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草、红酒和美女教授
时间:2013-08-05 10:01:44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天光云影shiw  阅读:

  自然一直死着,用四季轮回;我们一直死着,用喜怒哀乐。活着的,只有永恒的麻木。天地,真的死了,是重写软件、回归初始;我们,真的死了,是休憩今生、远离劳累。
  善待瞬间、我在即爱!
  ——题记。

  “用力啊!使劲*!不要笑,专心点!”这样的语言出现在色情片或者失足妇女的从业生涯里,不足为奇,但我身下是一名平素典雅秀逸的大学女教授,就不能不叫我惊诧和慌乱了。
  陡然的颠覆感,又令我深感新奇而极端刺激。
  有段时间,各地纷纷把所辖范围的高校统筹合并,组建新的综合大学,无非是崭新气派的校舍建筑和原班的教师聚零为整,以及人数剧增、每况愈下的学生素质。
  如此运作了一段时间后,高校出现了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浮华绚丽。
  圈子里的人不知何时兴起了到大学“挂学生妹”的潮流。经常有强淫,厚颜无耻地人前炫耀自己的情色艳遇,绘声绘色、细致香艳。我虚伪地表示了鄙夷,心里却渐渐活动起来。
  后来,我半推半就的随波逐流。黄昏的校园门前,车流渐疏,行人慵懒。很多张网以待的车辆和倚在车门前或者坐在敞开的驾驶室里的男子。奥,果然是这样,有需要就有市场。贪恋虚荣或者家境困窘的年轻女学生,从羞羞涩涩到入行随俗,偶尔客串或者习以为常,完成着与脑满肠肥、身心寂寞的男人各取所需的交易。
  我看着那些稚气未脱、叛逆的或者单薄的装束,心里一阵阴冷。
  同伴们各自斩获目标,自由活动。落寞的我,实在对此不感兴趣。就是本能的厌倦这种忍受陌生的体液,换取钞票、服饰、化妆品和文具的交易。
  我在暮色缓缓散步的校园甬道上徘徊,等待同伴们荷尔蒙的萧条后的回归。
  无聊间,可籍相慰的便只有淡淡的烟草和乱乱的思绪,还有,远处一位红衣女子的面容不清的窈窕身影。
  我在低头胡思乱想的某段时刻,事情正在起变化。
  感觉有阴影笼罩的我,一抬头,望见一张徐娘半老的脸庞,身着红色风衣。我转望远方的风景,不见了,我知道是一种游弋和渐进。
  不看脸,二十岁,端详面部,三十五六。眼角有几丝细细鱼尾,但无法遮掩她优雅知性的魅力,举手投足,高贵、妩媚。红色束腰的风衣、咖啡紧身裤和伶仃傲立的高跟鞋,无微不至地衬托着她的凹凸有致、风姿撩人。
  她问我,显然几分突兀的发话,这令我几乎暴露了自己的受宠若惊的失态。“你是本校的吗?”“我?我,算是吧!”“什么叫算是?”“我在这个学校上过学?”“?不会吧?看样子以为你是老师呢?你会是学生?”“呵呵,我不是学生,但在这里培训过,似乎还听讲过您的课!”我试探着拉近乎。她莞尔一笑,“你可真逗,我的课是个很偏僻的专业,你不可能接触到。”
  她的专业真是异常冷门,我却敏感的察觉,她的寂寞如此热烈的和我拥有融合的共性。很快我们闲言碎语,仿佛熟人。
  她突然问我要了一只烟,点找了,吸了一口,猛烈的咳嗽起来。她不好意思的说“远看你吸了那么多烟,一试,真不好受。干嘛吸那么多烟呀?”
  夜色完全覆盖前的最后一袭光亮,璀璨而妖娆,风情万种的翩跹着消失了。我的同伴们陆续回来,我和她道了别,离开了学校。在校门口,回头看了一眼,红衣身影风中依然,我心里忽然惊喜和甜蜜。隔了一周左右,我们又去了那间大学,这次,毋庸置疑,首倡者是我。
  场景的前奏与前无异,这次,幸运没有再次宠幸我,陪伴我的,一直是由长变短的烟、希望失望交错的忐忑和贯彻始终的孤单。
  其间,有个仿佛似她的人影远距离掠过,除了衣服,我不敢确定其他特征。
  这是一个灰色的过程,导致我当晚少说了很多话、多喝了几杯酒。
  后来,间隔有去过几次,无不失落而归。春天去了,初夏的喘息已经有些温度。我开始遗忘了自己的觊觎。
  一天,我去街心的超市购物,买了些准备待客的烟酒和水果,乘着滑动电梯下楼时,前边有个好看的背影牵住了我的目光。修长白皙的脖颈,精心而简约的发饰。无论从哪个角度看一个人,足够长的时间后,对方一定会感觉得到。
  我那会儿希望电梯运行的能慢一些,或者意外停机在某一段,可是它残忍地一意孤行地很快顺利完成了任务。
  她的脚踏上一楼地板的一瞬,侧身眼睛的余光,扫了身后一眼,我的距离在她两米左右的后方,幸运地遭到了辐射。
  她竟然大幅度的回头凝眸了我,美丽的熟女,精致的五官、婀娜的身姿。竟有几分眼熟,她似乎也在迟疑着做最后的判定。我们四目相接。
  “奥,是你啊?”我和女教授不期而遇,我心里厚颜地感觉到一份类似爱情的真实温暖和潜藏在岁月里的细腻感动。
  我们为偶然的相遇和一段岁月后彼此记得,制造了一些隐隐约约的感动,遂很外围地说了天气、新闻和商品。
  情绪在闲言碎语间萌动、缭绕和鼓励。
  她一身藏蓝的套装,尽显职业女性的优雅风采,她的笑美丽而遥远得不可捉摸,神秘而性感。
  我说“最近出差了还是业务繁忙,一直都没见你?”她笑了笑,“也出差过,也有点忙,但我看见过你,只是觉得你可能另有他事,所以不便相扰!”“嗯。”我差点脱口而出,坦白对她的期待。虚荣作祟,我讪笑着“没事,就是闲逛!”
  她看了一下精致华贵的腕表,目光向人群中巡视,我说“等人啊,你?”“是啊,我有个姐妹跟我一块来的,她去给孩子买文具,我就自己到楼上看了看衣服。”“她,你的朋友,也许找不到你先走了。”我壮了壮胆“要不,咱们一块吃饭吧?我请你?”“这???”这时,一个招人痛恨的女子,白白胖胖,不早不晚、不远不近地出现在人群中,嘴里喊着“李薇!”向这边打着手势。
  我发誓从没无缘无故地恨过一个人,但这次,莫名之火,迅速爆燃,真想扇她两个耳光,“再去给孩子换换文具!”
  奥,原来她叫李薇。李薇上医治未病地防范了一起暴力事件的萌生。她说“我们走了,改天再叙!”在我的失落、遗憾和无奈里,她优雅地扬扬手道别,回身袅娜着与她的同伴叽叽喳喳的团聚。我的情欲的长期压抑和陡然挫折下,不能自拔的惶惑。她的身影陪伴着丰满的同伴撩开超市的条状皮帘杳然而逝。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