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工老井
时间:2013-07-23 08:14:07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  阅读:

  阿凤就问老井的家庭情况。老井说一年能收6000斤麦子吧。阿凤就瞪大了眼睛:“你家那么多地?怎么干得完呢?”
  老井就笑:“我们那儿都用联合收割机,我家也只有五亩多地,一收一种,也就两天工夫。”
  阿凤就一脸的怀疑:“五亩多地,能收6000斤麦子?大哥你骗人吧?”
  老井见阿凤那样的神情就笑得更厉害:“你不信去问工地上我那地方的人。”
  阿凤真的就去问,问的不是别人,是工地的工头。工头一听阿凤的问题工头也忍不住笑:“那是一点都不错,我们那儿哪一家不收几千阿凤一脸羡慕:“大哥他真好!”
  工头相当严肃:“那还有假?!”
  阿凤再见到老井就一脸掩饰不住的羡慕:“大哥你这么厉害!培养出了一个大学生!工头还是你兄弟!”
  老井就说:“是啊,工头是我老乡。我家闺女上的是师范,在中学教书,孩子就已经四岁了,可调皮了,过年时还对我说,姥爷,你在城市盖那么多房子,你住得了吗?你送给我一个行不行?我说房子在城市呢,怎么送你?她说你把房子背在身上带回来,就像蜗牛一样!你说好不好笑?老吴说完,却轻轻地叹了口气,他已经习惯了打工这种生活方式,不打工,他又能做什么呢?老井一叹气,就习惯性地想抽烟。一摸口袋,烟却没了。
  再上班的时候,阿凤就递给老井一包烟。老井一见就生气了:“你脑子有毛病吗?我用得着你给我买烟吗?你挣点钱容易吗?”阿凤却还是笑。
  那一天,老井垒墙的速度就更慢了,他想起了菊花。每次他抽烟,惹来老婆的一顿骂,即使给他买烟,那也是连同一顿骂一起送给他。
  阿凤隔三岔五地给老井买烟,老井知道小卖部离工地很远。阿凤却说是去给家里打电话顺便买的烟。老井便骂她傻,边骂边把自己的手机递过去。
  日子就这样接近了夏天。有一天,忽然不见了阿凤,老井很奇怪,就去问工头。工头很平淡地说:“那个安徽女子啊?回家了,她老公死了。
  老井的头嗡嗡作响,好一会才缓过神来,烙了一夜的饼,天还蒙蒙亮,就去了车站,向阿凤的家奔去。
  在一间破旧的小屋里,老井看到了阿凤,瘦了憔悴了。
  阿凤就像个孩子似的高兴得又蹦又跳,老井真担心她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拥抱他一下。阿凤一迭声地问:“大哥,你是来看我的吧?大哥你要回家啦?大哥……”边说边接过老井的背包,背包里全是脏衣服,原准备顺路看看阿凤,然后带回家给老婆洗的。虽然每次洗衣都要挨一顿臭骂。阿凤二话不说就把这些衣服全洗了。老井走的时候,女子一直把他送到车站。老井看到她哭了,泪水流了一脸,临走的时候还塞给他两包烟……
  回到家里,老婆接过背包就是一顿骂:“又带回这么多脏衣服,你自己的手烂掉了?”打开包却愣住了。“怎么全洗好了?”老井就一五一十地说了阿凤的事,末了说一句:“我和她是清白的,与其别人告诉你,不如我自己告诉你……”
  可了不得了,菊花杏眼圆睁,手指头戳到了老井的鼻尖,好啊,老不正经,怪不得拿回这么点钱,敢情有了相好的!今儿说不清楚,老娘跟你没完!
  老井认真地看着菊花,说什么呢?我们一点事也没有的。
  谁信?唬楞三岁孩子吗?好啊,你个老东西,挣钱没能耐,干着不要脸的事,说,给她多少钱……
  老井闭上了眼,看着唾沫横飞披头散发的菊花,眼前的菊花就像一个野兽,张着血盆盆的大口,恨不能一口吞下他去。
  哐当!茶壶摔在地上,菊花掐着腰,滚!滚!
  委屈了多半辈子,老实了多半辈子的老井,第一次敢对视她的目光,我走,我走,你可别后悔!
  什么?反了你了!菊花看天外来客似的看着平时屁也不敢放的老井。
  滚,有种找那个骚货去,永远别回来!
  只是这次,菊花没有想到,做梦也没有想到,老井真的走了,头也没回。此时,老井的脑海里是阿凤那温柔的微笑,恍惚之中,他看到阿凤正笑着向他跑来。
  斤麦子?老井没告诉你他家还有一个大学生啊?他闺女大学毕业在中学教书呢!”阿凤一脸羡慕:“大哥他真好!”
  工头相当严肃:“那还有假?!”
  阿凤再见到老井就一脸掩饰不住的羡慕:“大哥你这么厉害!培养出了一个大学生!工头还是你兄弟!”
  老井就说:“是啊,工头是我老乡。我家闺女上的是师范,在中学教书,孩子就已经四岁了,可调皮了,过年时还对我说,姥爷,你在城市盖那么多房子,你住得了吗?你送给我一个行不行?我说房子在城市呢,怎么送你?她说你把房子背在身上带回来,就像蜗牛一样!你说好不好笑?老吴说完,却轻轻地叹了口气,他已经习惯了打工这种生活方式,不打工,他又能做什么呢?老井一叹气,就习惯性地想抽烟。一摸口袋,烟却没了。
  再上班的时候,阿凤就递给老井一包烟。老井一见就生气了:“你脑子有毛病吗?我用得着你给我买烟吗?你挣点钱容易吗?”阿凤却还是笑。
  那一天,老井垒墙的速度就更慢了,他想起了菊花。每次他抽烟,惹来老婆的一顿骂,即使给他买烟,那也是连同一顿骂一起送给他。
  阿凤隔三岔五地给老井买烟,老井知道小卖部离工地很远。阿凤却说是去给家里打电话顺便买的烟。老井便骂她傻,边骂边把自己的手机递过去。
  日子就这样接近了夏天。有一天,忽然不见了阿凤,老井很奇怪,就去问工头。工头很平淡地说:“那个安徽女子啊?回家了,她老公死了。
  老井的头嗡嗡作响,好一会才缓过神来,烙了一夜的饼,天还蒙蒙亮,就去了车站,向阿凤的家奔去。
  在一间破旧的小屋里,老井看到了阿凤,瘦了憔悴了。
  阿凤就像个孩子似的高兴得又蹦又跳,老井真担心她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拥抱他一下。阿凤一迭声地问:“大哥,你是来看我的吧?大哥你要回家啦?大哥……”边说边接过老井的背包,背包里全是脏衣服,原准备顺路看看阿凤,然后带回家给老婆洗的。虽然每次洗衣都要挨一顿臭骂。阿凤二话不说就把这些衣服全洗了。老井走的时候,女子一直把他送到车站。老井看到她哭了,泪水流了一脸,临走的时候还塞给他两包烟……  3/4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