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衣人夜归
时间:2013-08-09 09:56:54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  阅读:

  1
  王七来到卢有福家,看到的全是女人。
  女人的面孔都不丑,身材窈窕,王七一进门,她们都用滴溜溜的眼睛看他。
  爹在家里一再叮嘱他,见了师傅家的人嘴要甜,一定要开口叫人。
  看着这些女人,他不知道如何开口,一时觉得很难堪。
  “你是王七。”最小的女人笑嘻嘻地说。
  王七点点头。
  年龄最大的女人一定是师娘了。
  “师娘。”王七怯生生地叫一声。
  “王七,再加一个一,就是王八了。”师娘接了一句,师娘和她的女儿们全都哈哈笑起来。
  王七将刨子、锯子一套做木工的家什撂下。
  “师娘,我师傅呢?”
  “在茅房里拉屎呢,你师傅象猪一样的能吃,也象猪一样的能拉,一天最少要拉三回。”
  王七心想,一天拉三泡屎的人一定是一个胖子。
  就听到了脚步声,一个男人闯了进来。
  “你师傅来了。”
  王七定睛看时,是一个瘦得全身都是骨头的男人。
  “王七来了?”
  “师傅,我是王七。”
  师傅坐下,翘起二郎腿。
  “拜师学艺,第一是要勤快,第二是要动脑子,第三是要听话。挥下斧子砍木头,偏掉一分,就要把你的手砍下来,你可记清楚了。”
  王七连忙答“记清楚了”。
  “去,挑水去吧。”
  王七连忙找来扁担和水桶。
  远近十里都知道师傅卢有福是做水桶的高手,经他做的水桶滴水不漏,而要让水桶滴水不漏,是十分不容易的事情。
  卢有福家的水桶有大有小,王七不加思索,拣了一担最大的水桶担在肩上。
  王七挑得满满一担水,走起路来象风车子,那一担水下面不漏,上面不溢,就象满斟的酒杯端到主人面前。
  王七走到大水缸前,两手一提,就听“哗”的一声,水倒进了缸里。
  师娘九芹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
  师傅也是一眨不眨地看着,一个徒弟能不能学出师,这个时候基本上就有答案了。
  九芹低低地对卢有福说。“唉,咱们家要有这样的一个儿该有多好。”
  “哪个象你,就会下母鸡。”师傅狠狠瞪了九芹一眼。
  “怪我噢,全是你们男人没用。”
  “放屁。”
  二人叽叽咕咕吵起来。师傅果断中止了吵闹,因为徒弟刚上门,他不能在徒弟面前失去师傅的威严。
  “再去把猪喂一喂,小黑,你带他去喂猪。”
  小黑是最大的女儿,依次是小红,小白,小青。
  小黑一点也不黑,白得闪亮,已经是一个十八岁的大姑娘了。
  小黑十分乐意领王七去喂猪,爹一发话,她就挪动了身子,先带王七舀了一桶猪食,再领着王七去了猪圈。
  猪圈里三头猪,两公一母,它们彼此热闹地哼哼着,似有所语,听到脚步声,顿时争抢着往猪栏的门口跑。
  “这最肥的是母猪,那两头是公猪。”小黑用手指着猪一一介绍。
  这个时候王七根本没用眼睛看猪,一双眼睛直直地看小黑了,看她的胸脯,一对大奶子,好扎眼。
  这个一天拉三泡屎的师傅,不仅能做出远近出名的大水桶,也能做出让人眼馋的大姑娘。
  王七又看她的身段,愣在那里半天透不过气来。
  看来师傅家里藏着大境界,他想。
  “小黑,听说这猪是给你出嫁办喜事用的。”
  “什么呀,你胡说什么呀。”小黑脸红了。
  “我连对象还没有呢。”
  “跟你开玩笑呢,要是给你办喜事用的,我就使劲喂,把它喂得肥肥的。”
  “我们家没有男孩子,我是家中老大,什么事情我都要帮父母一把的。”
  “嗯,以后,你家里的事情可以让我来做,我是男人嘛。”
  小黑的眼神在人和猪的身上慌乱的游移,这让王七十分地尴尬,以为刚才讲话太冒失,导致小黑正把他和猪相比,心里不免有些发虚。
  “嗯,以后,我连我的洗澡水都要让你来倒。”
  小黑一句话,让王七乐呵得恨不得马上就有洗澡水让他倒,洗完澡的小黑一定比现在还要漂亮。
  晚上,一家人要在晒谷场上吃饭,乘凉。
  乘凉的时候,师娘领着四个女儿拥挤到一张凉床上,需要将那头那身子那白晰晰地大腿叠床架屋一样地放到一起,一张凉床才能容下五个人的身子。那些白的手臂白的腿就象枝啊滕地纠缠到一起,那胸乳就象滕上结出的圆葫芦,葫芦有大有小,有的似能装一斤酒,有的还嫩生生的。
  王七偷偷在数那圆葫芦,两个,四个……唉,那葫芦里装的酒一定要比师傅酒杯里的酒更香更甜。以后,我就这样和师傅对饮,师傅喝一口杯中的酒,我就喝一口葫芦里的酒,看是师傅先醉,还是我先醉。
  现在,师傅和他都有些醉意了。
  只见师傅咪了一口酒,深深地叹一口气。
  “唉,一凉床的B。”
  听得这话,王七心里一震,仿佛就被惊醒了。
  他听出师傅讲这话时是多么地恨多么地恶毒,仿佛不是对着自己的妻儿,也不是对着他,而是对着不共戴天的仇家。
  
  2
  王七眼看着师娘的肚子又大起来。
  那一天大似一天的肚子,经常被师娘在上头罩一条红裙子,象一只红灯笼,红灯笼就要为卢家带来欢乐,王七祷告着,而他们一家人却都用一种异样的目光相互对视,不敢有过多的语言和评论。
  卢有福说,这回要是生个男娃,要杀三头牛五头猪十只羊,要请方圆十里的亲朋好友以及全村老少大吃三天。
  为此,师徒二人日日夜夜赶制桌椅板凳。
  但师傅比任何人对另一种可能出现的结果而担心。
  师傅对着师娘严厉地说,“这回再给我挺出个B来,就扔到野外去喂狼。”
  师傅好象怕王七没听见他的话,又补上一句“到时候你给我去扔掉”。  1/6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