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活
时间:2013-07-26 09:04:20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叶梅  阅读:

  再看桃子,脖子上有了金晃晃的玩艺儿,手腕上套了个绿色的镯子,指甲蓄得长长的,还涂了银粉。田快活约她到街上去玩,中午的时候田快活说咱俩一人吃碗面吧?那漂着红油的肉丝面一碗得三块钱,不便宜。桃子却又那样似笑非笑地说,吃面?桃子说我不饿,要吃你自己吃好了。
  田快活看她实在不吃,那面味道又蛮香,就不得不很惭愧地把两碗面都吃了。桃子说不饿,可径直走进肯德基,端了一大盘叫不出名堂的东西,他后来细看了牌子,是两只上校鸡腿一个汉堡,还有一个苹果派。桃子递进一张百元大钞只找回几张零头,客客气气地说:“快活,你要不要也来一份上校套餐?”他土头土脑地打了个面嗝,心里却在想自己是个男人,清水河边顶天立地的男人,凭什么不是自己来为桃子买那几只上校的鸡腿?
  山巅上起风了,身上凉嗖嗖的,田快活从对山收回目光,点燃了火把。
  黑黝黝的洞口显出狰狞的石块,看去好人。
  那洞有一个能容纳上千人的大厅,比传说中土王宫的大殿还要气派。他打小就爱到洞里玩,厅的正中有一块光滑平整的大石头,像张八仙桌,他和大哥在那下过五子棋。大厅伸出好些岔洞,老人们嘱咐绝不许往那里去,田快活小时候有一回大着胆子摸到后面一个小洞里,拉了泡屎才出来,让大哥一番好找,见面就让他吃了个爆栗,疼了他好几天。
  但这些年,田快活已经对那些岔洞摸索出一些底细。
  一个是他拉过屎的,半袋烟工夫就走到了底,干干的三面石壁,除了来路别无去处。
  另一个洞里耸立着悬崖峭壁,他把做泥工的抓钉都用上了,壁虎一般往悬崖上爬,爬着爬着见到了天日,悬崖顶峰居然有一个筛子大的洞眼,他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攀上去,把头往外一伸,一股腥臊扑鼻而来。映入眼帘的是一只巨大的黑褐羽毛的枭鹰,伸着铁钉般的利爪立在距洞眼不到三尺的绝顶上,周围骨头羽毛狼藉,把他吓得魂飞魄散。
  还有一个岔洞他先后摸索了几次,那洞又有小岔洞,迷宫一般,好几次差点没让他走昏了头。那洞干燥曲折,非常适合藏匿东西,但他除了摸足两手蝙蝠粪,受了几回惊吓以外,一无所获。最可笑的是千辛万苦走进一个大厅,他还以为有了新发现,却不想又看到了那块八仙石,回到了原来的洞口。
  还剩下最后一个岔洞他没摸清,如果老祖宗留下的话当真,那么财宝就只在最后这一个洞里了。
   3
  岔洞一拐弯突然凹了进去,就像端端正正一间房,甚至还有块靠墙的石头,就像一张石床。田快活走到这里独自笑了,心想李老师那家伙还蛮会找地方。
  上个月有一天他也是走到这里,就听见响,吓得他打了个尿噤,早听说这洞里有野的活物,他不得不防。但接着他闻到一股熟悉的腥味在空气中弥漫,一下子让他的心落到了实处。从十四岁那年,自己糊里糊涂往床上抛洒第一道印渍开始,就一次次闻到那股生动的味道,他知道是怎么回事。
  尽管一片昏暗,他还是不用费劲就看清了石床上蠕动着的两个人,像两团纠缠在一起的白云,伴随着风雨雷电的声响,斗得惊天动地。他一下子也浑身发热头晕脑涨,后来突然一激灵身上松下来,便替自己也替那一对男女不好意思起来。
  他发誓再没朝石床上看,只是点了一根烟,那边却哇地连声惊叫,他刚好一口烟没吸进去,呛得咳嗽个不停。那边连滚带爬,前面再一转弯就是百丈深渊,底下是深不可测的落水潭,他不能让他们再往前去,忙说:“莫怕莫怕,我是人不是鬼。”
  男的女的胡乱地穿着衣服,男的咕哝着说:“你要是鬼倒还好些。”
  就听出那男的是清水河小学的李老师,教体育的,成天穿一件红蓝相间的运动衫,胸前挂个哨子,却不吹,嘴里喊着一二三四,带着学生娃娃在土坝子里走正步。坝子旁会围上一圈看热闹的男人女人,大家都笑嘻嘻的,手里拄着锄头或抱着孩子,清水河的人都这样。
  田快活也常在人群中。人家都说李老师劲大得很,一抬手就把百十斤的杠铃抓了起来,他不大服气,下来就找李老师掰手腕子。李老师那人也随和,说掰就掰,输了的人打酒。田快活每次都输,就真的去打酒,到李老师宿舍里去喝。
  李老师的老婆在家里种田,也不常来,李老师每星期回去一次,带些老婆腌的腊肉和泡菜。牛高马大的李老师一喝酒就眼泪汪汪的,说:“田快活,还是你这号人活得自在。”田快活说:“自在到处有,看你找不找吧。”
  田快活没想到李老师会找出这样的自在,更吃惊的是那女的不是别人,却是村长娘子。
  村长当了快二十年,在清水河这一方说话比打雷还要响,前年死了老婆,从后山娶回的这女子,比他儿子只大了五岁。年轻的村长娘子身子瘦瘦的像还没完全发育好,二指宽的脸,只看见一双黑黑的大眼,软绵绵地看着人,让人见了心疼。村长娘子从来不爱往人前站,见人只有三句话,不知怎么就会和李老师到洞里来睡觉。
  那以后,田快活只在水井旁边见过村长娘子一次。她也是去挑水,一大早站在井台上,脸儿朝着小学校那边,眼里飘着一层雾,一见田快活,脸儿刷地发白,努力想凑出个笑脸,但无奈没有血色的嘴唇却抖个不停。田快活心里老大不忍。他无话找话说:“这水好清。”村长娘子受惊似的说:“好……好清。”
  村长那人平时霸道得很,村长娘子被李老师睡了,田快活其实觉得蛮解气,他赌咒发誓对谁也不会说,就是对桃子也不说。但李老师就是不放心,过了好些天还找着机会问他是怎么到洞里去的?会不会是事先有人给他说了什么?田快活说:“脑壳掉了碗大个疤,你做都做了,还只管怕个什么?”
  李老师苦笑着说:“不是我怕,是为她。她脸皮薄,要传出去会吓出毛病的。”他说村长娘子原是他从前一个学生,成绩蛮不错的,但小学没毕业父母就不让她读了,要她回去割牛草,她家里养了两头母牛,每天要吃两大筐青草。后来她父亲被汽车撞断了腰,母亲把两头母牛卖了给她父亲治病,再后来,就把她嫁给了清水河的村长。李老师喝得有些醉了,一个劲地说:“我没别的,就是看不得她那双眼睛,看得我心里发颤,就想抱住她亲她疼她,让她安安稳稳贴在我怀里。”  2/5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