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活
时间:2013-07-26 09:04:20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叶梅  阅读:

  田快活想李老师也值,有个人喜欢着,就像他喜欢桃子一样,心里总有个盼头。
  不过他还不如李老师,到如今也没实质性地碰桃子一下。除了那次在城里的大马路上走着,他大起胆子拉起了桃子的手。那手软生生的,到底是在美容院里泡着,连手也变了,不像小时候那么糙。桃子当时似笑非笑地想把手挣开,他就是不放,大街上那么多人,桃子也不好叫喊,只好说:“快活,你这人真坏!”
   “你又表扬我?”田快活说。
  桃子说:“你脸厚。”

 


  田快活说:“城墙转角厚。”
  桃子说:“你死皮赖脸的。”
   “那你给我做个脸部护理。”田快活说。他天天从桃子打工的美容院门口过,玻璃大门上红的绿的写着祛斑、护理那些字样,都看惯了。
  桃子忍不住笑了,前仰后合的,把拳头捏紧了在他背上捶,田快活说:“你多捶几下,好舒服。”
  两人讲得口干,桃子要喝饮料,田快活掏出两块钱去买了瓶矿泉水,说:“我也喝不了好多,我俩一瓶就够了。”阳光下,桃子眯着眼睛叹了口气,说:“田快活,要说你这人嘛,别的都还行,就是太穷了。”
   “那我给你讲个故事。”田快活喜眉笑眼地说,“从前有个叫化子,腊月三十还在大街上讨饭,讨着讨着,天上下起了鹅毛大雪,这叫化子无处可躲,突然看见路边有一堆牛粪在冒热气,就背靠粪堆坐了下来,用讨饭钵往头上一盖,挡住了雪花,于是这叫化子悠然自得地吟了一首诗:数九寒冬大雪飘,背靠牛粪头顶瓢,我今倒有安身处,天下穷人怎开交?”
  桃子大笑道:“田快活,你就跟那个叫化子差不多。”
   “人世间有富人也有穷人,”田快活说,“富人可以变成穷人,穷人也可以变成富人,这穷富的味道就看各人怎么品。”
  田快活想着跟桃子说的话,这里已经进到了第五个岔洞的深处,一边是水声隆隆的深渊,丢块石头下去,好半天才听得微弱的一响,而另一边是鸡肠子似的小洞,曲里拐弯的,他得小心翼翼紧贴着湿漉漉的岩壁,一点点往前挪,稍有不慎就会跌进深渊。
  清水河的人没几个敢走到这一步,他田快活是个不信邪的人。
  那天他正站在美容院门口同桃子说话,过来一个骑摩托的,把头盔往上一掀,很潇洒地甩着钥匙朝桃子走了过来,说:“桃子,跟我兜风去吧?”那人一看也是从乡下来的,虽然穿了西装,手上还戴了个金晃晃的戒指,脖子后面的衬衣领子却是黑的,皮鞋帮子黄一道白一道的泥垢,身上一股子酱味。
  田快活伸手拦住了那人,板了脸说:“桃子哪儿也不去。”那人翻着眼皮看了看他,说:“你是桃子的哥?”田快活说:“不是。”那人就把田快活往旁边一拨拉,说:“那你给我走开!”
  当时脑子一热,抬手朝那张脸就是一拳,五颜六色哗地迸了出来,人也倒了,玻璃也碎了,那一拳真叫铁匠夸徒弟——打得好。让他很感安慰的是桃子没去扶那人,却一把揪出他问:“你的手怎么样了?手怎么样了?”
  那人临走时指着田快活的鼻子,说要田快活等着,有一天要砍了他的两只膀子。田快活说:“好,我等着,三天之内你要不来砍就是狗日的!”
  桃子说那人就在附近做酱油生意,有事无事往美容店里钻,非要店里给他洗头按摩,她们解释了好多回,说只接待女客人,那人就是不听。
  田快活留了个心眼,偷偷访到了那家酱油作坊,却是个做假的。一窝子人租了工厂的废车间,打起赤膊上阵,往自来水里加些色素和盐,再往瓶子里一灌,就成了酱油。瓶子上还贴了标签,印得真真的,金牌生抽。
  田快活连夜到工商所报了案。那里的人正忙着,开始不大在意他的话,说这种事多了。田快活说:“也是,工商所、报社都是国家的,只要有一家去就行了。”
  人家一听有报社的去就慌了,吆喝起来就走,开了车让他坐在前面指路。田快活装着一时糊涂,让那车在大街上多兜了好几个圈。夜风凉悠悠的,路灯一盏盏从身边飞快地掠过,他坐在车上轻飘飘的,又得意又舒坦。
  可就这么想着,洞里的田快活脚下一不留神,身子一歪,就朝一个黑咕隆咚的深处掉了下去,手上的火把像天边的流星,在他眼前划出一道长长的金色光带。他想一把抓住,可惜眨眼即逝。
   4
  朝洞的深处坠落,在那短短的几秒钟甚至再短一些的时间里,奇怪的是脑子里空前活跃。
  田快活飞快地想到了桃子,甚至还有桃子知道他的噩耗以后吃惊的样子,遗憾的滋味揪心的疼,还有外面的阳光和蓝天,为什么生命这么短暂?是什么鬼使神差,让他一次次走进这个倒霉的洞?钱财那玩艺儿终究抵不上性命的重要……
  这一切刷地闪过,砰的就落在了一堆软绵绵的东西上。
  洞里立刻回荡起一声凄厉的尖叫。
  最初以为是野兽,但手却触到了布的感觉,他尽管毛发乍起,还是不得不大着胆子问:“你是谁?是人还是鬼?”
  那东西哼哼唧唧地开了口:“你……你把我的……腿,砸坏了!”
  田快活不禁喜出望外,自己没有死,还碰上个活人,简直是想不到的好运气,上去就抱住那人,一迭声地说:“太好了,在这里碰上个人,比中了大彩票还要好啊!你是哪儿的?怎么到这洞里来了?”
  那人却说:“快活,你是田快活吧?你快把我扶起来,我是你的村长啊!”
  田快活大吃一惊,说:“村长,你怎么了?也是到洞里来找宝的吗?要知道你来,我俩还不如搭个伴,互相照应着,说什么也不会掉进这天坑里了。”
  村长哼哼着骂了他一句:“你晓得个屁!我这里才说了一句,你恨不得把十句都接了去,我是被人绑架来的。”
  原来就在前日,大太阳照着,村长从他开的小煤矿出来,到镇上的馆子喝了三盅酒,真也不算多,但那酒性子烈,一出来在太阳底下一晃,头就晕了。后面跟上来一辆吉普,说村长坐车吧!糊里糊涂地就被架了上去,一溜烟开到山根脚,两个人把他的头一蒙就往山上拖,村长这才明白事情不对。人家把他架到了洞里,就问他钱放在哪儿?存折密码是多少?村长哭着说没钱,但人家对他的情况却是了如指掌,知道他开着小煤矿,每年少说有几十万的进项,又从村里得了不少好处,房子修成了钢筋水泥的小楼,安了马赛克,哪能没钱?  3/5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