孽恋
时间:2013-09-01 09:29:25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五十弦  阅读:

  夏季的黄昏,夕阳明亮的粉红色笼在翠绿的山坡上。几片乌云飘过来,好像能摸到云朵上的湿气。
  这个多雨的季节,暴雨说来就来。文文开始赶着羊往山下走。
  羊儿的本性是驯顺的,虽然也有几只调皮的会走出羊群,但只要文文一声高喝,同时将鞭子一甩,就都乖乖地归队了。
  下了坡,穿过满是碎石的山沟。沟两旁一丛丛绿色枝枝蔓蔓。沟底有一股溪水弯弯曲曲流着,清亮清亮,水里的沙石特别干净。
  出了山沟,前面是一片野杏林。
  文文心底有什么东西动了一下,他忽然有一种近似口渴的感觉。
  文文心里期盼着,忐忑着。
  夏季的白天很长。乡村的人们,大部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所以虽然已经下午六点多,地里还有劳作的身影。
  这片野杏林很大,离村子不到二里地。虽然叫野杏林,却不单单有杏树,什么木瓜了,核桃了,梨了,都有。文文从小跟伙伴们在这里摘各种果实吃,对这里很熟悉。
  文文赶着羊往前走,眼睛却早早就在野杏林搜寻着。
  噢,看见了,熟悉的红衣女子!
  文文的心一下子踏实,甚至有一种说不上来的舒心。
  
  红衣女子是文文的堂婶儿。
  婶儿是贵州人,正月的时候,有人把婶儿介绍给了文文的堂叔。
  堂叔五十多岁,一只眼看不见,从来没走出过山村。
  堂叔半生未娶,没想到五十多岁的时候,有人在山村附近找到了煤矿铁矿,外面的人开始进来。山村了的人们也跟着钱包鼓了起来。
  五十多岁的堂叔居然找上媳妇,还是个19岁的大姑娘,堂叔高兴得合不拢嘴。
  村里人不讲究领结婚证,办几桌酒席就是夫妻了。
  有人说,堂婶儿从不跟堂叔同房,还抓伤了堂叔。但堂叔笑呵呵地否认了,还挤眉弄眼地说:“嗨,这么水嫩的媳妇,你们是眼气我呢!”
  文文是吃酒席那天认识堂婶儿的。那天文文负责放喜炮,主婚人喊他,文文匆匆忙忙往过跑,经过堂婶儿身边的时候,差点儿把堂婶儿撞到。
  堂婶儿哎呀一声,文文赶紧扶堂婶儿一把,两个人四只眼刹那间相对,竟然发现各自的眼里都有许多话!
  堂婶儿只比文文大一岁。堂婶儿的肤色很白,是那种晒不黑的粉嫩的白。一看脸型就能看出是典型的南方人。堂婶儿个子不高,但很结实,浑身散发着年轻女子掩不住的活力。
  酒席过后大概一个月,人们说堂婶儿要偷跑,被堂叔带人找了回来。
  那天村里人都去堂叔家看热闹,文文没去。他听说有些人为了给老实巴交的堂叔出气,还动手打了堂婶儿。
  堂婶儿被堂叔看了起来:堂叔无论到哪里,都带着堂婶儿;堂婶儿要去哪儿,堂叔都跟着。
  文文很想跟堂婶儿说说话,他也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只是觉得,堂婶儿很可怜。
  毕竟,堂婶儿不是物品,堂叔不能把她拴在裤腰带上。再加上堂叔觉得堂婶儿老实了,对堂婶儿的看管慢慢放松,堂婶儿开始出门,跟人说话,偶尔去野杏林摘点果子。
  文文却不相信堂婶儿会这么驯服。
  
  夏天来了,各种花草树木竞相争艳,山上的野花野果多了起来。
  文文开始赶羊上山。
  人家说,经常野放的羊儿肉好吃,城里人喜欢,价钱卖的也高。文文高中毕业没考上大学。爹说他正好帮家里放羊。文文虽然不乐意,可一时也没有别的工作可做。
  高中同学如今已经各奔东西,文文就读的是一所三流学校,考上大学的人数廖若星辰。文文有过思想,也有过抱负,但现在都成为泡影。
  山村的生活是宁静而没有时间概念的。正因为如此,年少的文文更觉得难熬。他倒真感谢父亲给他安排的活计:在崇山峻岭间,在少有人迹的河沟旁,文文可以呐喊,可以高歌。
  那天文文赶羊回家,觉着天还早,就想到野杏林绕一圈。
  在野杏林,他遇到了堂婶儿。
  堂婶儿穿着红色上衣,下身是一件白色七分裤。
  堂婶儿正在摘木瓜。文文觉得堂婶儿真好看。
  文文唤声“婶儿”,堂婶儿羞涩地一笑。
  那天,文文知道堂婶儿叫迎青,迎青有个重病的妈妈,还有一个小弟。有人说可以帮她在山西找个好人家,人家愿意出两万,只是岁数大些。
  妈妈还没说话,迎青就答应了。
  迎青知道,两万元可以给妈妈治病,还可以给小弟建一所小房子。在她们那个小山村,两万元真是天文数字。
  
  “你叔是好人,”迎青低头说,“那天我跑了,他一句没有骂我,一手指头都没碰我。”
  “可是,别人打你了。”文文倔强地说。
  “别人是别人,手长在别人身上,他管不住。”
  “不对!”文文还想说什么,却见堂婶儿已经转身摘木瓜。
  文文叹口气赶羊回去。
  
  第二天赶羊回来,不知不觉,文文又选择了这条路过杏林的路。
  他又看见了堂婶儿。
  以后,这条路就成了文文放羊的必经之路。
  堂婶儿也天天在野杏林摘各种野果,好像哪里的果子永远摘不玩。
  
  今天又在这遇见堂婶儿了。
  正是杏子成熟的时节,堂婶儿肩上背一只用蛇皮袋缝制的口袋,正在探着身子摘杏。
  野杏林的地上有的是青草,只是因为怕它们啃咬树木,所以文文不愿意在这里放羊。但现在羊儿在山坡上已经吃饱,文文想,就让它们在这撒会儿欢吧!
  羊儿跑到了堂婶儿身边,她抬头回望,看见了文文。
  “婶儿,”文文跟堂婶儿打招呼。
  她还是报以文文羞涩地一笑,算是回答。
  
  文文看看天,对堂婶儿说:“怕要下雨了呢!还不回去呀?”
  “不急,”堂婶儿笑笑,“雨把我冲走才好呢!”
  “瞎说。”文文啐了一口。坐在杏树下看堂婶儿摘果子。
  
  堂婶儿却停了下来,走到文文身边坐下。
  羊儿在树林里撒欢。
  堂婶儿看着文文俊俏的脸,逗他:“文文,怎么不找媳妇呢?”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