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闺蜜恩怨记
时间:2013-08-15 08:49:11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断狱者  阅读:

  就在他心里七上八下拿不定主意的时候,苏丹说话了。她甜腻腻地说:“老公,你就放心吧。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事情的本来面目也敞开了,你还有啥不放心的?你老婆难道是朝三慕四的风流女人?认识莫胜,无非就是多了个最好的朋友而已。”
  莫胜见局面可能变活络,不失时机的从包里取出玉佩,表情很诚恳地说:“我是做玉器生意的。这对玩意儿送给你们夫妻,做个纪念吧。我不让小兄弟为难,我还是走吧。”
  小张在社会上混,对玉器还是识货的。他不是贪他礼物,对他来说,任何礼物也没有老婆贵重。但礼物的轻重确实可以折射出苏丹在他心中的位置,以及他自己对这份交情的重视。于是,他终于拿定主意,大度的说:“早说清,哪有这误会?我也不是鸡度小肠的人。得,看你们的交情确实是纯洁的,我同意你们继续来往。”
  苏丹喜出望外,跳起来,当着莫胜的面,搂住小张的脖子,撒了一个很腻的娇。小张好像对她,更好像是对莫胜说:“我丑话说在前头,如果你们交往出格,别怪我做事情绝!”
  莫胜连忙点头。说:“当然。如果一个人连自己的身体都管不住,不知还能做什么!一场天大的误会消除了,值得庆贺。今天我做东。地方由小兄弟选。”
  苏丹看了一眼莫胜,对小张说:“我给你单独说句话,莫胜随便坐啊。”
  苏丹拉小张到卧室,说:“谢谢你,给了我面子。还真没有想到你有这份度量。咱们请大张两口子一起参加吧。他们既然知道我们为这事起纠纷,也自然应该让他们知道我们的结局,以后方不落他们笑话。”
  小张心里依然很单纯,没多想就说:“好,听你的!”
  其实,如果真这么简单,苏丹岂是空长一颗七窍玲珑心?她的意思竟是男人们打破脑袋都无法想到的。原来,她长久以来一直与絮如存在着个比较争竞之心,什么事都不肯处于她的下风。她让絮如他们参加,说白了,就是炫耀。莫胜无论从哪方面看,都比那个假洋鬼子强。
  
  晚宴的气氛非常和谐。席间,絮如让汤姆与莫胜坐在一起,自己紧挨苏丹,她俩正好与他俩对面。公平地讲,汤姆举止风流倜傥,属于那种让女人看一眼就会记一辈子的男人。而莫胜稳重敦厚,就像山涧一汪深不可测的潭水,耐得起女人品味儿。两人各有特点,整体素质似乎在伯仲之间。
  苏丹反复比了比,发现没有让自己特别喜欢的档次之差,便放下了那颗争竞之心,专注于与絮如说笑。而絮如的眼睛始终停留在汤姆身上,他们相识虽只有几个月,汤姆身上那种异国情调着实让她着迷。老实讲,絮如不是水性杨花的女人,但在自己心仪的男人面前,还是不免有些心旌摇动。大张对她那种特殊的一般男人没法子理解的宽容,客观上也助长了她的恣意。
  絮如有一搭没一搭的应付着苏丹。她很惋惜,有时又很瞧不起苏丹的饥不择食。在她眼中,莫胜简直就是一个暴发的土财主,与汤姆压根儿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她不理解苏丹怎么会喜欢上这么一个人做闺蜜。
  四个男人海阔天空地聊,一杯又一杯地灌酒,相当地豪爽。小张终于从阴暗潮湿的心境里走了出来,又恢复他惯常的大大咧咧不拘细节的特点。
  很久,方酒终席散。絮如与大张、汤姆一起开车去了。莫胜要去酒店居住,小张带着七分的酒意说:“那不好,既是哥们,就该住家里。苏丹,你说我说的对吗?”
  苏丹知道这是小张的醉话,但心里也确实不好意思让莫胜去住酒店,于是,狠了狠心,就笑着说:“是啊,莫胜,到这里就是到家里,怎么能见外呢?走吧。回家。”
  莫胜也带着酒意,不可能仔细掂量轻重,于是就含糊答应了。苏丹让两个人坐在后排,自己掌方向盘。从后视镜里,她看到两个男人醉意朦胧地偎在一起,心里想,男人们能大度地相容,往后她的日子就轻松了。
  回到家里,苏丹安置好莫胜住在客房,关上自己的房门。小张一把抱住她,说:“老婆,我今天做了回爷们,你还生我的气吗?”
  “去去去。满嘴的酒气,熏死我呀!”
  “回答我的话啊。娘们。”
  “好,你今天确实很爷们。”
  “那你不慰劳我?”
  “呵呵呵,坏死你了,色老公!”
  事毕。苏丹觉得十分地畅快。小张被房事后的困意罩住了,很快就发出熟悉的鼾声。苏丹睡不着,心里好像总是放不下客房里的莫胜。所谓男女没有真正的的友谊,大概就因为这种因彼此相知相惜而悄悄滋生的微妙情感,才使天下男女最终违反初衷,成就苟且之事吧。苏丹扪心自问,竟也发现其中一角已经山雨欲来风满楼。于是,就有些害怕。她不能违反对小张的承诺,必须克服内心的惶恐,经受这色欲的考验。她抓住小张的手,一遍又一遍地长舒呼吸,希望睡意赶快来,一切都顺利过去,心无遗憾地迎接明天灿烂的太阳。
  火车站的钟声已经响了几遍,苏丹还是睡不着。于是,她披衣起床,本意是到卫生间洗浴发烫的身子,但却鬼使神差地到了客房门外,屏息仔细听听,里面除了均匀的鼾声外,没有任何动静。
  莫胜是一个真君子!她想。
  她蹑手蹑脚离开那里,洗了一个淋漓的冷水澡,头脑肢体立刻就轻松平静了。
  第二天,莫胜告辞。苏丹虽有不舍之意,但也无奈,朋友就是朋友。但从这以后,苏丹也可以像絮如一样,不必忌讳地同莫胜聊天交往了。
  
  某天。小张带着苏丹来访大张两口子。按了半天门铃不见动静。苏丹说:“别按了。可能人家外出了吧。这两口子一有时间就出去旅游,潇洒惯了。”
  小张还是那样的执拗。他拿出手机给大张打电话。大张说絮如在家,可能是睡着了吧。他答应给她打电话叫醒她。
  果然,一会儿,絮如头发蓬松着打开了房门。絮如说:“你们两口子星期天也不多睡一会儿?”苏丹眼尖,从絮如做作的哈欠连天里,看出深藏着的惊慌之色。甚至,在她的勃颈处,竟有一处浅浅的吻痕!
  絮如把他们让进房内,为他们倒水时,竟把水洒在手上,痛得哎呀惊叫一声。苏丹很乖巧。她连忙起身接过水杯。两人扯了几句闲话。苏丹说:“出去逛街,本想拉你一起,既然没睡好,只好自己逛了。”说着,就拉小张起身。小张不明就里,还想再说几句话,苏丹悄悄掐了他一把。小张意会,含隐不露。  4/8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