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天不懂夜的黑
时间:2013-07-28 08:29:23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单骑孤旅  阅读:

  起北风了,狂风刮起了矿区的浮尘,天空一片昏暗。
  
  父母为了我的事情,一直提心吊胆,雨虹出殡后,他们对我的担心多少放了下来。我打发他们回乡下老家调整一下心情。
  “我们分到房子了。”杨薇打电话告诉我时,我一点提不起情绪。后来,她再打电话我就眼瞅着电话,电话不断重复着播报的语音号码。
  一天晚饭后,雨虹的老公约我到河堤散步。天空下起了大雪,往年四人行的小路上,仅剩下我们两人。他围着一条格子围脖,脑袋缩在羽绒服里,头上落的雪花让他像一个雪人。
  “赔了不少。”他自言自语,又像对我说。
  “什么赔了不少?”我已经把辞职报告递给了院领导,已经多月没有去上班。他说的半截话,像是认为我已经知道了。他扭头看着我说:“破例了,一个矿工死也就二三十万,赔给我六十多万。”
  我想,他内心里一定在为这个数字沾沾自喜。我鄙夷地看了他一眼说:“你可以再找个年轻漂亮的。”
  “哼,你认为我不会找吗?”他的脑袋从羽绒服里伸出来,站定说:“傻帽,这个钱是我替你拿的。”
  “什么意思?”
  “反正你也离婚,告诉你也无妨。”他搓了几下手预热,然后点燃一支烟,说:“在广州我接到雨虹死亡的电话,说真的,我就感觉里面有蹊跷,在那儿我聘请了私家侦探,不是公安局破不了案,是里面牵扯的人太有权势。我早就感觉这婊子是在床上给我争取的乌纱帽,果然让私家侦探探出了水落石出。”他抽了一口烟,对着落雪吹着。
  “你怎么不告发他。”我给他要了一支烟,点燃。
  “哈哈哈,你真幼稚,这婊子我摆脱还来不及,干嘛要告发,我这不很实惠吗?告发了我能拿到这么多赔偿?还不仅仅是这一点,我从那老小子那里敲出了一大笔,哈哈哈哈。”他大声地笑,声音在空旷的雪天里飘荡。
  “他能杀雨虹灭口,也一样对付你,你要小心些。”我丢掉烟说。
  “哼,你看看这。”他从兜里掏出护照递给我。
  “天。”我昂首望着风中飘舞的雪花。
  “别天地的叫唤,雨虹这婊子,要不是为了给你的混蛋女人拉皮条搞房子。”他张开手对着天空手足舞蹈,“这就是报应,你那女人才叫可怕,跟人家上床后,搞了偷拍,威胁那混蛋。谁知又阴差阳错地两人换了班。”
  天黑了,雪飘的更大了,洁白的雪埋葬了一切肮脏……

 3/3   首页 上一页 1 2 3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