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遇房事
时间:2013-08-02 09:19:27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夏春华  阅读:

   自从王芬出了那件丢人现眼的事后,柳飞也整天灰溜溜的,走路都低着头。现在最紧迫的是将买房的事提上了一个重要议程,赶紧买一套房子搬出去,柳飞和王芬恨不得立即就买下一套房子。这天,沉默了多日的王芬主动提出去海城市邻县白岩县的王芬舅舅家借钱。王芬的舅舅多年前曾得过一场大病,唯一的儿子大学毕业后留在广州工作。王芬那时刚初中没毕业,辍学在家没事的她就被母亲派去服侍住院的舅舅半年多。也就在那年死里逃生的舅舅康复后,在王芬回家时拉着她的手,声称以后有了难处尽管来找舅舅。舅舅果真没食言,王芬出嫁时舅舅来了一趟,给了王芬500元,那时乡下人出人情才20元,500元对王芬来说简直就是一笔巨款,舅舅一再关照500元是给芬儿的,可还是被王芬妈扣下了400元。小王芬2岁的弟弟王小马刚相了门亲。所以王芬出嫁临出门时哭得很伤心,左邻右舍们都说王芬这丫头没白养。善良,是个孝顺的姑娘,哪知道王芬是哭那被妈短下的400元。王芬提出借钱后,柳飞没反对,觉得一个女人独自出门不放心,想想还是请了一天假陪王芬一起去,借到了钱他一个男人带着也安全。
  连王芬也没想到,到舅舅家借钱这么顺利,舅舅告诉王芬,因为她表弟去年在广州刚买了房,手头只有5000元,让王芬两口子先带回去,到时不够再帮着想办法。
  王芬好久没这么开心了,谢绝了舅舅的再三挽留,要立即赶回海城市。再说,柳飞只请了一天假,第二天无论如何也不能再旷工了。柳飞小心地把借来的5000元用报纸包好藏在内衣里侧缝的一个口袋里。当初缝那个口袋时,柳飞笑话王芬,恐怕一次也用不上,这回真的用上了。
  兴冲冲的柳飞两口子赶到车站时,早已经没有了回海城的班车,再回头去舅舅家还要花20元车费。两人也有些不好意思再去,因为去舅舅家时,王芬没舍得让柳飞买礼物,只是拎了两瓶海城的特产陈皮酒,才不足30元。
  两人买了四个馒头啃了,因为两口子一条心都朝着一个共同的目标——一套房子奔跑,谁也没觉得苦,啃着馒头反而很开心。
  夜渐渐黑了,王芬建议就在车站候车大厅凑合一夜算了,可柳飞觉得好像有人老跟着他们,担心身上刚借来的5000元,最后下了很大的决心,走街串巷差不多两个多小时才找了一家小旅社住下。
  两人在白岩县城的小巷子里找到的是一家私人小旅社。50元一晚,刚开始小旅社的老板以为他们是一对偷偷幽会的男女,左看右瞧不像。得知他们还没带结婚证,正犹豫着要不要挣这50元,看着王芬手里剩下的馒头,老板不由得动了恻隐之心,让他们两口子住下来。
  房间不大,里面摆着两张床,收拾得倒也干净。两人简单洗了就躺下了,关灯后,柳飞摸到王芬床前,把王芬往里推了推。自从那次胡二家的事后,两人晚上上了床总是背靠背谁也不理谁。即使没发生那事之前,两人也很少过夫妻生活了。儿子7岁了还挤在他们的床上,有一次,王芬边择菜边和几个女人聊天,不知怎的聊到了不久前发生的那场地震。在一旁玩的儿子小虎说,昨晚我家也地震了,王芬和几个女人一时没明白过来,当小虎说夜里他家的床也晃得厉害时,王芬的脸火辣辣的,赶紧收拾了东西回屋里,那几个聊天的女人都开心地笑了。
  两个人很快剥光了衣裳,就像被扔在岸上的两条鱼拼命怕打着,酣畅淋漓,呻吟着的王芬忍不住兴奋得嗷嗷叫出声来……就在这时灯亮了,柳飞头“嗡”的一下,赶紧一把扯过被子盖住了身下的妻子。
  柳飞和王芬被几个穿制服的带到一个房间里。王芬说,我们是两口子,两口子干这事你们也管?一个刀疤脸恶狠狠地说,两口子?结婚证呢?抓住了都说是两口子,抓不住就恨不得乐得把房顶都给掀了。这样吧!念你们是初犯,罚款5000!
  王芬和柳飞都惊得张大了嘴巴,以为听错了。
  不想交是不是?那就各自拘留15天!一个瘦高个吐了嘴里的香烟不耐烦地说。
  我们真是两口子,我们是……柳飞话还没说完,脸上“啪”地挨了一巴掌,耳朵震得嗡嗡响,眼里直冒金星。他不由得后退了一步。
  是不是两口子不是你们说了算,也不是我说了算。这样吧!天亮了,如果你们真是两口子,带着结婚证去海潮路上的派出所把5000元领回去。一个板着脸一直没吱声的警察说。
  交了5000元,两人呆傻傻的一直坐到天亮,谁也没说一句话。
  柳飞一回到海城的出租屋,翻到他和王芬的结婚证,水也没顾上喝一口,几乎是一路狂奔到海城市车站,又挤上了去白岩县的汽车。
  柳飞在海潮路派出所把结婚证递上,气喘着说,我来领我的5000元。两个警察听了莫名其妙。
  柳飞只好结结巴巴把昨夜小旅社的的事说了一遍,这回两个警察终于听明白了。摇着头说,昨晚我们局里没有扫黄行动呀!
  柳飞僵在那儿,被雷击了一样,泪哗哗地流了下来。
  失魂落魄的柳飞又敲开了那家小旅社的门。小旅社的老板抬起满脸皱纹的脸看到柳飞大吃一惊,倒吸一口气后明白了。转身掏出50元递上。小伙子!自认倒霉吧!我昨晚看着那伙人就不像警察,哪有警察收了罚款还给退的,听说那卖淫嫖娼的钱都是上交国库的。你两口子一定是身上的钱早被那些混混盯上了,才遭了暗算。想开些吧!就当生了一场大病,即使找到他们你也是惹不起的,一个个都是不拍死的角色。回家吧!劝劝你老婆,就当害了场大病。
  柳飞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的家,他没有在王芬面前淌一滴眼泪。
  
