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深老光棍传奇
时间:2013-08-03 07:43:18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融石  阅读:

  二犟叔要结婚了……
  消息在村里的某个点传出来,就如同原子弹爆炸一样,半天的时间便传遍了村子的大小角落。
  村里三千多号村民,四十岁以上的老光棍,数来数去也就十来个。除去已经结过婚,后来老婆跟别人跑了的或者已经离了婚的,剩下的资深纯光棍也就只有那么五六个人了。
  二犟叔算得上资深纯光棍中资历最老的一个:纯的和他左边没扎胡须的嘴角一样,光秃秃的一根毛都看不到;老的和他冬天披的那件黄大衣一样,村里没人记得他从哪年冬天就开始穿着它。
  二犟叔也算得上是村里的一块奇葩……
  二犟叔个头不高,裹着那件黄大衣时,别人很难知道他脚上穿的什么鞋。二犟叔的肩膀一高一低,头老是习惯性的朝高的那边歪着,像是把整个头都倚靠在了肩膀上。或许这样,脖子就不会因为支撑一个十多斤的头,而感到劳累。
  二犟叔快奔六的人了,邋遢的要命。他不会和青年人一样,想着把自己收拾的干净利落一点。
  他那头乱糟糟的头发一缕缕的黏在一起,即使用铁梳子想把它划拉清楚,都有可能断几根齿子。
  二犟叔笑起来的时候,便会露出两排大黄牙,一个个参差不齐的镶满了整个口腔。说也奇怪,二犟叔一辈子没刷过牙,竟然就没有一颗坏牙。
  当然二犟叔年轻的时候,也就是这副邋遢埋汰样。
  有一年冬天,二犟叔穿着他的黄大衣,背了一个破麻袋,坐火车去东北走亲戚。
  车厢里的人挤的硬邦邦的,别说找个座位,就是想找个插脚的地方都难。
  二犟叔被两边的人群夹在中间,晃过来晃过去。自进了车厢后,他的两只脚就没踏实的落在地板上。
  二犟叔实在受不了这种罪,情急之下他突然灵光一现,想出了一个绝世高招。
  于是他努力腾出一只手,插进黄大衣里摸索了半天,最后总算在里面捏出了一个东西。二犟叔装模作样的大骂道:“狗日的虱子!妈了个巴子的!老子让你在里面暖和暖和也就罢了,你竟敢咬老子!嘿嘿……你狗日的咬我,我就吃你!妈了个巴子的!”
  说完后,二犟叔便把捏着的东西,煞有其事的放进嘴里“咯吱咯吱”的咀嚼起来。他还故意张大嘴巴把丑陋的两排大黄牙显露出来。
  那次,二犟叔去东北的一来一回,都是舒服的躺在座位上的……
  二犟叔抽烟也喝酒。
  他平时抽的多数是旱烟卷。随手摸一张用白纸裁成的足有巴掌长的卷烟纸,再从烟袋荷包里捏出一把劣质烟沫,均匀的撒放在卷烟纸上面,两手熟练地把它捻成筒状。末了,把舌头伸出来在筒状纸卷的边缘上一舔,沾点唾液就这么黏住了。十多秒的工夫,一根又粗又长的旱烟卷就做成了。
  他把卷好的烟卷放进嘴里,掏出火机潇洒的点着,贪婪的猛吸一大口,接着仰头吐出一股浓烈的烟雾。站在他旁边的人如果不注意,往往会被呛的鼻涕泪流。
  二犟叔不是不想抽精品盒装香烟,只是他舍不得花钱买。如果看到别人有掏烟的动作,他会立马凑过去,先伸出一只手翘起两根手指等着,眼睛直愣愣的盯着别人……
  即使别人当时没有让烟的意思,但看到他的手已经伸过来了,也就只能多掏一支递给他。
  二犟叔会喜笑颜开的一边接过香烟,一边还在嘴里客气着:“咳咳……你抽吧!你抽吧!”
  如果别人故意装作看不到,只掏出来一支自己点上。二犟叔已经伸出的手也不会立即收回,他会为掩饰自己的尴尬,故意把翘着的两根手指高高的晃来晃去:“今年的地瓜干都两毛钱一斤了!”
  二犟叔嗜酒,几乎一天三时喝。每次见他时,脸上都是红光满面的,在十米之外就能闻到他身上的酒味。
  二犟叔喝多的时候好吹牛,喜欢和别人掐死理抬死杠。和他说话时你千万不能呛着他,如果把他呛着了,他会和你没完没了,他的每一句话都能把你噎个半死。
  二犟叔不算懒,但是很滑头。农活不忙的时候,他就去建筑队干小工。
  熟悉他脾性的搭伙工友们,在干活时会使劲奉承他捧他,夸他力气足干活卖力。二犟叔便会撸起袖子来拼命干。如果没人夸他了,他就一会去喝点水,一会去趟厕所,耍滑头的事他最在行。
  二犟叔会给人算命打卦,他嘴唇上那天生的半边胡须,正适合这种职业。“半仙半仙”嘛,连胡须都只长了一半,算命还能不准吗?很多村民都戏谑的称他的胡须叫“阴阳胡”。
  但二犟叔算命的名声却传远不传近。
  建筑队没活的时候,他不会在家里或者附近的集市上摆摊算卦。他会跑到离家很远的一个集市上去安营扎窝。
  二犟叔只在那个集市上的名声显赫。据说是因为曾给三个娘们算了一卦后,他才一炮走红的。
  那一次,二犟叔在集市上刚铺开摊子,便有三个娘们好奇的围上来。其中一个娘们问他:“你算的准吗?”
  二犟叔虽然听不中她刚才说的话,但看到面前是三个风韵犹存的娘们。他就咧着嘴不怀好意的调戏她们:“嘿嘿……包你一炮一个准,不准不要钱!嘿嘿……”
  三个娘们当然没听出二犟叔话中带着调侃。那个刚才问话的娘们撇了撇嘴,她半信半疑的说道:“真准?那你先看看我们三个人,哪个没男人?”
  二犟叔摸摸他独半边的胡须,若有所思的闭着眼睛在嘴里念念有词。忽然他两个眼珠一转,并没有直接回答她们的问题,只是阴阳怪气的哼唱道:“天惶惶,地惶惶,寡妇的头上在冒青烟呐!!”
  话音刚落,其中的两个娘们都情不自禁的朝另外一个娘们头上看去。
  二犟叔装作没看见她们的动作,仍假模假样的在那里咕念着。片刻之后,他指着那一个娘们肯定的说道:“就是她了!”
  三个娘们当即目瞠口呆,对二犟叔佩服的五体投地。于是二犟叔的名声便在那个集市上豁然响起来……
  可是在村子的附近,却没人去找二犟叔算卦。因为很多人都知道,二犟叔只会胡诌八扯,废话连篇……
  那年春天大旱,地里的麦子焉不拉几的耷拉着个头。村民们全都忙活着抽水浇地。  1/4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