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