   4、
  
   离开学的日子越来越近了,王芬整天像丢了魂似的,什么事也不做,每天在外闲逛。柳飞怕她再出事,也不过问她,更不敢在她面前再提买房子的事。
  几天后,忙得团团转的柳飞回到家,没看到王芬也没看到儿子,家里冷锅冷灶的饭也没烧。正要淘米做饭,却看到王芬签好字放在桌上的离婚协议书。协议书是电脑打印的,看来王芬早有了离婚的念头。
  晚上,王芬带着儿子回家了,给要开学的儿子买了新书包还有几套新衣裳,儿子乐不可支地说,妈妈今天带他去了麦当劳。柳飞知道这次这个家真的保不住了,默默地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王芬离婚后,嫁给了南新湖商业街上修鞋的潘石泉。潘石泉今年快奔五了,10年前的冬天,他老婆早晨上菜市场买菜时被一辆渣土车撞了,一命呜呼。保险公司给赔了35万,南新湖的人们都以为潘会再找一个女人,潘虽然是个修鞋的,可在商业街后街上有自己的三间大瓦房。没想到潘老婆死后绝不提续找女人的事,每天守在鞋摊上,挣了钱一心一意供女儿读书。潘的女儿小娟很争气,如今上海某名牌大学毕业,分在南方大城市的一家医院里工作。小娟成家立业后几番要把潘带到上海去,潘死活不肯,对女儿说,你有这份孝心我就知足了,你说我一个修鞋的老头子到上海什么也不能做,只会给你丢脸。无奈的女儿出资给潘在南新湖商业街南段买了一间两层的小门面,楼下成了修鞋门市,上面住人。  2/3   首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