畸恋
时间:2013-08-28 09:34:27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余轶非  阅读:

一番云雨之后,曾晓裳起身拿起放在床边的内衣,慢慢地开始穿衣服,胸罩后面有四粒搭扣,她一粒一粒不急不慢地扣着。一眼都不看床上的那个男人,也不说话,似乎那个男人根本就不存在。

王世清的眼睛一直跟着曾晓裳的一举一动在动,他起初不太明白曾晓裳的意思,等他发现她开始穿外套的时候,才似乎如梦初醒,迟疑地问了一句:“你就这样走了?”

曾晓裳也不说话,拿出钱包,数了十张放在王世清的脚边。

王世清看见曾晓裳拿钱包出来的时候,还很讶异,不知她想做什么,等她数钱的时候,他感觉胸口被什么东西堵住了。等到曾晓裳把这些钱轻轻丢在他脚边的时候,他简直快气炸了。

他从床上蹦起来,拿起这些钱想丢还给曾晓裳,可是曾晓裳头也不回地开门出去了。

他想追出去,可突然意识到自己还是一丝不挂的。他愤愤地把这些钱用力甩到地上,一屁股坐在床上发愣。他实在不明白,究竟发生什么了,他竟然会被一个女人当作“鸭”来看待。

他回忆着今天白天所发生的事。他和曾晓裳都在参加一个行业的研讨会,上午他们分在一个小组里讨论。他发言之后,曾晓裳向他提了几个问题。他回答的时候,感觉曾晓裳看他的眼神有些特别,似乎有种浅浅的笑意在里面,是欣赏还是嘲弄?他识别不出来。这让他对曾晓裳多了一份留意。

下午小组讨论有了些火药味,两个貌似对立的观点被行业内的两个权威分别提出来讨论,于是其他人开始各自站队。曾晓裳明显和王世清是一个阵营的,他们在表达自己观点的时候,对方都在点头认同。

茶点休息时间,曾晓裳出去拿了些吃的回来,主动递给王世清一块蛋糕。他们边吃边聊,吃完茶点,又彼此交换了名片。

吃晚饭时,曾晓裳坐在了王世清边上。开会吃饭一定逃不开喝酒,几轮酒喝下来,大家都开始放肆起来。有的开始讲笑话,有的忙着灌醉某个人,还有的开始吹嘘自己。

谁也没注意到,曾晓裳和王世清说话的时候,手时不时会在王世清的腿上停留片刻。这让喝了点酒的王世清心跳和呼吸有些不匀了。

王世清三十出头一点,大学时曾经谈过一个女朋友,毕业时,女孩以“爱情不能当饭吃”提出了分手。这对王世清的打击很大,很多年都不敢再冒然投入一段感情。周围人也给他介绍过不少女孩,他总是感觉不来电,实在没兴趣进一步交往下去。

今天这样心跳的感觉已经久违了。很奇怪,以前遇到主动些的女孩,他总是敬而远之,总觉得她们有些轻浮。但是今天却很不一样,曾晓裳有意无意的触碰不仅没让他感觉反感,反倒激发了他的渴望。

曾晓裳并不算特别漂亮的女孩,但五官很秀气,身材非常匀称。最与众不同的是,她身上有一股难以琢磨的气质。时而开朗、时而忧郁。似笑非笑的眼神让人琢磨不透。

也是快三十的人了,但是一直没有固定的男友,家人都在为她着急,但她似乎并不急着结婚。究竟为何如此,她从未吐露过只言片语。

晚饭之后,曾晓裳提出去散散步。那天正好是十五,圆圆的月亮斜挂在天空中。曾晓裳抬头看着月亮,若有所思。王世清见状开玩笑说:“是思故人了吗?”

曾晓裳闻言笑了笑,侧着脸看着王世清似笑非笑地说:“故人哪有新人好?”说着就用手臂揽住了王世清的手。

王世清的心咚咚地跳着,犹豫了一下,就伸手搂住了曾晓裳的肩膀。两人不再说话,很默契地向酒店走去。

而此刻,坐在床边发愣的王世清感觉自己像刚刚坐了过山车,从顶峰一下子滑入了谷底。懵了。

恍惚间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他使劲地从头到尾回忆着,琢磨着自己究竟做了什么、说了什么,会让曾晓裳最后以那样的方式对待他。

可是,越想就越想不明白。自己没做什么出格的事啊。

曾晓裳从王世清的房间出来后,就走出了酒店。路上的行人已经不多,偶尔从曾晓裳身边走过的人也都行色匆匆,大概都急着回家吧。曾晓裳慢慢地走着,抬头看着又圆又亮的月亮,眼泪缓缓地滑了下来。

她心里默默地念着:“又是一个。我要如何能停下来?”

很多年了,当感觉到某个男人对自己有点意思的时候,她就忍不住做些什么,直到把这个人弄到床上。在她看到那些男人扭曲着脸呻吟的时候,她有一种无法言表的快感。而其后,马上是极度的厌恶,对那个男人,也对自己,她甚至不想再多看那个男人一眼。但是她并不会急着离开,她会慢慢地穿衣服,享受那一刻男人不知所措、无比沮丧的样子。

但在离开房间之后,她常常恨得掐自己的手臂,质问自己:为什么?为什么要去找这些恶心的男人?而每当某个男人用异样的眼光看她的时候,她内心又会升起一股无法遏制的欲望:把他弄上床。

她总是能得手,其中不乏对她动了真心的男人。其后会不断找她,但她都冷酷地拒绝了。当她看到那些男人乞求而痛苦的眼神时,她有一种解恨的快感。

而这次却不同,她从他专注的眼神里能感受到他在体会她的感觉,他真的是在意她的,而不只是在享受自己的快感。他会有意识地等待她,陪伴她,抚摸她,这让她的心柔软了下来,感觉到一种莫名的温暖。所以,当她把钱丢给王世清,而他气得从床上蹦起来的时候,她能感觉到自己心里是痛的。

似乎她心里住着两个人,一个是纯洁的少女,而另一个是恶毒的女巫。女巫总是告诉少女:男人是邪恶的,不要相信他们,要折磨他们。少女不愿意相信,总是抱着一丝希望。而此刻她真的感受到一个男人的爱心了,于是女巫生气地把她囚禁起来,不让她做任何事。而自己继续去折磨那个男人。少女只能坐在那哭泣流泪。

曾晓裳能感觉到这两种声音在她心里纠缠,但她似乎无力摆脱任何一方。她不知道明天将如何面对王世清,想了又想,于是回酒店结账赶去了机场。

回到北京之后,她拨打了一家咨询中心的电话,这是她很久以前就想做而一直没做的事。这次她觉得不能再拖了,她一定要搞清楚自己为什么这么分裂,以前厌恶那些男人,却一次次和他们上床。而面对真心对自己的男人,又忍不住要去伤害他。自己究竟是怎么了?

坐在咨询室里,面对着一个陌生的咨询师,曾晓裳突然不知道该如何说了。难道对老师说,我总是忍不住和陌生男人上床?她低头沉思着。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