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情妇,却包养了小白脸
时间:2013-07-23 08:48:35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  阅读:

文字:禅小岩
这是一篇故事
我今年刚40岁,老公是河南乡下本分的老实人,是泥瓦匠,整天跟着村里人走南闯北,碰见大的建筑工程就包下来,然后一天70元,没日没夜的干。一年回来三次:麦收、掰苞谷、过春节。可是去年,回家时一脸的沮丧。我问,怎么了?他跟头驴一样,就是不发一声。后来我急了,使出杀手锏,对他又掐又咬的,他才结巴的说,包工头赖帐,走了……我回家的车费还是好心的记者给我的。
只觉得我一阵头晕目眩,我怎么嫁给这样一个窝囊菜!这年可咋过呢?!怒归怒、气归气,念在夫妻一场的情份,我也只好忍气吞声。年过的相当不衬意,因为拮据,只在年初一买了半斤肉,二两剁饺子馅,三两炒肉菜。
“富在深山有远亲,穷在大街无人问”就连亲戚也懒得在年初二后来串亲,不过也省的聒噪,再说,真要提着廉价的几箱果子来了,我拿什么去招待人家?!
混混噩噩一直晃悠到正月16,我大腿一拍,你今年在家收拾家务,按时接送孩子上下学,我出去抓钱。他用不可思议的眼神上下打量我,看的我心里发毛。我知道他在想什么,无外乎就是怕我在外边胡来。
我长的漂亮,村里很多年轻的小伙子都说我像巩俐,我也不清楚巩俐到底是怎样的尤物,但大家都盛赞她的美貌,我也就容不得不信了。
所以,从某种层面上讲老公的担心也不无道理。再说,外面人心险恶,根本不是我这种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村姑所能应付的了得。可我铁了心,于是就将他一军:怎么?对自己这么没自信?……
他笑了笑:你一个妇道人家,在外抛头露面,人家会想她男人是不是死了!我最忌讳“死”字,因为它带着一股晦气,是要触霉头的。因此,我攥足劲头呸三声后说,我决定的事情就这样了,再说些不三不四的话小心我绞掉你的舌头。看我发威,他便讷讷的不再言语。
接下来的事情就是张罗外出了。经人介绍,我来到北京郊区的一个工地上做饭。农民工的伙食好料理,土豆菜撒上盐巴炒熟就行,能映出人影的面汤你一碗我一勺的也喝的津津有味。刚开始需要蒸馒头,由于我火侯把握不准,馒头在第三次蒸的和石头蛋子一般生硬时,那个叫老总的人说,顺着这条路一直走,有个换馒头的,你去吧。他说话时异常的温柔,眼波荡漾着一种浓情蜜意,我知道那是属于男女之间的,员工与下属间跟本就不存在。
那天,我正费力的拿着大铲勺翻菜时,突然,一双手极不安分的向我游离过来。接下来是微喘的鼻息和发福的肚腩,仅在一刹那我转过身,看到老总正暧昧的看着我。此时,宽大的西装裤悄悄的顶起了一角,他试图向我靠拢,我推搡开来:都快当爷的人了,还这么无耻下流。尽管我压低了嗓音,对面脚手架上的伙计还是支言片语听见了什么,掩嘴而笑的同时免不了窃窃私语。
他顿时板起脸,什么该看该听你们心里该有个分寸,今天你们几个每人扣50。说完他们,他转向我,装的跟个大尾巴狼似的,我今天晚上等着你,晚9点我的秘书会来接你。还没等我想清楚拒绝还是接受,就闻到一股刺鼻的轿车尾气向我喷来,我被呛得连连干咳了几声,之后的几个小时里一直都心不在焉。晚9点,那个一脸谄媚的小秘书恭恭敬敬的对我做出一个请的手势,鬼使神差般,当司机发动引擎,我居然有种莫名的兴奋。
顺着秘书的指示,穿过金碧辉煌的大厅,沿着曲折的木质楼梯大约走了十分钟在一个深紫色的门前停下。尚未摁门铃就听到里面传出一个女子的小声嘀咕:人家还想要吗,每次都扫兴。接着是老总的声音:我这不是要办正事吗?我的小乖乖,来,宝贝儿啵一个。门开了,秘书已悄悄的退下,走出一个妖精似的女郎,在经过我身边时她胸前的两座大山着实让我好一阵嫉妒。画着浅绿色的眼影,平添一点狐媚,跟范冰冰版的妲姬有一拼,让我感叹原来真正的美女在人间啊。
我径直走进屋里,此时已是三月天,但还冷的让人打哆嗦,北京城里很多人都还没脱下厚实的羽绒服呢。然而这里却温暖如春。我后背立即捂出一层细密的汗,勃颈处也涔涔如露。老总用白色的绒毯,上面绣满了紫色的蒂莲从腰间包裹住下身,正暧暧的看着我。我慌忙低下头,不敢和他对视。老总虽然年过四十,除了不可避免的啤酒肚,每隔一段时日就去健身房锻炼,身材依然可圈可点。可不像老公,满身肥肉,出汗都像在流油,忘了有多久,夫妻生活的概念在我的意识里不断的模糊,以至断了欲望像个尼姑。
老总说:脱了外套吧,这里用不着。我很想脱,但转念一想我不能。因为里面的毛衣是用各种废弃的杂线编织的,由于我做工粗糙,很多线头疙瘩都打结在外面,让人发现会笑掉大牙的。老总见我迟迟不肯就一把拉住我,我后退了几步,他就上前了几步。半推半就中,他的双臂犹如一把钢钳,牢牢的箍紧我,动弹不得。我知道生命中的某些东西将在天亮之前再也不属于我,比如忠贞。上一刻的欢愉我选择了被叛,下一秒的冷静后便是我无尽的悔恨。
他根本不懂什么叫情调,直接横插直入,让我很不舒服。估计是长时间没有做的缘故,那一瞬间,仿佛身体的某个地方就像树枝一样,咔嚓一下,劈裂开来,阵阵钻心的疼痛让我直抽凉气。
完事后,老总大汗淋漓的躺倒我身边,说,你家里的情况我多少了解点,跟了我不会让你后悔的。
我没有吭声,因为我知道我这是在犯罪,他根本给不了我想要的幸福。但是,当他再次诚恳的问,你还留恋你老家什么?你的子女,我视如己出,接到城里来上学,你如果觉得对不起你那丈夫,我有足够的钱,让他翻新房,之后做个小生意,而你麻雀变凤凰,为什么不呢?!
我也说不上来的感觉,反正我就是没有吐口,他也便不再纠缠下去……
他对我说,以后你就别上班了,我每个月加倍给你工钱,你就在我的私人公寓里给我养的白白胖胖供我开荤,好不好?语毕,他十分轻佻的掂起我的下巴。
我十分不习惯他这样,但是穷日子我过怕了,我告诉自己,我只是为了钱,为了钱,只要赚到钱,我就抽身而退。为此,我按照他的意思搬进了我这辈子想都不敢想的小区里,我偷偷溜进过它的地下停车厂,那个保安对我说,这车摸一下万一碰坏就几十万块呢。我听得咂舌,问这都是啥牌子?保安说,宝马、奔驰都不在话下,劳斯莱斯都有好几辆呢,价值都在千万左右。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