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吊死我的袜带
时间:2013-08-09 12:46:04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向星星  阅读:

 

其实我不了解老叶。可能,我对身边的每一个人都不了解,又怎样呢?我是说,了解了又怎样呢?

 

21

星期日,仙湖进香日。

我拿出一套西装来,想了想,把豆买给我的那条800多元的领带也拿了出来。豆见我准备穿上,马上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说,什么天气,街上哪有男人这么穿的。我换上了一条休闲裤和一件T恤,豆绕着我转了两圈,自言自语道,奇怪,就是觉得别扭。我说,不会吧,我觉得挺合身的。豆没理会我,又绕了两圈,终于大彻大悟:明白了!你屁股太圆了,把裤形都撑坏了。我没吭声,想到衣橱里另选一条裤子,豆又说,行了,就这条吧,没办法的了。

豆穿上了她的高跟鞋,鞋跟最高的那双。我本想劝她说,我们去仙湖,要走那么高的台阶,不方便,但话到了嘴边,又觉得其实没什么所谓。

 

我不记得豆什么时候开始信佛的,只记得有一次她搬回来一尊二千多块钱的观音像,然后警告我,不准说什么上帝、基督,佛听见了会不高兴,而我们就会折福——就这么宣布了她的宗教信仰。她开始还只是偶尔拜拜,但后来好象就成了一种规矩,每逢初一、十五她都要点香供奉。她经常买很多水果,属于她的那一部分她会自己吃了,属于我的另一部分都放在那只水晶盘上,在观音像前面供着,直到这些水果色泽不佳的时候,她才会让我吃掉,然后再买一批。去仙湖进香,则是最近的事了。根据她的说法,佛大一点,拜的就会诚心一点,求到的福就会多一点。对这种说法的科学性,我有过一点怀疑,曾专门找专家去问,结果什么也没问出来,反而弄得自己一头雾水。那位搞工程的包工头是这么告诉我的:没错,就像接市政工程,要想接大的就一定要拜大的,看上去胃口越大的,你会越放心,给的也会越诚心,越是诚心,你的胆子大了,报上去的预算也大了,得到的回报自然就多了,哈哈哈……

 

我只陪豆去过一次仙湖。那次我们坐公共汽车去的,下了车,还要走很长的一段上坡路。在路上,她聊起公司里一个八婆的事来。她说,那个女人真不好看,但就是找了个好老公。我问,怎么个好法。豆说,她上下班,她老公都会接送。我马上就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烧完香、拜完佛,四个钟头后,我们才下山等公共汽车,那天不知道是什么日子,人特别多,车来了,大家往上面挤。我怕豆太累,就劝她别往上挤,等下一趟。豆说不行,还要回去,挤公车怎么了,你又不是少爷,快推我一把。那是我唯一一次看见豆失去了女性仪态,她左拨又拉,然后一回手,把我也拽了上去。我们挤上车,豆还一个箭步,抢在一个大汉前面坐在了一个座位,那大汉瞅了我一眼,可能见我长的不善良,就没吱声。一路上,我和豆没怎么说话。看见她大汗淋漓的,不停地掏纸巾抹脸,我心里特别愧疚。一个男人怎么能眼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挤公车呢,起码也应该想到叫一部的士吧。

下了车,豆在前面走,我紧紧跟在后面。我说,下次,咱们搭的士去吧。

下次,我一个人去行了,心不诚,去了反而不好。豆说完,甩甩长发,很飘柔。

 

我扭开了收音机,想让车里有点声响,不要太静了。

我还是第一次坐你的车。豆突然开腔了。

嘿嘿,车技还行吧。

你知道我刚才在想什么吗?

嗯?

我想……其实……我心里挺感动的,你还知道我什么时候去仙湖。

她的语气硬梆梆的,听上去不太像感动的样子。其实去仙湖的日子,她在台历上都画上了红圈做标记,她告诉过我的。

我每次去,不是为我自己,她停顿了一下,接着说,是为了我们。

嗯。

我从来没强迫你陪我去。

嗯。

你说我是要求太多的女人,我想过了,我不是的。你不能这么想。那天你说借了车,我心里其实感动了很久。

嗯。

女人很容易满足的,也很傻,只要感受到一点爱,就很感动。

嗯。

这不是什么要求,逃避责任的话,就会觉得什么都是要求。

我还没嗯出来,前面突然窜出一个鬼魅般的行人。我赶忙踩了踩煞车——哇塞,哪儿冒出来的,怎么刚才愣没看见呢。

 

 

22

 

豆拜佛很讲究,买香,粗的要几支,细的要几把,她算得清清楚楚。仙湖是层层高,每层都有个庙宇让你烧香、捐钱。我们一路上去,每到一个庙,豆就把香分好,认真地叮嘱我南边的香炉插几支,北边的香炉插几支,怎么个拜法。拜完了,她会拿出十块钱,让我扔到钱箱里,然后她会捐另外一张十元的票子,属于她自己的那一份。

她在佛像前面,会跪在蒲团上虔诚地跪拜,嘴里还念念有词。我做不到,只能远远地站在旁边作出双手合十状,聊表敬意。有时侯,我看见豆那副信徒的模样,突然会觉得她特别特别的陌生,她完全沉浸在另一个世界里,这个世界可以和任何人都无关。而我就不行,我连这里的景色都无法感受,只知道有树,有草,有光头和尚,还有奔驰、宝马,这一切都让我莫名焦虑。也许,我嫉妒这些东西,所以无法沉浸其中吧。

豆肯定属于这个世界的,让我嫉妒的世界,我想。

 

终于拜完了,从上面走下来,豆轻松自在了一些。她说,我们到草地上坐一会儿吧。我们选了棵芭蕉树底下,坐了下来。

你知道我许了什么愿吗?她说。

赶快找到工作?

不是,她摇摇头,说,事业有成。

噢对,这样说比较准确。

其实——每次我来这里都会为你许下这个心愿。你心里想的事业是什么,我从来不知道,但我知道一个有事业的男人,才是真正幸福的,比拥有别的东西都幸福。

话题这么快就严肃起来了,我完全没有心理准备,只好点了点头。豆揪着草地上的草,接着说:

你知道吗?这几天我想了很多很多。我发现自己变了,变了很多,心里有很多的恶。所以,我刚才对佛说,去掉我心里的恶。

哪有这么严重,恶?我安慰她,虽然不明白她在说什么。

你不觉得吗?她抬头看了我一眼,淡淡一笑。

不是很觉得。

我有的。每次下了班,只要看见你在家里,我就特别——那种感觉真的很难受——特别烦躁,恨不得——怎么说呢——把你掐死吧。  9/14   首页 上一页 7 8 9 10 11 12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