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吊死我的袜带
时间:2013-08-09 12:46:04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向星星  阅读:

你神通广大,再找个别的什么高人不就行了。

再认识一个上市公司的老总哪那么容易。

别这么说,你见多识广,还买了高层,但是奇怪哦——怎么以前就没见你提起呢?

……没、没跟你说过吗……嗯……这,这没什么可说的吧……

老叶的含讥带讽登时让我觉得自己无比渺小,我结结巴巴地申辩着。他好象根本没听到,抓起台上的烟盒,啪地用力一拍,一下跳出几根来。他抽出一支点上,大口大口地吸起来。小姐!!!他猛地扭头大叫。然后一个女侍应跑了过来。老叶问,你们这里有什么红酒?女侍应介绍了半天,最后老叶点了一支600多的法国中档货。

今天,是你买单,谢谢啦。

老叶跟我碰杯时,说了这么一句。之后,两人都无话可说。

 

这支酒喝完,我头晕脑涨的,脸贴在了桌子上。面前一只喝干的酒杯,杯壁上挂着几颗暗红色的酒滴,像攀爬途中摔得血肉模糊的小小尸体。

 

回到家里,豆躺在沙发上,一股浓烈的酒味儿。一个钟头前,她打我的手机,追问我去了哪里。我说,和男性朋友。结果她哭了,我一下子也很辛酸。我告诉她,我心烦,约了一个搞网络文学的朋友,出来喝酒。她哭着说,为什么要和搞文学的人一起呢。我说,老叶认识很多上市公司老总的儿子,是纨绔子弟,不是一般的文学青年,有闲又高雅,听交响乐绝对不会中途鼓掌。但她还哭。现在我弄明白了,原来她当时是醉了。

我把豆抱进她的卧房,她挣扎了几下,最后就不动了。这样醉,在家里醉,一个人地醉,总让人忍不住伤感。我摇摇晃晃地,拉开窗子散酒气,在窗前呆呆地站了一会儿。大半夜的,真是的,大半夜的,如果对面楼有人看见,还以为这里谁在学余秋雨犯乡愁呢,痴痴怨怨地眺望着一个王朝的背影。

 

27

我醒来时睡在豆的床上。已经有两年没到过这张床,豆喜欢的HELLO KITTY图案,枕巾、被套、床单。一种熟悉的气味,淡淡的、甜甜的,好象刚洒过一层薄薄的香水。

我的头微微刺痛。走到客厅,抬头看钟,已经是下午二点。家里的一切井然有序,晾在外面的衣服收了进来,叠的整整齐齐,搁在沙发上。

厨房里,碗筷洗过,放在了消毒碗柜里。冰箱,吃剩的菜,包着保鲜纸,一碟碟摆在里面。

在洗手盆前,我努力回忆自己是怎么睡着的,但什么也想不起。我把脸浸在半满的盆里,猛地一下子抬起来。对着那面镜子,我看到一张疲倦的脸,眼球混浊,布满血丝。水龙头开到了最大,溅起白色的水花。

 

28

我打豆的手机,总是一个陌生女人的声音:你好,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然后一连串骂娘似的英文。打到公司去,说她去北京参加培训计划了,还没回来。

已经三天了,豆没来过电话。不知道她在哪里,也根本不知道怎样找得到她。

我突然发现,我对身边的人知道得都那么少。

躺在自己的床上,窗开着,米黄色的窗帘沉甸甸地垂在地上,没有风,没有晃动。墙上的墙纸剥落了,露出惨白的底色。

记起豆在大学的宿舍里,床对面的墙壁上画了一双女人的眼睛,大大的,卷曲的睫毛。

她说,那是有一天她害怕自己死在房里也没人知道才画上去的。她还说,她睡着的时候,仍能感到墙上有一双眼睛注视着她,没有熄灭的烟头一样的眼睛,而她自己则单薄得象一张盘子里的白纸,不知不觉在柔和地燃烧。

而在这个家里,客厅墙上有她一副巨型照片,还是油画效果的。她穿着艳红的旗袍,翘着兰花指,托着腮,嘴角挂着矜持的微笑。那双眼睛大大的,睁得大大的,见证了国内一起成功的双眼皮手术。

我眯起眼睛,想象她成了一小撮无辜的骨灰,仅仅是一次呼气就能把她吹得无影无踪。

我伸出手,测试自己的呼吸,但总是无法确定,是否和她的消失有关。

 

29

我最后见到老叶已经是两个星期后,我们坐在我家楼下的那片草坪上相对无言。那晚他喝着啤酒,有张阴郁的脸和一个灌了太多沉默的发福的肚子。

他是向我告别的,他决定去另外一个城市活下去。他说,这里太物质了,物质到没有真情,甚至没有免费的肉欲。

他还说,一个精神的战士,就是一个有失败倾向的人,在生活里是永远也不会取得成功的。我问他,为什么会有失败倾向。他非常肯定地回答,因为不成功。

我们要坚持下去,坚持精神生活。这就是老叶最后说的一句话。他用力握了握我的手,那一刻我突然很感动,毫无必要的感动。

 

一个月后,我整理书架,从一本书里抖下一张泛黄的信纸,上面是豆的字迹,细碎、纤弱:

在黑夜里我叫着你的名字给自己听,有了你,倍觉孤苦,比以往任何时候。有扇门是因你而不再随便开启,可是你啊,又是如此漫不经心。爱你,是把你放在身边还是心里,每一种方式都有最小最难耐的折磨。

你说,我们每个人都是带着致命伤来到人间,看见了别人的,却总无法看见自己的。我再次感到了我的罪恶。难道你是一定要向世俗宣战的?是不是我逼你走向了战场,你要赢取一只金苹果给我。

……

我没读下去,脸红得厉害,滚烫滚烫的。

真没想到,在豆的心目中,我是哈姆雷特,一个搞传销的哈姆雷特——向世俗宣战?还是赢取金苹果?这是一个问题。啊不!上帝啊!不!这不是一个问题。向世俗宣战!赢取金苹果!向世俗宣战!赢取金苹果!

 

听人说,阿伍破产了,他那几笔银行贷款的身家已经化为乌有。我没再见到他,听说他只剩下了一部破破烂烂的HQ。

想到阿伍,我总有点替他不值。他是我见到的人里最健康的一个。我真心希望他能得到世上的一切。

 

30

最近常常发白日梦,一条绿色的飘带从一间粉红色屋顶的小医院逃了出来,越过铁栅栏,越过田野和河流,越过大街上一个小女孩的腰际,越过我开始脱发的头顶……

始终不明白这么想是什么意思,始终不明白。

 

说说昨天。

昨天是豆的生日。 我和豆坐在一间西餐厅,桌上点着一支蜡烛。豆打扮得很陌生,挽着髻,象一个成熟的女人一样,一件黑色的长裙,别着一枚镶着碎钻的天鹅形状的胸针。她脸上没有笑容,美丽、冷漠。我们很久没坐在一起了,也很久没有这样面对。我有点不自然,说:忘了买礼物了。她说不要紧的,这样也好。  12/14   首页 上一页 10 11 12 13 14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