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子
时间:2013-08-13 06:51:05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戴正阳  阅读:

我说,是是是,谁和陈同志一样,提枪上马久经考验。

陈诚一听来劲了,拿着啤酒就往嘴里灌,一边对我说,这个我当然有经验啦。

我说,得嘞,我喝点儿果汁儿得了,你喝了酒,到时候我帮你开车。你赶紧传授先进经验。

陈诚说,其实还是亚洲的姑娘好,欧美的别看片儿里演的带劲儿,腿长胸大,可是咱驾驭不了啊!什么马鞍配什么马,什么宝刀配什么鞘。咱拿筷子搅和大缸,这筷子不舒服,大缸更是没感觉。

这人生中最好的还是找到一匹适合的好马,腰马合一,在床上驰骋。红军长征二万五,骑了好马不辛苦。想当年毛老头儿为什么那么有干劲儿,还不是在延安窑洞的时候有那个名演员骑……

我赶紧说,大哥,快打住吧,再说你丫就是螳臂当车了!

陈诚喝着酒讲着他的人生经验,我喝着果汁儿和旁边的姑娘玩儿骰子,酒吧里的歌声嗷嗷的嚎着,陈诚大概是讲累了,闭着眼睛,大口大口喝着酒。

“伊宁怀孕了。”

“谁?”我没反应过来,扭头看着陈诚。

“伊宁!”陈诚闭着眼睛,手上的啤酒瓶摔在地上,哗啦啦碎成一片片。我身旁的姑娘吓了一跳。

这个名字,我当然知道,这是唯一一个和陈诚好过,却没被他操过的姑娘。

 

 

陈诚没喝多,从酒吧出来之后,他坐上车,我开车。

去哪儿,我问他。

木樨地。

你搬家了?

不是,别人家住的地方。

我照着陈诚的指示,到了一个小区,我把车开进去,在一栋住宅楼下停下来。

陈诚哆哆嗦嗦从后排车座上摸出一个盒子,然后下了车。我锁好车,也跟着下车。陈诚没上楼找人,反而坐到了楼前的草地上。

“伊宁家就住这楼上。”陈诚对我说。

我一愣,说你傻逼啊,跑这儿来干嘛?

陈诚呵呵的笑,说我这几年的八月十一号都要来这儿。你坐这儿,我和你说,陈诚指着草地让我坐下。我借着小区灯光,看清楚陈诚提的是味多美的蛋糕。

伊宁的生日?我问陈诚。

嗯。陈诚仰躺在草地上。

伊宁这个姑娘,我知道,陈诚的女友之一。当然她之前和陈诚的关系也不错,在陈经纶上学的时候就是同班同学,上高中了也是,一直到高三,陈诚终于把伊宁拿下了。只不过后来好像随着陈诚出国,过了一两年,他俩就分了。

“伊宁怀孕了。”陈诚对我说。

我说,你特么在酒吧已经和我说过了。

“不是我的。”陈诚继续说。

我踹了陈诚一脚,说你丫傻逼么,肯定不是你的。

“她要结婚了。”陈诚又说。

这么快?我皱着眉头问。这才多大啊!

奉子成婚呗,陈诚叹了一口气说,对象是她大学同学,她不是考到中山去了么。

陈诚扯了一下我的衣角,问我,你说当你得知一个你从没操过却非常喜欢的姑娘被其他人操了而且怀孕了,会有什么感觉?

我说你丫别咒我,我可不想体会这个。有句俗话不是说,每一个你想操的姑娘背后都有一个操她操到想吐的男人。再说了,你有这么多姑娘,你在乎这一个?

陈诚坐起身,对我说,感觉不一样,你明白么?

我操过很多姑娘,但是我没操过她,我喜欢她。

说的俗一点儿,你想操,但是你害怕,害怕亵渎。

陈诚一边说,一边拆蛋糕的盒子。

我说你干嘛啊?

陈诚说,给伊宁过生日啊!

我说道,你他妈把蛋糕给人送到楼上吃啊?别逗了好么!

陈诚没答话,从里面拿出蜡烛,挨个儿插上,然后点着了火。他抬着头,火光和灯光映照着他的眼睛。

老戴,你说怪不怪?我他妈绝对不算一个好人吧,日过很多姑娘。按照老话说,我这种祸害姑娘多了,到最后都是脚底生脓,头顶生疮,断子绝孙的。可是我他妈真的就是喜欢伊宁,我觉得自己特傻逼,但是她就像是我生命里出现的一道光,把我整个都照亮了。

我说,你别文绉绉的整这些煽情的了,分都分了,有意思么?

陈诚笑了,说怎么没有意思?我就是觉得挺奇特的。我和她谈了两年,这两年里没有碰过任何女人,没有和任何人暧昧,没有做任何不好的举动,当时我觉得自己简直都快变成另一个人了。08年高考完之后出国,我和她说,好好在国内等我,我肯定回来找她。但是才过了一年,事儿就黄了。

我说,前不久不还有高帅富和白富美闹别扭,结果一张飞机票寻找真爱的么?

陈诚冷笑着说,少扯鸡巴蛋了。我泡妞花钱,大部分的确是花的家里的,但是这种傻逼钱,谁爱他花谁花,我没这脸。我这机票钱都是自己打工挣的,麻痹开着小摩托到处送披萨。一次吵架了就飞回来,十次,一百次怎么办?我他妈要开多少次摩托?

我耸耸肩说,那没辙,异国恋的悲剧。

陈诚呵呵的笑,吹熄了蜡烛,然后低低的说了一句,生日快乐。

我问这蛋糕怎么办?

陈诚瞅了我一眼说,我大一那会儿也是这时候颠颠儿跑回国,在她楼下给她打了一个电话,她吓了一跳,跑下来抱着我又哭又笑。我和她俩人分的蛋糕。

再后来分了,我就一人跑来,吃个蛋糕,然后回国。

是不是很傻逼?

我深吸一口气,不知道怎么回答他。

陈诚掏出手机,一边拔蜡烛一边刷微博,然后说,我偷偷搜到了她的微博,原来人人QQ微博都删了,后来我试了几十个名字,终于又在微博上找到了她那号。你看她这条,是说她男友送她巧克力的。她原来不爱吃巧克力,我爱吃,她高三那会儿就把饭钱剩下来,后来在我生日的时候送了我一大盒。

我挪到陈诚身边,对他说,兄弟,都过去了,你这样老活在记忆里不好。你就说你这送蛋糕,到最后人家也不知道是你来给她过生日,你这到底是感动了别人还是感动了自己?你要的到底是自己心里好受,还是真的喜欢她?

陈诚说,高三的时候,她问我,以后能一直和她一起过生日么?我说行,我答应你,就一定做到。加上今年,也有五六年了。这事儿,大概对于我来说,就是还愿,你懂么?我把它当做自己的一个承诺,我答应她的,我一定要做到,哪怕自己傻逼,哪怕她不再喜欢我。

这也许是病,我变态我傻逼,可是我想到我喜欢的女人躺在另一个男人的床上,我就觉得心里和刀子戳似的,通通透透。  2/3   首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