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的毒药
时间:2013-08-21 09:01:54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姗姗刘  阅读:

  当诺娃穿着前几天刚从镇子集市上买来的桃红乳罩为克郎开开门的时候,克郎像个兴奋的老鼠哧溜一下就钻到了屋里,伴着月光,气喘嘘嘘的看着诺娃说:“娃,我回来啦,你咋样,还好不?”“俺很好呀,俺又没说俺怎么了,就是咱娘的身体虚弱了。”诺娃的语气里明显的带着冰冷和刺。克郎听得出诺娃的语气,也借着月光看得出诺娃的脸色惨白的没有一点儿因他的到来红润飞翔起来。诺娃最后说到了娘,克郎也再无心顾及,也许是太敏感,也许是诺娃真的对他有了微妙的变化。他一个箭步,轻手轻脚的跑到隔着两间屋子的最西边的那间屋子门旁。这是他娘住的屋子。尽管快要入夏了,这间屋子的门上依然挂着的是一个藏青黑色的大门帘,克郎蹑手蹑脚地掀开门帘的一个边角,把脑袋探到了他娘住的屋里。克朗母亲的床,是一座用坯块垒成的紧挨着窗户的一条大炕。克郎母亲头朝东脚朝西呼噜噜的睡在炕上,克郎抬了抬脑袋,看见窗户上的那轮如新娘似的月亮又向东移了一下,正好不偏不正的把它的光晕全都撒在了母亲的那张脸上,却没有填满母亲那越来越密的皱纹。克郎看见母亲睡得如此嘈杂,却又如此沉重,但他能从母亲的睡眠上能感觉到母亲的病情并没有那么严重。克郎望着沉沉睡在梦里的母亲,诡异地一笑,便把举压在门框上的门帘一角放了下来,转身走到了他和诺娃的睡觉屋里。
  这时的诺娃早已躺在了炕上,他们的这条大炕跟克郎母亲的大炕就像是一对双胞胎,所处的位置都是紧挨着窗户,所用的材料都是泥坯的,大小也都是从东墙到西墙的占了屋子的三分之一,只是克郎他们屋子里的这条大炕被诺娃精心的装扮了一下,铺了一条的确良布料的红底蓝花的床单子,看上去是那么的充满希望和蕴含着富贵。这让克郎又想到他期盼的那种美好生活,那种如床单子上灿烂的绽放着花一样的美好生活。
  诺娃的身子上盖着一条双人棉毯子。她的脸朝着窗户,紧闭着双眼,但她没睡着。月亮不解风情的依然把光晕环绕在她的身上。不过,诺娃看上去要比月亮僵硬得多。克郎三下五除二的就把自己身上穿戴的从上到下、由外到里脱了个精光,接着他一个鲤鱼打挺蹦蹿到了炕上,往里挤了挤闭了双眼的诺娃,掀开盖在诺娃身子上的那条双人毯,尔后把这条毯子与他的身子和诺娃的身子盖在了一起。
  诺娃的脸依然是冲着窗户的,她并没有因克郎钻到了她的背窝儿里而转向他。她的脸被月光照得没有一点喜色,反倒借着月光看起来阴冷苍白。克郎从诺娃的背后半环住了她的腰,挑逗又不失认真的说:“咋?娃,你咋又不听话,晚上睡觉又戴上这个东西了,我听人家城里的人们说,晚上睡觉戴这个对乳房不好,脱了吧,啊?”说着的时候,他就去解诺娃后背上乳罩的扣。其实诺娃明白克郎的意思。自克郎像老鼠一样钻到了她的毯子里后,克郎的手就不安分的在她的身上像寻宝似的搜索,不停地游移着,还听见克朗粗粗的急急的喘息声。这在以前,刚结婚的那几年,如果分开时间这么久了,一定是克郎和诺娃的一场干柴与烈火的激情碰撞,噼哩叭啦越烧越旺,甘愿烧成烟云。可这次,诺娃却像被碰到了一根刺,她一个机灵从炕上一跃而起,不耐烦地说:“别了!这都亮天了,我身子也不舒服。”“咋啦娃?咋啦媳妇儿?”克郎先是奇怪诺娃的这一反常举动,但一听说诺娃身子也不舒服,他也坐了起来,关切地看着诺娃,一句紧一句地追问着。“没啥,没啥,睡觉吧。”说着,腾空坐起的诺娃又兀自躺了下来。看着月光下诺娃的脸是那么白,那么让人看着心里不是滋味儿,克郎本来膨胀得就要爆炸的荷尔朦,因为诺娃的一跃而起,和她那不耐烦地冷冷的态度,让克郎像一个扎了孔的气球,不知不觉的就放了气,蔫儿了下来。
  在黎明前的这几个灰白的小时里,克郎和诺娃是屁股对着屁股在炕上想着他们各自的心事,闭着眼睛无动于衷的躺到了天亮。
  
  【三】
  当太阳愉悦地从地平线上冒出了它华丽的倩影时,克郎和诺娃都早早的起了床。诺娃去了菜地,说要拔几颗小青菜掺在饭里一起烧,这在吃饭的时候都不需炒菜了,而且给身子骨不好的克郎娘吃,又营养又开胃。克郎在诺娃下地之时,就奔到了他母亲睡觉的那屋里。他小心翼翼的掀开母亲门框上的门帘时,就看见他母亲已经睁开了那看上去并不像是有病的眼睛,尽管他的母亲接近七十岁了,眼睛里的光比年轻时的光芒暗淡了不少,但却不混浊,包括此时此刻克郎看见的依然是那样清晰。“娘,你咋醒啦?”克郎朝着屋里走去的时候满脸笑意地看着他娘说。“克郎回来啦?”克郎听见母亲缓慢的语气里夹带着兴奋。“嗯,娘,你哪半块身子不舒服,麻呀?不行咱就去大城市里瞧瞧去,误不得。”想到母亲的病,克郎的泪都要急下来了。“克郎啊,去看看你媳妇儿去菜地回来了不?”克郎娘说话间慢慢地从被窝里坐了起来,他疑惑地看着他娘想再说什么的时候,克郎的母亲摆了摆手,示意他去院里看看。克郎从屋里走到院子外,扫了门口和院周一遭,便又回到了他娘的屋里,说:“娘,咋?有啥事儿还这样偷偷摸摸的,诺娃还没回来呢。”
  这时克郎的母亲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说:“克郎呀,你别出去打工了,咱这家都不像家了。”“娘,你这是啥话?什么家不像家呀?俺这可都为了你和诺娃过上更好的日子,才出去卖命地挣钱,俺图得不就是咱的家越来越有钱,越来越富有吗?”克郎情绪有些激动地说。
   “那你和你媳妇处得咋样?”克郎母亲尽管岁数大了,但她的思想一点儿都不糊涂,甚至比克郎的思想想得还要超前呢。
   “好着哩!”克郎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后,又暗淡地说:“不过,俺俩现在感觉可奇怪哩,刚结婚的那几年,我不也在外面打工吗,给诺娃打电话,发个短信她可积极热情哩。现在俺在外头给她发个短信,她也不怎么回俺,打个电话,也是爱搭不理的。这不,俺今儿凌晨三点多到的家,想……她都……唉……”克郎半遮半掩的跟他娘说到他想和诺娃亲热,都遭到拒绝的时候,懊恼和无奈地抱住了自己的脑袋,使劲儿地噌噌噌的用指甲抓着脑皮子,仿佛要抓出这是为什么的缘故。  2/6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