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子
时间:2013-08-13 06:51:05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戴正阳  阅读:

陈诚操过很多姑娘。

从我国伟大的首都一直操到了大洋彼岸的澳大利亚。

长腿高个儿的北京大妞,温婉动人的江南美女,各有风情的少数民族妹子,还有金发碧眼的大波老外。

我问陈诚,这么多女人,你究竟是追求肉体的快感,还是寻求新鲜事物的刺激?陈诚回答我,这就和小时候吃小浣熊方便面一样,里面有一张水浒卡,你总想着要集齐一百零八张,到最后解锁成就。我说,你丫扯淡呢?全世界姑娘那么多,何止一百单八将,你这到哪儿是个头?陈诚说,我就是想体验不同的女人是什么滋味,我愿意将自己有限的生命奉献在和姑娘啪啪啪上,我是一个脱离了高尚趣味的人,一个习惯了做爱的人,一个纯粹的人渣,直到老死那一刻,我希望自己躺在床上身边一个光溜溜的姑娘。

这个人渣在几年前去了澳大利亚留学。那一年的夏天,陈诚指着天上燃放的烟花对我说,你瞧老谋子鼓捣的这些东西,其实就代表了伟大首都的良家妇女在为我送行,希望我安心到达大洋彼岸继续去祸害外国妹子。列祖列宗也会因为我的壮举而含笑九泉。

我点头说,对对对,那群洋鬼子百年前在中国烧杀掳掠糟蹋黄花大闺女。现在终于轮到你去报仇了,千万别觉得自己英雄器短自愧不如,器再大活儿不好也没用。这几年我给你了好多种子和资源,平时没事儿的时候要好好研究一下。

夜风里,陈诚抽着烟,烟头儿在黑暗里闪着。

他问,其实我这样的人真的是烂透了吧。

我说,你他妈不废话么,假如有一天我把你作为老子小说里的主角,一定会流失一大批女读者。

陈诚嘎嘎一阵淫笑,走在我俩旁边的姑娘吓了一大跳,夹着白花花的大腿三步两窜逃到了前面。

陈诚拍拍我的肩膀说,有点儿意思。

 

 

这个人渣前几天从猫本回来了,我去首航接他。

“欢迎你,中国人民的老朋友,陈诚同志。”

“哦,亲爱的正阳同志,再次见到你真是太高兴了,就算我远在海外也对你为社会主义备胎事业添砖加瓦的伟大贡献有所耳闻。”

我帮他接过行李,问他好不容易回来一次是放假还是怎么的?

陈诚叉着腰,像是傻逼一样站在大厅里喊道,让首都的姑娘们脱好裤子等着我吧。

尚且存有羞耻之心的我抱头鼠窜,躲开了机场大巴等候区群众鄙夷的目光,叫了一辆taxi,把浑然不觉傻逼二字为何物的陈诚塞进了车厢。

出租车突突往前开,我问陈诚你他妈这几年怎么老是选这个时候回北京?我记得猫本的学校不是这时候放假啊。

陈诚说,愿心所系,亲身所至。换句话你小子听得懂的话说,就是每年都是这时候我都有逼事儿要办,所以要自己专门回国一趟。你以为国外读书容易么,我特么都是偷跑回来的。

的哥一听陈诚是在国外读书的,赶紧接茬儿说,呦,小伙子,我儿子也在外国读书

陈诚问,师傅,您儿子是在哪个国家啊?

的哥说,在美国,刚过去,小伙子,咱俩多聊聊,你把这在国外生活的经验多讲讲,等我儿子回来我也好和他聊。

陈诚点着头说,美国,好地方啊!我认识一个姑娘就是美国来的,腿长胸大屁股翘,一瞧就是生儿子的命。我和她搞上是参加酒会,小姑娘想家了又喝了点儿酒,就嗷嗷的哭。我一看这不行啊,我一伟大社会主义国家来的无产阶级战士眼瞅着一个资产阶级小姑娘受苦受难,对不起马列的教导啊!当晚我就对她施行了无产阶级专政,第二天醒过来我就发现…..

我瞅着前面司机大哥的脸上全是黑线,赶紧对陈诚说,你丫别他妈满嘴跑火车了,师傅是让你说说在国外的生活经验,你扯美国妞干嘛?

陈诚拿眼瞅着我说,事情总有个前因后果吧?我又不在美国上学,生存经验都是从我上的美国妞身上得来的,我不先讲怎么上她,怎么引出下文。他继续对前面开车的师傅说,这美国啊,其实也不错,性产业开放,我听那小姑娘说,好多中国小伙儿去了都把持不住,专门跑到红灯区了,师傅您可得和您儿子交待好了,那种地方可别乱去。得挑正规的去,我听说有的美国妞看见华人来了,还会喊:有发票,能报销。

我怒道,陈诚你他妈能有点儿正经的么!除了姑娘,你脑子里就没别的。

陈诚扯着嗓子说,怎么没有,马上就讲到安全问题了!师傅我跟您说啊,您儿子要是遇到了黑人千万要小心,屁股和钱只能二选一。

后面的话题,渐渐就从的哥儿子的国外生活转移到北京各大娱乐场所和小旅馆上了。我看着窗户外,听着的哥和陈诚聊得越来越兴奋,从推油小活儿聊到燕郊大保健。那师傅还给陈诚留了个电话,说八百包来回,保管齐活。

等话题接近尾声,陈诚叹服道:姜还是老的辣啊,没想到师傅您当年也是一位好汉。唉,他看着窗外说道,猛地一回北京,还真没找到回家的氛围。

只见这时候司机一个急刹,把脑袋伸出窗外大骂道:“我操你妈,会不会开车?傻逼!知道怎么开吗?不知道滚回去重学?你丫是他妈大傻逼吗?没看到我这儿有车啊?姥姥!傻逼!”

陈诚扭头对我说:这回氛围就对了。

 

 

陈诚回家休整了几天,八月十一号的晚上,他给我打电话说喊我出来喝酒。

他开车接我然后去了唐会酒吧,一进门他就喊了两个熟识的陪酒姑娘,洋的啤的鸡尾叫了不少。我一看这架势,就有点儿慌了,赶紧对陈诚说,大哥,我还是个孩子,今年才十四岁啊!我可不干出卖肉体的事儿。再说了李天一的事儿弄得沸沸扬扬,你我的爹虽然不是双江同志,可是也不能前赴后继跟爹走啊!

旁边陪酒的姑娘对陈诚说,你这朋友真不错,比昨天那个傻逼好多了。

陈诚听了直乐,对我说,昨儿我和朋友喝酒,桌上有几个不熟悉。其中一个老兄,真他妈不是个男人,别人喝酒他逃酒,我们几个都下了四五瓶了,结果丫才喝了两瓶就不喝了。我出去尿尿,回来的时候不小心把地上的啤酒瓶踢翻了。那哥们儿一个狗吃屎趴地上,说哎呀,这我的酒,我这都第七瓶了。我们也都不好说破,估计丫是酒量不行吧。

晚上我们吃晚饭接着到这儿喝酒,喊了这俩姑娘玩儿骰子。结果那老兄立刻来劲了,一个人要了十八瓶,硬生生把陪酒的姑娘喝醉了。到最后姑娘躲,他拿着酒杯在后面追,真他妈和一年没碰过女人一样。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