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活
时间:2013-07-26 09:04:20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叶梅  阅读:

        1
  快活姓田。进通天洞的那天下午,自己躲在屋里美美地睡了一觉,醒来时窗户底下鸡在咯咯乱叫,周围已是一片漆黑。
  一翻身,裤裆那里湿漉漉的,定神一想,心里扑腾扑腾跳,他舔了舔舌头,那梦做得跟真的一样,让他不顾死活地把桃子做了一回。
  桃子开始也不情愿,在前面跑啊跑,他在后面追,腿迈得也不容易,软软的提不起来,可他心急如焚,拿出了吃奶的力气,到底还是把桃子的手抓住了。就像攥了一坨棉花,让他恨不得一口吞下肚去,后来就去剥那女子的衣服,才拉扯开上衣,桃子就不挣扎了,由着他摆弄。他把她放倒在青青的草地上,就在河边,那女子白白地躺在那里,脸儿似笑非笑的,撇着嘴,还是瞧不起人的样子,说你在城里打了两年工,屁都没捞着一个。
  他可顾不得许多,一下子就把自己送到了她的身体里。她扭啊扭的,让他发狂,可惜的是没几下就天崩地裂,他骨头散了架。接下来就是一场酣睡,这一觉睡得他神清气爽。
  把一大锅油焖洋芋米饭吃得一干二净,连个锅底也没剩,田快活正在考虑拿什么来喂鸡时,大嫂怒气冲冲地在门口叫了起来:“快活,你管不管你的鸡?”
  他眼皮也懒得抬。大嫂就粗壮地到了他跟前,一把夺过他的碗说:“你少装聋!你养鸡又不喂,横竖让它们啄我的菜,你赔我的菜来!”
  田快活扫了一眼大嫂,看她红头涨脸的胸前一鼓一鼓,扣子也掉了,只剩着一截线头,半边肥肥的奶就探头探脑地挤了出来。田快活嘻嘻笑了两声,说:“嫂子,小心招风!”
  大嫂愣了一下,下意识地把胸前的衣襟扯了扯,破口大骂道:“扯你妈的骚!你一双狗眼长着朝哪里看?我要你赔我的菜!你赔不赔?不赔,好好……”大嫂嚷着,满屋里打转,抓起灶上新买的钢精锅铲,明光铮亮地掂量了两下,说:“快活你要是不赔,这个东西就归我了!”
  田快活心平气和地说:“归你就归你,打明天早起,我就到你们屋里吃饭!”
  大嫂说:“你莫想偏了脑壳!”
  田快活说:“你不信就等起。”
  大嫂相信他做得出来,骂骂咧咧地又把锅铲放下了。田快活追出去喊道:“嫂子你慢些走,柿子树下才结了个蜂窝,小心莫撞了头!”
  大嫂一听害怕,还没走到树下就连忙两手蒙着头,把身子矮了半截。田快活看她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才又笑着喊了一句:“逗你的!开个玩笑你就当真了!”大嫂捡块石头朝他砸过来,叫着:“田快活,你日后得个儿子没得屁眼!”
  大哥大嫂对田快活有些说不出口的意见。那年他说要到城里去打工,大嫂欢天喜地给他整理衣服鞋袜,还煮了十个茶鸡蛋,都以为他不会再回来,那么他名下的土地山林和房子就天长日久地归了大哥。可田快活在城里呆得浑身长刺,清水河这地方穷得让人过不下去,可出去了又想回来,这边的山啊水啊,还有洞啊招魂似的在脑子里晃。谁知道一回来哥嫂脸都变了,三天两头找他的茬子,逼他分了家,只想再把他赶出去。
  田快活懒得跟哥嫂生气,人活一世不容易,能不生的气就不生。
  等大嫂走开后,他从床头拿起一根长长的手电筒,又拖出一捆早就预备好的松明火把,扎紧腰带裤腿上了山。山道上静静的,草丛中虫儿鸣叫的声音在淡淡的月光下分外清晰,去往通天洞的路只有一条,险峻而又陡峭,田快活不时加快脚步,心里涌上一股做大事的雄壮气魄。
  那神秘的通天洞里藏着一宗财宝。
   2
  这件事不是田快活自己的想象,打小就听老辈人说起,来源有根有据。
  说的是很久以前,清水河一带由姓田的土司掌管,田土司被湖广总督陷害,遭到官兵的追杀。情急之中,把土王宫里的金银珠宝运到了通天洞里,这个秘密只有土司的儿子们知道。
  可田氏全族后来都被官府流放到千里之外,只留下了土司的小儿子,小儿子说只有等到他的哥哥们都聚到一起,他才有权力从洞中取出财宝,可哥哥们一去都再也没有回乡。
  这个秘密流传至今,千真万确。
  那洞远近有名,两边悬崖绝壁猴子也难攀登,只有山脊上一条不足二尺宽窄的险道通向洞口,一代代人进到洞里探寻那宗宝贝,都一无所获。最近几年有人为此摔断了腿,有人被洞里莫名其妙的鸟儿啄瞎了眼睛,还有的进洞以后再也没见出来,连尸骨也没找着。
  眼下清水河的人都轻易再也不敢进到洞的深处,可田快活不信这个邪。
  爬上山来到洞前前已是半夜时分,月亮清寒地俯视着群山,一层层如烟如雾的紫色云霭在一座座山腰飘荡,脚下的空谷一片神秘的寂静,只有远远的流水声清清亮亮的。
  桃子的家就在对面山上,看来近在咫尺,但桃子如今却在数百里之外的城里打工,桃子不会知道他就要进入通天洞,有可能一去不回。
  同学的桃子,亲亲的桃子,田快活打小就喜欢她。那次放学回家的途中,他好饿好饿,两条腿拖不动,桃子说我帮你摘野泡,野泡就是野莓子,长在路边崖坎下的刺丛中,一兜兜红艳艳的。桃子不怕扎了刺,俯下身子就摘,脖子也探出老长,他一眼看见桃子耳朵后边长着一颗小小的红痣,晶莹透明得像颗珠子,在阳光下一闪一闪。他心里当下一热,好想伸手去摸一摸。桃子摘了野泡叫他吃,他却两眼直直地傻笑。细想起来,他田快活就是从那一刻爱上桃子的。那年他才十二岁。他那会儿笑嘻嘻地对桃子说:“桃子,你长大跟我当媳妇好不好?”桃子一翻手,把鲜红的野莓全都糊在了他脸上,他一边在山路上疯跑,一边舔着那些又酸又甜的汁儿,嘴里叫着:“桃子!桃子!”那酸甜的味道从此就留在了心里。那以后桃子并不恼他,照样在放学的路上替他摘野泡,小大人样一本正经地说:“吃吧,吃吧,你这个饿痨鬼。”
  眨眼人都长大了,桃子自从到城里美容院打工以后,再见到他脸上的表情就复杂起来,总爱撇着嘴,似笑非笑的,透着股瞧不起人的劲儿。
  他一下决心,也跟着进城到表姐夫的建筑工地上当泥工,每天往一层层越来越高的楼上送水泥沙浆,肩膀很快磨出两块硬疙瘩。他用第一个月的工钱给桃子买了件衣服,粉红的还带着花边,五颗扣子有五种颜色,人说城里人现在时兴这个,可桃子只瞥了一眼就叫他收起来,说你带回去给你侄姑娘穿好了。  1/5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