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工老井
时间:2013-07-23 08:14:07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  阅读:

  “啥不舒服,哪里不舒服,你老东西是不是也来那个了,我看你就是个娘们。”引得一车人哄堂大笑。领完工钱后,工头宣布:放假三天,三天之后照常开工。省里来了大领导检查安全生产,黑心承包商主虽然有后台有靠山,也不敢顶着干,该收敛时候还得收敛,须知胳膊拗不过大腿。听到这个消息,工友们一下就沸腾了,老井高兴的眉毛都快要飞出去了,嗓子眼里都是幸福的味道,每个毛孔都舒坦地呼吸着。
  一拨拨小伙子们倏地没了影,都寻快乐去了。老井心思着自己也该放松放松了,毕竟咸菜疙瘩吃得够够的了,他就这么想着,去家小饭店,弄点肉,喝两盅,打打牙祭,也改善一回。
  
  老井在城里漫无目的转悠,路过一个饭馆时,饭馆里飘出的肉香让老井头晕忽忽的,肚里的馋虫虫乱挣扎,他咽了咽涌到嗓子眼的口水,忍不住停下了脚步。“老板,欢迎光临,刚出锅的红烧肉。”一串清脆的银铃响起。说话的是个小姑娘,头上扎了两个羊角辫,翘得高高的,笑起来嘴角还挂着两个小窝窝,像两朵盛开的油菜花,看着她,老井头就想起了村里的梅子,梅子可是他们村最漂亮的女娃。老井听见小姑娘喊他老板就高兴,摸了摸兜里刚领的票票,他觉得自己真的是老板了。
  “红烧肉多少钱一份?30元一份!”
  “来半份吧!”“半份?我们店没这样买过。”
  小姑娘为难地站在哪里,两个小酒窝嗖一下就没影了,两朵好看的油菜花也害羞地躲了起来。老板娘挺着啤酒桶似的大肚子横着脸就出来了,两个蒙古大奶牛似的东东在老井的眼前一晃一晃的,差点把他晃晕。“半份不卖,爱吃不吃。”眼珠子瞪得跟个铜铃似得,似乎不容的你讨价还价。“一份就一份,咱又不是掏不起,咱不差钱。”老井就气呼呼地拍了拍鼓鼓的口袋,说话底气十足,钱在身上就是好,这钱也壮胆。不一会,这红烧肉就端上来了,老井又要了一瓶啤酒。这红烧肉烧的可真不赖,上面浇了一层薄薄的汤汁,瘦的肥的层理分明,晶莹剔透,像一个个躲在被窝里的小娘子,一股股酥香飘来飘去,沁人心脾,让老井全身每个细胞都凝固起来,馋虫虫们一下子都冲到了嗓子眼,整装待发,狠不得立马把盘子也拽到肚子里去。老井押了押口水,想着这肉要慢慢吃,这那里是肥的,那里是瘦的,那里是素的,那里是荤的,看得一清二楚,一筷子一个准,也没人争,也没人抢,不用慌,不用急,慢慢地品,细细地尝。
  可一旦这肉到了嘴里,刚才的沉稳儒雅,就犹如火山爆发被抛到九霄云外里,两眼放出了森森绿光,像是窜出两条饿狼,一副八百年没见过肉的样子,手不停地扒拉着往嘴里塞,狠不得再生出两只手,两张嘴来,把肚里的馋虫虫个个都撑死。“老板,您慢点,别噎着。”
  “没事,我吃饭快,吃完饭我还急着办要紧事呢。”老井秋风扫落叶似得就把碗里的红烧肉收拾了个底朝天,吃完饭,老井抹了抹嘴巴,舔了舔嘴角,揉了揉肚皮,满意地打起饱嗝来。只是付钱的时候有点心疼,好像刚才吃的不是红烧猪肉,而是自己大腿上的肉。
  老井惬意地背起双手,在灯光迷离的马路上溜食儿。其实工地上就是累点,但很清静,每天就是吃饱了干,睡醒了就起,什么也不考虑,没了菊花的唠叨和白眼,老井这样觉得挺好的,他摸出一支烟,深深吸了一口,隔三岔五馋了还可以搓一顿,神仙般快活,比在家里受气可强多了,想到这里,老井后悔没有早几年来。
  一切还是那个样子,垒砖,砌墙,活灰,假如遇不见阿凤,老井就像众多普通的民工一样,只是卑微到尘埃里的沙粒,平平淡淡默默无闻。
  那天,张队长给老井派来了一个伺候他的小工子,女的,叫阿凤,安徽人,个子挺高的,很健壮,长的虽不那么水灵,但也不算难看。
  阿凤今年三十八了,原来在家伺候田地,养些猪呀鸭呀的,丈夫是工地上的电工,工资挺高的,小日子混得不错,有一个念大学的女儿。
  可是去年,丈夫在工地上出了事故,成了残疾,拄上了拐,没了丈夫的收入,日子一下紧张起来,无奈,阿凤托了表哥,也来城里打工,伺候技工,一天七十块。
  
  老井是个技工,他一直不喜欢要女的做帮工,工友们有很多把老婆带来了做帮工,工地上男男女女一大帮子人,就那么住在一起,有的夫妻俩用木板在杂乱的工棚里隔开了一小间,就成了他们的家。工头很愿意收女工,他们知道男女搭配干活不累的道理。老井无论如何都不愿那样做。他花好几年时间在这所城市里建房子,这所城市却没有一间属于他的房子。一般情况下也不会有女的给他做帮工,因为女人多是跟着自己的丈夫出来的。春天的时候,有一个女人给老井做帮工。老井并不大答理她。这阿凤干活实在,要水泥灰的时候就喊一声:“上灰!”阿凤就会忙忙地提着灰递过来。老井砖头装得慢用的灰也少,阿凤闲着时就去运砖头,拾拾废料什么的,一刻也不歇着。别的女人呢?提完了灰就休息,轻闲多了。四五天后老井终于忍不住骂了她一句:“你脑子有毛病啊?就不能歇一会儿?”骂完了老井就后悔了,他最恨骂人,他和菊花结婚二十二年了,有一大半的光阴都是在吵架中度过的。菊花最爱骂人,每次菊花骂他,他心里都很难受,只是不敢反驳罢了。老井担心这阿凤反骂他,可是出乎意料地,阿凤居然没骂,反而抬头冲老井一笑,那眼神里竟然是感激。
  阿凤心里感觉到老井真是个好人,她伺候的技工多了,大多都是色眯眯看她,歇着的时候淫笑着挑逗他,盯她的胸脯,她敢怒而不敢言。那技工碰了软钉子,就会使坏,支的她团团转,一点也不让她闲着。
  可是老井,从没有那种淫邪的目光,而且处处替她着想,尽量减少她的劳动量。
  
  或许是为了报答老井的关心吧!每次老井换下衣服阿凤就抢着帮他洗,老井手忙脚乱地说不用不用,阿凤却不容分说地就抢走了。工友们就在一旁冲老井起哄。
  干活之余,老井就问阿凤为什么一个人出来打工。阿凤说男人出不来,说着就有眼泪溢出。老井便慌了,搓着手不知怎么办好。阿凤稳定住情绪,叹口气,没办法,只好自己出来打工。
  老井说,你那儿那一亩地打多少麦子?阿凤就说凭天吃饭,风调雨顺的时候能打五百斤。老井一脸诧异,我家在我们那地方算是最贫穷的了,也要比你那儿好多了。  2/4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