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草、红酒和美女教授
时间:2013-08-05 10:01:44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天光云影shiw  阅读:

  我有理由原谅自己的片刻发愣,因为它很快为守候原地的我,带来了幸运惊喜。门帘一挑,我重新看见了她,我激动的差点蹦个老高。
  我装作没看见她,问酒水专柜的营业员“现在茅台的会员价是个多少?”营业员说了个数,我装作很失望。余光里,李薇近在眼前。
  我扭头“咦”了一声,“怎么,忘下要买的东西了?”她盈盈一笑,有点洞穿玄机的意思。我也笑了,笑得喜悦夹杂尴尬。我的笑容进退维谷、不好收场时,颖悟的她婉顺地赐了个台阶“你们在谈数字啊?”“???”我知道数字是她的权威领域、专业强项,她接着说“那你也给我一个数字,你的电话号码?”我忙不迭地报上自己的手机号,她微微一笑,“我是对刚才自己说的‘改天再叙’负责,我的朋友还在等我呢,先到这里了。”
  她在戏剧化的去而复返后,终于彻底的消失在我的视线里。
  我的虚荣心在欣喜的期待中持续两天后近乎破灭。
  她救世主般的短信踩着我的下班铃声,姗姗来迟。
  黄昏的城市,是匆忙与风情各行其是的两个世界:有寄托的,便气定神闲,没目标的,就辗转彷徨。
  我们在家背街的酒馆里约会。
  她略施粉黛,风采不减。
  夏天大约是一个骚动的季节,所有的动物在高温和燥热里蠢蠢欲动。虚伪的人类,用心良苦地趁着夜色苍茫,小心翼翼的展开欲望的翅膀,或者飞出去捕捉,或者停在枝桠上守候。
  那是一间韩国风格的餐馆,由于主人的最初用心和实际操作中的不足,几分情调但未尽极致,有些不伦不类,但氛围还过得去,洁净、雅致和安静。
  我这天的状态很好,头脑冷静、思维清晰。不然的话,不可能清楚地情景再现以及在事发现场的对答如流。
  点了红酒、牛排和沙拉。我们对着桌子,喝酒、吃菜、胡思乱想,各不相扰。
  音乐一直在响,打扰惯了,就是平衡,难以放弃的濡染。让我有些伤感。
  窗外从昏暗人生渐渐堕进了黛色世界。
  总要有些内容,否则,所有的人会沉迷在深邃里,或者就此遥远的窒息。她说,很认真地“我已经过了约会的年龄,相对于琴瑟和鸣而言,你也就是差强人意?我怎么会接受你的邀请?”我很真实的作答“我不是邀请,我是延续上次的偶遇!”
  她中午似乎饮过酒,或者正在某段生理周期,一脸的韵味与泛滥,这肆无忌惮地鼓舞着我的表现,我不再鄙视西门庆和艳羡楚留香,我把二者的功力合二为一。
  “见过你第一次后,我再次出现,实际,是等你!”“等我?”“我对你的感觉,好感,以欲望为开始,但后来,我也不知怎么了,会融进一些什么,类似初恋的情愫,我见那些达官显贵从容自如,我在成千上万人的会场发言有条不紊,但见你,就会紧张。我对你的感觉,是渴慕又恐惧。我不知道别的男人怎么想的、怎么做的,但我现在很真实的描绘自己的感受,或者是你的气质,与众不同的气息杀伤了我,也或者,我一直有这样一份幽深,只是在我脆弱的间隙被你点燃。总之,我觉得,如果,不与你认识,不与你特定一种关系,甚至,不说出这番话,我觉得心有不甘!”
  她说“其实,我知道你等我,因为不止一次,因为没有别人出现,因为我的直觉,因为我的窗子对着那片花园。”她从我的烟盒里抽了支烟,右手两指娴熟的搛着,点燃,吸了又逸出。“人在一对一时,感觉敏锐而精确,但人都会隐藏,为了理智与利益。”
  隔着桌子,不宽却界限分明的铺衬精美台布的木制家具,避着穿梭忙碌的侍应生,尽管低垂的丝帘做了适当的掩饰。我的纯情在熄灭,我的欲望在燃烧。
  我看见她桌下美丽的双脚,并排着,像它的主人一样,姿态低调而咄咄逼人,无声无息地氤氲着销魂蚀骨的艳丽。它们恰到好处地配合着高贵的高跟凉鞋,藏得叫人痒,露得叫人迷。白白的、嫩嫩的、柔弱无骨,鲜艳欲滴,那是一种令人忘乎所以的诱惑。霎时,我对平素以及很多人不理解的恋足有了新的理解、深的认识。
  我省略过程、不落窠臼地直接伸手握住它们其中之一。她泰然自若,不急不躁,没有扇我耳光,没有故作娇羞。我所有的应急措施,回旋台词,失去舞台,毫无用武之地。
  她说“我们喝酒,最后的行为,由最后的清醒决定!”
  她的冷峻,让我折服得恢复了正襟危坐。我要和她斗,思想的平台以及床笫的战事。
  我喊了一声“拿瓶酒来!”偷眼窥视的小男孩吓得稍一哆嗦。
  她已经脸色绯红、目光迷离,她有些感伤,氛围和酒精唤醒了她岁月里积累的辛酸和委屈,一贯坚持的疼痛和矜持烟消云散。她说“像我这种女人其实蛮呆板、蛮劳累,别人看来,相对优渥的物质,相对安稳的环境,相对高层次的收入和低位,但是我们交往的范围狭窄,性情的应和受限,面具坚实的桎梏着我们的形象和举止。同样有所成就下,男人则可以风花雪月、夜夜香艳,我们却只能相夫教子、循规蹈矩。”
  我把第三瓶酒的最后一杯为她注满,“无论是初恋是的犹豫,还是道德以外欲望的坚持,本真的去做,坚决彻底,都是一种信仰。人在不妨碍他人、不侵犯公众利益下做自己所爱,有什么值得谴责和追究?”
  “好!”她表示了赞同,顺便打破素有的文雅,“再来一瓶酒!”
  我都想制止酒店的盈利,因为我的脑袋有点疼了,我开始畏惧红酒的威力,我在思忖时,她做了重申,一整瓶刚刚开启的酒,大义凛然的站在桌上,横断了我俩的目光。
  “你不能喝了,有点多了。”“有点多了?你简直太小瞧人了!你不喝,我喝!”她抓起瓶子,自古往嘴里灌了一口,呵呵笑了起来“吓到你了,是不?”接着又放下瓶子,伏在桌上呜呜哭了起来,我不知所措。旋即,她拿纸巾揩揩脸颊,妩媚一笑“唉,我喝多了,我心里很苦哦!”
  她的态度跌宕帮我醒了不少酒,但惊散了我的欲望。我很被动的由任事态发展。我的欲念奄奄一息之际,她的,攻势如潮。她开始了伟大的防守反击,她用美丽的右脚,踢了我的鞋尖,又擦着我的小腿蹭了几下,说“倒上酒,不醉不归!”  2/3   首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