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亲
时间:2013-08-30 09:44:08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1442731834  阅读:


  因缘1
  下着雨。路漫漫,嘻嘻嘘嘘。风雨同伞。杨柳在咝咝的雨声里时时鞠躬。雨声,又仿佛陶醉的聆听那单调而悠畅古老而质朴的琴声。在这潇潇洒洒的时候,惊飞了一对鸟儿,那枝条剧烈颤了几下。
  依偎前行。雨伞尽量倾顾给另一个人。就这样走着,走着??????
  客车一声长鸣,在嘻嘻丫丫的雨声里车子轧轧轧地驶去。天桥一颗心一下抽上来,瞪大了眼睛满车窗捕风捉影找人,却忽略了举着的雨伞。雨伞载在身上,雨水流湿一片。还好,看见虎英了。虎英从车窗探出头同他摆手,笑得更可爱。这不是告别,是心系着
  情谊盼望着未来。
  2天桥,吉林长白山人,在河北三台一家鞋厂打工三年了。小伙子高个儿,看人两道浓眉斜楞立起,牛眼瞪人,给人第一印象牛!天桥走路特拿出一派劲头,两肩平端,两臂挓挲着,象出门就要抓泰山的架势,却有一把子牛力气,在大机床上掀大闸。一个闸位六十公斤。单手握把,吆喝提起,迅速抽出压成型状的鞋底,迅速合闸。磨盘型机床正在以自身规律转动,第二个闸位又迅速转到眼前。掀起合上,紧张而又持续的跟着机器操作,几个小时下来,一般年轻人都喊不撑了!
  老板委派天桥当了机长。薪水当然要高些。一台机器要十二个人成龙配套,另有两个女孩操作一台粉碎机。一个女孩将大机子上裁割的下脚料子划拉到粉碎机旁,另一个女孩负责开机粉碎。将粉碎成的毛沫状碎物和胶水再放大闸上翻新成品。平顶低矮的机房里噪音聒耳,异味熏人。你说句话得大声喊,否则听不见。
  “什么?谁出事了?咹!”哎呀!天桥一回头,惊慌火冒三丈!虎英的辫子给绞进机器里。呼声惊人。另个女孩想到去拉电闸。电闸设置在墙高处电闸箱里,须扶梯爬上去,来不及!来不及咱就找来得及干,有个同事想到干脆扽掉电线不就解了。他抓住电线就要蛮干,天骄急喊:“别薅!会起火的。
  电轮再转,齿轮再轧人??????天桥抱住虎英脑袋时,辫子已被轧轮绞进了大半,脑壳快贴近斗嘴了。虎英两手死拽住发根,给轧轮拉得仰面朝天,惊呼大叫!
    天桥先伸进斗嘴里一只手死死卡住虎英头发帮着往外拽,试试能否拽出来,即使拽断一些头发只要抱住头。不成!哎呀!天桥一咬牙,胳膊抽颤几下,脸色极痛之情。他虎瞪着眼坚持住,就是没抽回手,而是腾出另只手抓住了一把钳子伸进斗嘴,插进上下轧轮齿,使上下轮齿咬着钳头光咔咔咔响,就是转不动吃不进去。他再腾出那颤抖的手从兜里掏出打火机,伸进斗嘴打着,用急火燎断了虎英的头发,使其脱离危险。天
  桥扶起虎英。那齿轮弹出钳子,又转起来。
  “天桥,你的手!”大家喊。
  “虎英满头血啊!”大家喊。
  “我的手完了!”天桥这才托起看自己的手,牙齿铁咬在一起,两腮肌肤绷鼓着,汗水满面流,痛苦至极!
  “叫出租车,上医院,快!”
  “ 机长你的手!”虎英摸了自己的头觉得没多大伤,虽然摸了满手血。人们慌乱了一阵。经医生鉴定,天桥左手第一指斩去一节,中指轧断了。斩去的一节还留在。经医生手术,中直指给接上了,消毒处理,包扎好,三小时后出院回厂,他愣没哎哟一声,有种!
  3“妈,可把女儿浇烂了,明天你去河北替我上班吧。”虎英踏门就嚷。
  妈从床上爬起来,老牛舐犊望女儿。虎英合拢了伞,往墙根一梭,摘下包裹往妈床上一扔,坐床沿上跷起双脚,“拿拖鞋,拿毛刷!”
  “哎,哎。”妈滑下床,但没动。因为那次事故,女儿留了个短发小子头,看后脑勺头发还那么乌黑,看不出有多少稀疏的痕迹。冲动之下,妈想把女儿抱到怀里亲昵。
  “妈,爸呢?哥呢?拿来拖鞋呀!”
  妈只便应了声,蹲在房檐下借着滴流的雨水给女儿洗刷那双隔久了的红拖鞋。
  怎么着给女儿提及换亲的事呢??????她知道女儿在外对天桥的感情。那次事故,老俩接到电话就去了,见女儿无大伤害,千恩万谢了天桥。那天就本当把虎英接回家。虎英不愿走,因为天桥继续留在那个厂里打工。出于感激天桥,老俩也就随和着女儿了。
  儿子大棒已是三十多的人了,还没成上个家,爸妈着急呀!爸数落儿子,忒老实,见了闺女媳妇就脸红。听说女人在湾里洗澡,绕开半里路躲着走。人家送张女人照片给他看看,它也瞟一眼,腾下脸红了,追打着人家,不是拍在人家光脊梁上要么掖进人家脖领里说:“有那功夫学编个筐篓,不是门手艺!”他一进自家,诳话篓子成套编。爸说:就你这没出息头的黄子,混到八十也搞不成对象。
  “搞不了就搞不了,一个人过挺好,老了就近敬老院。”
  “就这,就这,你坑死俺也!”
  媒人给想了个三全其美的法儿,美其名曰‘转换亲’。条件三家都有闺女和儿子,甲的闺女嫁给乙家儿子,乙家闺女嫁给丙家儿子,丙家闺女嫁给甲家儿子。三角形联姻的例子在困难地区形成了风尚。但凡此例情况都有特殊原因。如大棒、老呆、瘸子三家,大棒因为不善于自搞拖延到三十多;老呆小时候爬树掏喜鹊蛋抓到手里一条长虫,甩手大惊,一家伙从树上摔下来,大脑中枢神经受到刺激,从那以后这个孩子就变得有些呆傻了;瘸子十九岁那年外出打工,被流氓打断了腿,未得到及时和高效果治疗,左膝盖下截肢。就这等情况的男儿较难成家。虎英的爸走进来,怀里抱了个精致衣服袋,见了女儿比往日格外欢喜,那殷勤劲儿一反常态。这老头儿的心是慈悲的,他要叫女儿知道,父母苦巴苦业拉扯他兄妹不易,一杯酒仰脖下肚,抱头就哭。老伴怕老头子摔倒,在背后扶住。
  虎英从挂绳上摘下毛巾蹲下给爸擦泪,想安慰爸几句,又不知从那儿说合适。虎英的爸抓住虎英的手,颤抖着,泣泣苦苦说:“英肯听爸的话吗?”
  “爸,你要我做什么?”“你能,你能,只要你肯帮了你哥哥这个大忙,就平息了我一个最大心思。”
  “帮哥哥这是我分内的事呀。”
  虎英的爸喜悦了,赞女儿懂事,并许下女儿要什么都给办。  1/5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