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吊死我的袜带
时间:2013-08-09 12:46:04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向星星  阅读:

豆警惕地望着我,我下意识摸摸喉结,生怕自己是人妖。

那倒不是,只是有点担心罢了。

我装得满不在乎。豆蹙眉沉思着,半晌,发出一声感叹:

嗤——

 

12

我在自己的抽屉里找到一本读书笔记。想一想自己确实很长时间没看过书了。本子上大半是空白的,最后写的一行字纯黑的墨水已褪成淡灰色,如此看来上次读书的时间得用年份来推算。不过这行字倒蛮有意思,是这么说的:

灵魂分两部分,一部分是无辜的,另一部分是有罪的,无辜的部分为有罪的部分受苦并为它辩解。

 

我对着这句话琢磨了很久,始终觉得好象还有什么没被说透。于是在这句话末尾又加了几个字——

最后为它死去。

13

老叶问:你说,女人分手是不是不需要理由的?

嗯……很难说,具体情况具体分析。

怎么讲?

女人分手可以有一万种理由,但你不能从表面去看。比如,她说性格不合可能是嫌你长的丑,她说没感觉了可能是发现你没什么钱,她说不想拖累你可能是早就有第二个人了……

假如一个女人分手的时候没有说理由呢?

这个嘛,嗯……不好说。

什么不好说。

怕伤着你。

呵,我有什么可伤的。老叶满脸不屑。

是她怕伤着你,我慢条斯理地说道,女人分手时没有理由,通常只有一个原因,他们从来就没开始过。

老叶的脸霎时绷得紧紧的,嘴角微微地抽搐,一种几乎是刑场上才有的奇特表情。我深吸了一口烟,朝空中吐去,一个很大的烟圈。漂浮在空中,绕着他的脑袋,看上去像光环,又像绳套。

其实女人要分手只有一个原因,我用先知般的语气说,悲哀,在一个悲哀的男人身边,就是身为女人最大的悲哀。

 

我和豆吵架,有三次提过了分手,都是我提的。

第一次是在五年前,豆总是问我爱她是不是真心的,我被问烦了,就跟她吵了起来。然后我说,趁没结婚,大家散了吧。豆没正面回答我,她断断续续地抽泣,断断续续地说:好,如果,如果分手,我也不要,不要这样分手,呜呜呜,我对你的爱,是轰轰烈烈的,分手,我不要这么不明不白的,呜,我分,也要轰轰烈烈,呜呜,你,呜呜,你,你杀了我,呜,杀了我,起码我知道自己爱的很痛很痛,呜……

第二次是三年前,一个星期天,我和豆坐在中巴上,去大商场买换季的衣服。一路上豆不停地埋怨,说我从没陪她买过浪漫的东西,也没想过买浪漫的东西给她,更没花钱买过浪漫的东西给她。最后我实在忍不住了,说,你今天自己去吧,我不陪你了。豆说,你什么意思?我说,大家在一起不合适。然后我叫司机停车,下去了。豆的脸涨得通红,但她没拦我,也没追下来。我一个人往家的方向走,过了大约十几分钟,突然一部中巴停在我的面前。豆从车上冲了下来,我吓了一跳,没想到她坐反方向的车回来了。她一把想拽住我,我拨开她的手,加快了脚步。站住!!!豆歇斯底里地尖叫。那是一条繁忙的街道,周围的路人全看了过来。我撒腿就跑,豆在我后面追,她跑得很快,一边追一边抡着挎包打我。当时我想再跑下去只会被人当成小偷,就停住了。豆一把揪住我的衣领,脸凑上前来,鼻尖全是汗珠。她咬牙切齿,上气不接下气:是你逼的,是你逼我的,是你逼我成这个样子的。

第三次是两年前,晚上,两人吵得很凶,已经不需要特别的原因。吵得大家都很累,也很伤。她洗澡的时候,我收拾了一些随身的衣物,铁了心肠离家出走。也许关门的动静大了一点,我刚想按电梯的按纽,豆就冲了出来。她浴巾都没围,全身赤裸裸的,头发不停地滴水。我急了:这是公共场合。她昂起头,充满挑衅:你走呀,你走,我跟你走。

这就是我们分房前的最后一次吵架。之后,大家基本上相敬如宾,基本上。

 

豆从来没向我提出过分手。但我也好象从不为此自豪。我总觉得自己更关心的问题是拖手,而不是分手。这些年来,在任何公众场合,尤其是一些比较容易碰到她的朋友和同事的地方,她从来不会去拖我的手或者允许我拖一拖她的手。

爱情真的很奇妙,真的,不是遇见你,打死我也不信会爱上一个比自己矮的小男人。

有一次,豆这样对我说。

在她说过的甜言蜜语里,我觉得,这一句最接近于向我提出分手。

 

14

我不想告诉豆,她看中的那套房子已经被别人要走了。她也没问过这件事。我讨厌房子,就像讨厌某类男人,越是自称尊贵不凡、王者风范越是讨厌。我甚至觉得,我和豆关系紧张,都是他造成的。他是就是传说中的二爷,男人的毒药,女人的汤丸。他向女人承诺了一种幸福生活,然后却让另一个男人忙碌了大半生,掏空了腰包。

为什么没有人把二爷写进婚姻法里,像包二奶一样受到法律的严惩?

难道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婚姻法是房地产开发商制订出来的吗?!

 

当我沉浸在自己内心的雄辩滔滔里,豆下班回来了。她拎着一个大塑料袋,我看到她礁石一样坚硬的表情,刚才还汹涌澎湃的内心马上就退潮了。袋子里面是超市买的牛奶、面包和速冻食品,我赶忙接过来,跑进厨房里把它们一件件地往冰箱里放。豆在厅里说:最近很忙,往后可能会晚一点回来。我不回来吃晚饭的话,你就自己弄点什么吃,不要吃那些小餐馆的盒饭,不干净。我应了一声,好的。

对了,有时间记住看看信箱。咦,上月电话费和网费怎么这么多,四百多块钱。她走过来,拿着一张电话单在看。

噢,是我问人找工作打的吧,还有网上很多公司招聘,我说。

怎么会这么多。

我脸上一下子热辣辣的。

喂,你过来一下吧。

豆在书房叫我。我走进去,她坐在电脑前,移动着鼠标。

我查了历史记录,文学、自由主义,乱七八糟,什么都有,还有黄色的……

不小心点到的,收费的,进不去。我急忙为自己辩护。

我知道是不小心,你这么清高,怎么会去这种网站。

豆敲了敲键盘,轻描淡写地说道:好了,现在设了密码,电脑是我买的,我有权这么做。密码是我的生日,你知道的。  6/14   首页 上一页 4 5 6 7 8 9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