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吊死我的袜带
时间:2013-08-09 12:46:04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向星星  阅读:

嗯。

不是不给你用,但设个密码会好点。

豆关了电脑,对着熄灭的荧光屏。她长叹了一口气,说:

下午,老板把我们部门的人全都招过去,骂了一顿。很小的事,挺委屈的。然后呢,我想打个电话给你,说点什么,但拿起电话又觉得不是很有必要……

如果干的不顺心……

算了,不说了,说了也没用。

豆打断我的话,转过身来,一脸的倦意。

我工作很累,你知道的吧。她说,然后拨了拨额上的乱发,很慢很慢,很柔很柔。

你知道的吧。她抬起眼睛,望着我,重复了一遍。

哦,这美丽而忧伤的女狱卒。真想被她一顿好打。

 

15

我倚着浴室的门,里面传来哗哗的水声。

喂。

什么?

我借了一部车。

借车?

迟一点说不定要面试什么的,跑来跑去,方便一点。

嗯。

阿伍答应把车借给我了。

谁?

阿伍。

……

我想和你去完仙湖再还给他。

嗯。

他好车多的是,他说我用多久都行。

嗯。

我先睡了。

嗯。

你……也早点睡。

嗯。

 

16

这套房我买下来不久就后悔了。面积不大,结构也很不好,三尖八角,没有一个房间是方方正正的,豆起初说,高层住宅本来就是这样,但没多久,她又说一定要好好装修一下。她叫我不要操心,说正巧遇见回一个多年不见的老朋友,在搞室内设计,答应过来看看出张图,给装修师傅照着做,应该能弥补房子原来在设计上的缺陷。豆很快就张罗起来,自始自终装修的事我没有过问,豆也不许我参与,她说我这种人不懂得现代家居生活,意见不听也罢。搬进去之前,我才来看,感觉上确实比以前合理美观多了。后来几个朋友到家里坐,他们四处打量一番都笑了,说装修的主意肯定是豆出的,要不然选的墙纸,瓷砖、窗帘布怎么这么统一,颜色不是粉蓝就是粉红,图案不是碎花就是圆点,这么女性化。我留意了一下,确实有点,不过住在里面到不大觉得。

豆从来不介绍她的朋友给我认识。她总是说,我的样貌和本事都衬不起她,不足以见大场面,出现在她的朋友面前只会令他们为她扼腕痛惜。她的这位设计师朋友,我倒好象无意中见过一面。不过不是在那次装修的时候,而是在一年之后。

那天晚上起八点钟,豆急急忙忙就出去了,她说要给同事送份文件。凌晨一点,她还没回来,电话也没一个。我打传呼,发现她的CALL机落在家里了。打她的手机,她又关了机。于是我去到大厦底下等。来来回回瞎晃悠的时候,看见一辆小车一直停在路边,车头灯一闪一闪。我往前去,车里面好象有一对男女正在接吻,短头发的看不清脸,而长头发的看上去好象就是豆。我怔了一怔,赶忙折了回来。

豆回家时已经凌晨二点半。她解释说,回来的路上巧得很碰见了上次帮忙设计装修的朋友,在咖啡厅里聊着聊着就晚了。

她的表情很自然,没有任何异样,我也没再提什么。其实,在我和她之间,有些事知道了和不知道又有什么区别呢。还是顺其自然好,也只能顺其自然。

 

17

豆爱上我的其中一个原因是这首诗。我十八岁时写的,二十岁时登在学校文学社一份油印的刊物上。

门槛

我知道什么也没有改变

因为我已经改变

在这一闪即逝的冗长时刻

就在你从衣带上解下骄矜的时刻

一艘红色的船等待夜泊

一道温润的港湾等待拥挤的分合

我溺水而行。最后一个溺水的海盗

好比一片长长的云,投取月牙儿,你的唇印

但你没有移动,婷婷地转过身

你还是没有移动,抬起了眼睛

那美的令人忧伤的受惊

无疑,这将是被挂起然后吹去的一片

在你身上是天使是波纹中的双翼

褪下了,在你的足踝是魔鬼一个

妩媚的魔鬼。于是,迟缓的,迟缓的,你的手

在我的思想上滑动,贴紧我难耐的颤抖

发出含混的喘息,然后沉静

温存地用我的犹豫固定自己的命运

就在你从衣带上解下骄矜的时刻

在这一闪即逝的冗长时刻

第一步我会是诗人

第二步我已是罪人

 

豆说,这首诗是关于爱的。我说,不对,是性。她沉着脸,于是我马上更正道,确切地说,应该是性爱

 

18

阿伍是我大学四年的室友。他和我一起上课,一起去食堂,一起开花店,一起炒股票,一起跑步,一起打网球。但他从不和我一起喝酒,一起抽烟,一起逃学,一起向路上的女生吹口哨,一起传辅导老师和系主任的性丑闻。

总而言之,他比较健康。也许,象我这么不健康的人才更喜欢和比自己健康的人在一起。印象中他干过的最不健康的事也就是和我一起参加校艺术节。那年艺术节的主题是党委定的,是什么英雄事迹永放光芒。我跃跃欲试,也写了个剧本准备参加节目预选。他问我关于谁的。我说两个伟人,歌德和荷尔德林。他说,歌德他知道,荷什么没听过,但好象都不大对劲。于是我详细解释了一遍两人的作品和生平。他听了连连点头,英雄主义英雄主义,只是荷尔德林结局太惨了,要演的话我演歌德。

其实那出独幕剧和这两个人没有关系,倒有点象那篇小提琴手和流浪汉的德国童话。预演那天,阿伍穿着燕尾服站在前台慷慨激昂地朗诵《浮士德》选段,而我则乞丐般衣不蔽体地瑟缩在角落,上面不断撒着雪一样的纸片儿,就在他念到“永恒之女性,引导我们走”时,一把纸做的巨斧陡然落下,劈在了我的身上,然后准备好的红墨水血一样地喷了开去。结束了,台下一阵鼓噪和混乱,评审们全铁青着脸。阿伍这才明白过来,他走到我身边,努力平静的样子,说,明知不会成的事以后别做了,人还是应该现实一点。

阿伍很少谈他自己,他大部分时间都在剖析我。你总以为自己无所不能,这不对,无所不能只会无所作为。他慢悠悠地说,我们应该自阉,用阉掉的部分换最多自己最想要的。

你胡扯的很多东西我都不欣赏,那套“活得更多而不是活得更好”的理论荒谬透顶,他又说,荷尔德林只有一句话说得对,等到摇篮里的英雄们勇敢长大个个变成铁石心肠。我说,错了,那是等到英雄们在铁的摇篮里长大一如既往心灵勇敢。 他沉思片刻后摇摇头:还是一个意思嘛。现在想起来,他不无道理。  7/14   首页 上一页 5 6 7 8 9 10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