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衣人夜归
时间:2013-08-09 09:56:54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  阅读:

  “我何曾不想,怕我下不了手啊。”师娘说。
  “下不了手也得下,这次再让我拎出去,我怕和那个娃一样回不来啊,可不是吓你,那个鬼真的吃人的。”
  师娘又喊见红了,师娘就要在藤上摘瓜了。
  王七摒住呼吸,大气也不敢出,从来没有这么紧张过。
  突然听到孩子的哭声,一听到那个哭声,王七几乎要昏过去。
  不需要仔细分辨,是个女娃。
  师傅又象上次那样叫醒他,恶毒地瞪了他一眼。
  王七低下头,象师娘一样的自卑起来。
  “扔了,这回丢下就走人,不要去招惹鬼,就让鬼吃了吧。”
  王七想带着这个孩子离开卢家,远走高飞,虽然没有出师,但已经学到的手艺足以让他衣食无忧。
  可卢家有一个让他神魂颠倒的小黑,他想带着小黑走,可小黑这时不在身边,而且这个娃儿今后怎么对她说呢。
  他不知如何是好。
  这次我一定要把鬼赶走,为娃儿找一户人家。
  王七带上一把板斧。
  他想,如果那个厉鬼再来,就和它拼了。
  他又来到上次扔孩子的地方,将竹蓝放下。
  唉,这次可是自己的娃,自己的骨血,你是她的爹,她是你的儿,自己生的就是亲,他只看了一眼就流下泪来。
  他仔细地看了看篮子里的孩子,这是自己造出来的,自己的造人手艺也不比师傅差啊。
  “人这辈子苦啊。”他说了一声,就把孩子丢下,然后躲在一片树林的后面。
  突然四周的鸟鸣戛然而止,晨雾背后出现了一个黑影。
  黑衣鬼又来了,他步履匆匆,一眨眼就到了竹篮的跟前。
  黑衣鬼抱起孩子,脸四周看。
  不错,还是上一次那个恶鬼,脸上的血盆大口已经张开,几根獠牙象棺材钉一样漫长锋利。
  “恶鬼。”王七抡起板斧朝鬼挥去,恶鬼一闪,转脸将一股毒气喷了过来,顿时,王七的脖子上被一根绳子缠住,越勒越紧,王七抡起斧子朝自己的脖子上一挥,开了一个大大的口子,鲜血淋漓,那根紧勒的绳子顿时松了下来。
  鬼抱着娃就要跑,王七手起斧落,砍在鬼的脖子上,一个大大的鬼头滚落在地上。王七迅速接住篮子,好悬,差点让篮子里的娃儿掉到地上。
  恶鬼的黑衣落在地上,王七将黑衣披到自己身上,不长不短正合身,又将鬼的骷髅头套在头上。
  如果还有鬼来,就用这身行头和他较量一番。
  王七又躲到了树林后面。
  天渐渐地亮了。
  一个老人往这边走来,老人发现了竹篮,弯腰抱起孩子,分开两腿,查看是男是女,老头象鬼那样转脸向四周看了又看,显出迟疑的样子。
  老人还是提起篮子朝村里走去。
  他认识这个老人,是附近张村的,老两口一辈子没有生育,要是让他们捡了去,孩子还有个活路。
  王七的心里稍稍地安顿了些。
  他腾身一跃,发现黑衣服能让他身轻如烟,他窜到树枝上,“嚓嚓嚓”,象鸟儿一样在树枝头快步如飞,又一跃,到了河面上,踩着水面如履平地。
  他一个箭步来到张村,来到老张头家的屋顶上。
  两袋烟的功夫,就见到老张头的身影。
  他听到老张头与老太的对话。
  “是个女娃。”
  “女娃好,女娃将来贴心,也不图她什么,等我们倒在床上爬不起来的时候,让她端个茶,递碗水就行了。”
  “也不知道是谁家的,应该就是附近的。”
  “唉,作孽哟。”
  王七放下心来了,他窜到树梢,象鸟儿停在树梢,此时,满目都是青郁的树林,树叶飒飒临风,好不自由,千万只鸟儿在叶片的后面忽闪着身影和眼睛。
  张老头的烟囱冒起烟来,青烟袅袅,向这片树林里飘了过来,
  王七的身影被浓烟淹没,但他还是不忍离去。
  老人拿不出更好吃的东西,一定在煮一些米汤来喂养孩子。
  那么,我一定要闻到那米熬出汁来的香味。
  
  7
  王七终于决定吓死那个畜牲一样的师傅,地点就选择在村头小河的独木桥上。
  独木桥是师傅十年前搭起来的,两个人迎面要侧着身子才能通过的小桥,没有扶栏把手,但一直很安全。附近就有人被雷劈死的,有被猪咬死的,有吃饭噎死的,可还没有从独木桥上掉下去淹死的。
  师傅今天回来的很晚。
  显然他喝了几口,歪歪扭扭地从桥上过来了。突然一个黑影从河里冲出来,掀起山一样的巨浪,并窜到桥上,冲到他的面前,是一个青面獠牙的厉鬼,厉鬼张开血盆大口,一边嚎叫,一边抡起手中的板斧朝他砍来。
  卢有福一边大声喊“鬼”,一边向后倒退,终于抵挡不住,一声惨叫掉到水里,那个厉鬼冲到水里,脚踩水面,如履平地,卢有福一露头,他就狠狠地将那头朝水里按去。
  鬼和卢有福的叫声惊动了村子里的人。
  “鬼,鬼,鬼,捉鬼呀。”
  “捉鬼呀,捉鬼呀。”村里的人都惊动了。
  这时,鬼纵身一跃,从河面跃到树上,只听嚓嚓嚓,鬼迅速地消失了。
  卢有福的尸体很快就漂了上来。
  卢家的顶梁柱子倒了。
  王七和小黑要为师傅披麻带孝,值夜守灵。
  师娘在床上狼一样嚎。
  “我那苦命的儿,我那苦命的儿啊。”
  便有人暗自窃笑,这个女人一定是哭错了,老公死了,却要哭什么苦命的儿。
  “我那苦命的儿啊。”九芹一直这么紧一声慢一声地哭着。
  夜深人静,师娘哭声小了,王七偷偷拿出黑衣披上,又拿出骷髅头来,小黑一看,吓得惊叫一声,王七忙捂住小黑的嘴。
  “小黑,今天晚上我要领你去看一样东西。”
  他抱起小黑跨河越林,象风一样在田地树林里驰骋,眨眼就来到张村的老张头家。
  张村一片漆黑,王七抱着小黑一下从窗户窜入老张头的屋里。
  老两口正睡在床上,那个孩子就睡在老张头的怀中。
  “这就是我昨天扔掉的那个孩子。”  5/6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