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闺蜜恩怨记
时间:2013-08-15 08:49:11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断狱者  阅读:

  离开大张家,两个人转了一个大弯,最后又回到与大张家对面的一个茶社。坐下。苏丹把眼睛一直盯着那个门口。
  小张说:“你弄什么鬼!早不早晚不晚地坐在茶社里干什么?”
  苏丹摆摆手,示意不让他说话。一会儿,苏丹急忙叫道:“小张,快看!汤姆出来了。”
  “哪啊!汤姆在她家?”
  汤姆身穿体恤牛仔装,慌慌张张地出门东去了。两个人面面相嘘,对视一分钟,然后不约而同叫道:“偷情!”
  小张这时才事后诸葛亮般地说:“我早就看出来,她与那个汤姆有点过分亲昵,众目睽睽之下,挽着胳臂拉着手,简直就是两口子嘛!这算什么闺蜜,出格了,出事了,惨了。”
  苏丹脸一红,说:“再好的事,操心不良,也会变成丑事。关键看个人的作为。你说,是吧?老公!”
  小张心眼里那根筋可能也被絮如偷情这件事激活泛了。但还是附和苏丹说:“就是。人与人不一样。”
  打这以后,苏丹有意回避莫胜,絮如的现在让她惊恐自己的未来,难道自己就能风浪不起地度过色欲大关?老实讲,她没有把握。也许,一念之差,也许,一时情思萌动,也许,一个疏忽大意,自己就会堕入深渊!与其到时丢人现眼,何如现在扎紧篱笆?有了这样的顾虑,苏丹与莫胜的交往就日渐稀少了。她开始留心小张的感情变化。女人啊,最重要的事业是她的家庭,任何事情只有在无害她的王国的时候,才会被尝试,否则,没有什么不可舍弃的。
  莫胜并不在意苏丹的变化,该问候的照样问候,该帮忙的照样帮忙,心中始终坦坦然的。
  小张与苏丹虽然很替大张惋惜,但不敢把这件事告诉他。劝盗不劝色,劝色两难堪。掺乎的结果,可能就会从此失去他们两个人的友谊。他们小夫妻真的好希望絮如与汤姆到此为止,及时收手,莫要一错再错。苏丹时时想,花乱迷眼,岂只是对男人?女人,心理更脆弱!苏丹就是这样,每每总是借鉴着别人的教训,规范着自己的言行。
  然而,絮如与汤姆并没有如人所期望,昏头昏脑地深陷孽情深渊,难以自拔了。不久,事情就败露了。大张把汤姆与絮如光屁股按在床上,人赃俱获。絮如就是有一百张嘴也没法子抵赖扯谎了。更要命的是,絮如竟然怀上了汤姆的孩子。
  在世事巨变的关头,汤姆倒也表现得像个爷们。他对大张说:“我俩有罪,辜负了你的信任。但事已至此,也无可挽回,多说已无益。你说吧,该怎么结局。”
  大张十分地爱絮如,但面临絮如背叛的事实,他心乱了,也死了。他没法回答汤姆的话。他是要脸面的人,不可能把这事闹得沸沸扬扬的。
  汤姆接着问絮如:“那你说吧。我听你的。”
  絮如只是啜泣。她承认早先是爱着大张,但经过日积月累的侵蚀,她的心已经转移到汤姆身上。但这话又能让她如何说出口?
  事情总要有个结局。最后经过三人心平气和地商量,大张决定放弃絮如,成全她和汤姆。
  大张心有不忍。在他和絮如分手的那天晚上,他约请汤姆和絮如共进分手晚餐,并请苏丹两口作陪。
  席间,没有欢笑和阔论,大张神情凝重地对汤姆说:“我把絮如交给你,你要好好待她,如果你欺负她,我饶不了你!人可以办一次错事,但不可以再办一件相同的错事。大不了就是同归于尽罢了。”
  小张的狭义心肠也被激发出来。他举起杯向着汤姆,狠狠地说:“大张是我可以换命的兄弟,你亲手毁了他的婚姻,照我过去的脾气,断然是饶不得你的——大张饶你,我也不会随流的。以后,看你对絮如咋样了,不然,新帐老账一起算!如果是真爷们,就喝了这杯绝交酒!”
  汤姆红着脸,接过酒杯,仰脸一饮而尽。他当着大家的面,深深地向大张鞠了一躬,颇为诚恳地说:“说话容易做着难。你看我的今后表现吧。我知道今生无颜再做你的兄弟,来生吧。”
  听到这里,絮如再也忍受不住感情的折磨。她站起身,撇下众人自顾自走了。
  
  不久。汤姆没有食言,与絮如正式举行了婚礼。大张送了贺礼,但没有参加。小张与苏丹参加了。絮如说她很希望能看到大张,但他不来,她也能理解。她无颜再见大张,要苏丹转告他,忘记和原谅她,赶快再找个中意的女人结婚。他身体孱弱,没有人照顾是不行的。
  小张为了朋友,不肯搭理絮如,倒是苏丹不忘过去的姐妹之情,她关照絮如要看好汤姆,从国外回来的人,有的人没学到别的本事,思想却学着开放了,把感情不当回事。絮如点点头,眉宇间掠过一丝隐忧。
  又过了几个月,絮如生产了。一个很漂亮的女孩降临人世。汤姆也很喜欢,见到苏丹来,兴奋地将女儿抱起来向她炫耀。苏丹见絮如生活走上了正常,逐渐平复了离婚造成的创伤,心里也暗暗替她高兴。
  苏丹对莫胜的好感,那是一种剪不断,理还乱的纠结,面对莫胜一如既往的示好,在体验幸福的同时也不断经受着越来越沉重的心理压力。有时候她真想对他说,结束吧,这是一朵无果的花,所有的付出是没有意义的。但一听到莫胜那颇有磁性的声音,话到嘴边竟说不出来,心里的防线瞬间就垮塌了。
  大约是爱屋及乌吧,莫胜对朋友的朋友也是礼数不缺。絮如结婚、生孩子他都专门备了贺礼。莫胜在大家心目中的形象逐渐清晰美化起来。絮如有一次打电话对苏丹说:“莫胜真是个难得的好人。为人处事都做得很到位。在生意人中少见,在普通人中也不多。这样的男闺蜜,才是真神仙!”
  苏丹口中不常夸赞莫胜,但心里比谁都觉得甜。丈夫所有的缺点都被莫胜弥补了,这真是可遇不可求的好男人。她有时候对莫胜所持有的感情虽然会发生错位,但只要稍一冷静,还是分得清清楚楚:小张与她,那是灵肉一致而合乎法理的爱;与莫胜,那只是一种有些特殊的友谊,说到极点,也仅是一种心灵的无缝融合。这种融合,很像是“东边晴来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晴的”所蕴含的朦胧意境。苏丹很珍惜这种感觉,每逢安静地独处时,便细细地推敲与品咂。随之,一种甜蜜与憧憬就悄悄从心底的地平线升起。经过许多次理智与情感的碰撞,苏丹终于清楚自己是不可能丢掉莫胜的那份真情,逃避的愿望再强烈,也是枉然。于是,她终于毫不犹豫地找回了那个在最近一直徘徊踌躇的苏丹自己!  5/8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