捉奸
时间:2013-07-14 09:05:23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高山流水1212  阅读:

  于是,他们商定,捉奸。
  第一次发现雄霸与黑香娥有染的,是铁拐夏。
  铁拐夏是个功臣,打过小日本跨过鸭绿江,他原是军队上的连长,在战场上被打断了左腿,落下终身残疾。有关他的传说很多,既有一个人在朝鲜战场独自俘虏一个连的非洲兵,也有酒后和军长骂娘的轶闻,还有就是他亲手毙了冲锋时连队里一个往后跑的逃兵。他常开玩笑说,他手上沾了很多人的血。他只知道一个被他杀死的人的名字——姚三多,那个逃兵。
  后来复原被安排到乡武装部,由于作风问题,被下放到了兴隆镇,组织上为了照顾他,就发给他一辆手摇三轮车,铮亮,车座上的垫子很厚,很喧。车座右面放着一根T型铁手杖,手杖柄从车座与车背的空挡处露在外面。铁拐夏倒霉时,小孩子们就从空挡处偷他的手杖,气得他嗷嗷乱骂。他平时摇车,下车时,右手先取手杖。他走路先抬左腿,缓缓向前抬,仿佛不是他自己的腿一般费力,又划一个弧,好像左腿比右腿长,这样,左腿才艰难地迈出一步,然后重心倚在手杖上,再迈右腿。他走得很慢,村民们便崇敬地望着他。的确,他的瘸腿也是一种权威的象征。
  铁拐夏因为睡了兴隆镇大队会计的女人,被雄霸告到乡里,罢免了他的乡武装部长,为此,铁拐夏恨死了雄霸,他是个军人,是个直肠子,在一次酒后,他围着村子大骂,说好个雄霸,就是个林彪,当面一套背后一套,俺铁拐夏明人不做暗事,有一天你做错了事叫俺逮住了,向死里弄你!铁拐夏一直想找雄霸的茬子,怎奈雄霸支书当得极是小心,他知道铁拐夏一直对自己耿耿于怀,所以时时注意,事事小心。一时,铁拐夏竟找不到机会。
  一天晚上,铁拐夏自己多喝了几杯,心特烦,就摇着三轮车出了家门,满村子转。转到半夜,方觉消了气,便朝家摇车,摇到会计家窗后,听见屋里有絮絮的男人声音,铁拐夏一惊,便屏住气息仔细听,竟是雄霸!铁拐夏顿时愤怒起来:好你个驴操的雄霸,你让会计李四上乡里学习,不让人家回家,合着给你倒地方啊!原来你也有一手,今天可被我抓住了!看你还有什么脸当书记!当下便要喊醒左邻右舍起来捉奸。一想,不行,这样倒把李四这个好人给栽了;又一想,当初你雄霸告我,想过我的前途没有?我今天就叫你丢丑;再想,当初雄霸只告我一人,没牵扯别人,我今天叫会计跟着丢丑,是不是太绝了?犹豫再三,雄霸咬牙切齿低语道:今天你是沾李四的光了,我给你记着!摇起车便要走,想想毕竟不解恨,便大喊一声:里面舒服着哪!
  后来,李阳找人倒戈雄霸,知道铁拐夏最恨雄霸,第一个联系的他,他毫不犹豫地告诉李阳,那就是雄霸把李四女人睡了,李阳那个喜欢,后来悄悄又捅给了李四。杀父之仇夺妻之恨,那是不共戴天的,血性的李四会计不干了,有一次借着酒劲,那个铡刀片子找雄霸拼命,尽管后来雄霸找人扯平了,但李四便和雄霸结下了解不开的扣,那雄霸再也不敢去骚扰李四女人了。
  李阳觅得了扳倒雄霸的最好时期,那就是合村建新小区,实行社区管理。
  乡里组织群众选举,李阳李四他们一商量,必须在选举之前,抓到雄霸的把柄,然后在选举那天等于投出一枚重型炸弹,他雄霸不下台也不行。
  那个捉奸的晚上,月亮将光华水一般地洒在地上,那晚的月亮真圆。
  盯梢的任务交给了二娃,李阳许诺让他做大队委员。
  雄霸从村头那棵大柳树下走来,慢慢地、步子稳稳的。他走到大队委员李阳家的门口,碰上匆匆赶路的二娃。二娃知道那是支书,却故意打开电筒,对着支书照了照。没想雄霸也带着电筒,也打开电门对二娃照了照,边照还边训斥一句,二娃你有病呀,大月亮地的打什么电筒?
  
