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路过广州
时间:2012-05-22 12:04:45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梁小无拆  阅读:

小说原名《广州情色录》。讲述在大都市广州,二个生于70年代末的IT青年梁猜和莫成都,与几个不同性格和身份的女孩之间的故事。他们生活在这个迷乱的城市拐角,生活在夜的未央,他们有过成功,也有过失败;也曾喜悦,也曾绝望。这篇小说真实地还原了大都市里年青人的喜怒哀乐和悲欢离合。 一个很奇怪的名字,一段其实很烂俗的小说情节,但每次看这样的小说,很多人总是会很投入。这样的小说总是那样深刻的接近我们的生活,一点都不做作,让人疯狂的真实。男人之间的调侃,嬉笑怒骂;女人间的小小心思;男人的逢场作戏,内心矛盾;女人的欲拒还迎,心理冲突……...

18.jpg

爱情路过广州(1)

  三月的广州,空气中开始弥漫着浓郁的夏天的味道,公园里发情的知了,已经在没日没夜地呻吟,而它北方的同伴,还躲在土里等待着春天的第一缕阳光,叫醒它的迷梦。

  当一缕阳光照在脸上的时候,我揉着欲裂的脑袋,眯着眼睛,心里想着昨天为什么没有把窗帘拉好,让太阳这么早就惊醒了我的好梦。但为什么阳光这么柔和?难道是早上八九点钟的太阳,来叫醒我这个有如八九点钟太阳的大好青年?

  我看了看床头的控制台的时间,耶?十七点五十九分。嗯,原来不是朝阳是夕阳。

  我看了看身边,是空的。只有一只粉色的胸罩铺在枕头上,使得枕头活像一头带太阳镜的卡通猪。

  昨晚最后的记忆是和那个女孩从进房间门开始,我们边互相脱衣服边上床,她的BRA是前扣式的,在她胸前两个巨无霸的挤压下,很紧、很难解,在努力几次无果后,被我用暴力解决了。

  不记得她叫什么名字,只记得BABYFACE里闪烁的酒杯的反光和舞池中疯狂扭动的臀部,以及她像火山般的眼神,这些引诱我不得不在三个小时后在酒店里用了两个小时熄灭了她的火山、和我的。

  我如梦游般地到浴室里,冲了个热水澡。

  清醒后,我开始收拾残局。地上一地衣物,有如欧美A片中火爆的脱衣戏,只是春梦了无痕,女主角已经离开,男主角也要回到现实生活,一切宛如没有发生。

  我把那个BRA挂在了浴室梳妆镜上的照明灯上,远远一看,还真有点TNND后现代超现实主义的味道。

  我看了看手机,九个未接电话。一个是老妈的号码,两个陌生号码,还有六个是老莫打的。

  老莫在这个时间点上急电,一般没什么破事,准是又在哪泡了一些美女,让我去助拳。

  我先回了老妈的电话,照例从千里之外的老家传来老妈几十年如一日的唠叨,无非是周末为什么没有打电话回家,身体好不好之类的。在父母眼里我们永远是小孩,他们永远会问你功课复习好了没有,永远会让你课外学琴棋书画,以证明他们的DNA比别人的质量高点。

  很容易回答了老妈的标准问题,挂了电话,我立即给老莫复电话。电话那头传来老莫一如既往的、慢悠悠的、如太监般的声音:“昨晚,又在哪祸害鲜花去了啊?”

  “嗯,一朵大号的焦骨牡丹,一手无法掌握。”我一边说电话,一边在左手点燃了一支“555”。在缭绕的烟雾中,我坐在沙发上,用头和左肩夹住了手机,把脚架在桌子上开始系鞋带。

  只听电话那头传来一声吸口水的声音,然后传来老莫的声音:“一手无法掌握?35还是36,F还是G?”

  我系好了鞋带,在镜子前梳了梳头发,“鸡你个头,下次我把她发给你,你实地测量不就知道了!”

  “好,够仗义!你刚才说什么来着,焦骨牡丹,你不会是上了泰国人妖吧?”

  “我先把你阉了变人妖,再奸再杀。”我大笑地说:“是人家昨晚穿着黑色的小吊带。这么急找我,有什么好事啊?”

  “当然有好事啊,我这聊了半年的省大一小靓女,终于答应我出来吃饭了。今天请她们宿舍的全部小妞吃饭,这种好事哪能少得了老拆你啊,正所谓……”

  “不在放荡中变坏,就在沉默中憋坏!”我们不约而同地说道。这是我们在大学时候泡妞前必喊的口号,鉴于竞技体育如女排在比赛前队员一定要围在一起喊加油,喊完一般是精神百倍,见谁灭谁。

  轮到我吸口水了,广州有两所大学是著名的美女出没的地方,一是逸大,另一个就是省大。二话不说,我结了酒店的账后,立即开动我那辆刚买的二手丰田霸道,直奔白云大道。

  这辆霸道是我刚从一个朋友手里买来的,他开了三年,打了五折给我,惹得我立即翻箱倒柜把家底全掏出来,又厚着脸皮向老妈借了点钱买下它。

  我喜欢这种大家伙,不仅在野外驰骋感觉很棒,而且在城市里泡妞也很拉风,一看这车就知道它的主人会像它一样有男人味!在我眼里,这车除了比较耗油外就没什么缺点了。古代侠客是剑如其人,现代人是车如其人。像老莫这种娘娘腔就只配开他的MINI COOPER,而且还是鲜红色的那种。晕!

从天河北路到白云大道我开了快两个小时,这个时间点儿车是最多的。天河北路从东到西三四公里的距离,可以让你开上二三个小时,出租车司机甚至都不愿意在这个时间点儿到天河北来载客。

  利用这个时间说说我自己:我叫梁猜,朋友都叫我老拆,因为我历来有上屋拆梁折腾的爱好和本领。老莫叫莫成都,生于一九七七年,我生于一九七八年,我们这一群咬着七十年代的尾巴出世的人,怎么说呢,七十年代的人说我们激进,八十年代的人说我们老土;七十年代的人说我们放荡,八十年代的人说我们保守。总而言之我们是被抛弃的一代,所以我们要找很多女孩的爱才能修复我们心灵天生的创?。

  话说赶往省大的我,无可奈何地慢慢前行,无数次踩放离合器和挂挡,我的右手和两只脚被折磨得够戗。好容易赶到省大的校门口,我老远看见了老莫的红色MINI,然后在省大明亮的灯光里,在大学高尚的氛围下,一个猥琐精瘦的男人,穿着紧身的白衬衫,衬衫上开了三个纽扣,露出了带几片胸毛的鸡胸,远看像贝克汉姆,近看吓死老母。  1/77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