  支书那电筒比二娃的亮,是蓄电池的。二娃娃就败下阵来,先熄了电筒。支书也熄了。二娃眼睛让电筒光刺得麻麻的,眨了半天才慢慢看见东西。
  支书说,二娃,你家门口的秫秸要挪掉,明天一早就挪。给你说过多遍了,村里要统一规划,今年要拿个县级文明村奖哩。
  支书说话时,左臂圈在腹前。气宇轩昂的,有一股不可凛然的傲气。
  二娃将电筒插到裤袋里,说挪就挪,不用你这大支书硬催了。
  支书说,明早上挨家检查,谁家不挪,村干部给他点了!
  支书说完就走了。二娃盯着他的背影,半天啐了一口,小声骂一句,狗日的支书,以后我有了儿子,一定叫他当个大官,整死你!
  二娃又悄悄尾随着支书,直到眼见得支书敲开了黑香娥的门,才急急地往回跑,一直跑到李阳家,推了门进去。
  李阳家20瓦的灯泡下坐着七八个人,刘小涛也在里面。二娃吸溜一下鼻子,皮笑肉不笑地逗他说刘小涛你怎么又回来了?不在家守着老婆呢?刘小涛低了头,憨憨地抓抓秃秃的脑袋,小声说,人家不让在家,你、你们可不能动我女人呀。
  二娃说,支书已经进了黑香娥屋了。我们现在最要紧的,是趁他们正办事的时候,当场逮住支书。
  几个人便摩拳擦掌。大队委员李阳沉吟一下,说我看这事嘛,我出面是不大合适的。除了二娃,你们都是刘小涛的侄子,你们有理由抓他哩;二娃带个头,也顺便作个证人。这事一定要办,明天,就要开大会推选支书候选人了,今晚是个机会哩,不能再让他当候选人了。
  刘小涛声音低低地说,可他现在还是支书哩,我和二娃去乡里告他,都没告倒哩。
  几个人让刘小涛说得有些气馁。李阳将手中的烟头扔了说,可他这是强奸,强奸——你懂吗?这回准能治倒他!
  二娃见几个人临上战场又犹豫起来,就对李阳说,拿酒来吧。
  李阳拿来两瓶酒,斟在几只碗里。除了刘小涛,每人都干尽了那酒。很快,几个人的脸都红了。脸一红,胆子就壮了,想着刘小涛女人活生生地让支书睡了,就都生气起来,抓着两条麻绳,匆匆出了门。
  
  雄霸进了门,发觉黑香娥的肩膀正轻微的抽搐着,便搂住她,悄声问是咋的了。黑香娥回一句,没事,睡你的。雄霸感觉到了一丝异样,就把她的脸扭正,发现女人的脸上沾满了泪花,在月光里泛着亮亮的光泽。雄霸吓了一大跳,急问咋了咋了。黑香娥把头伏进茂生的怀里,说,刚哭出来,心里好受多了。雄霸明白了,是自己委屈了女人,让女人难过伤心了。他用手轻轻地抚摸着女人的头发,抚摸着女人腻滑的脊背和丰满的大腿。他只能用抚摸来安慰自己的女人,也藉此减轻内心对女人的愧疚。除此之外,他不知道还能有什么更好的办法来宽慰女人和自己。现在的境况,让雄霸深深地感到自己的无能和失败,是一种作为丈夫的无能和男人的失败。  3/4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