捉奸
时间:2013-07-14 09:05:23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高山流水1212  阅读:

  那王小涛人样子还可以,就是有点缺心眼,说傻不傻说精不精,被村里人戏称为一个十足的丢子。
  还小的时候,王小涛都念三年级了,同龄的孩子都小学毕业了,他因为每年都蹲级,才念三年级,而且还是铁第一,倒数第一。
  有天,老师教“席”这个字,老师组词“凉席”,王小涛不认得,老师就善意提醒,王小涛,你家里炕上是什么?王小涛回答,是被。
  老师又问:被子下是什么?
  王小涛回答:是俺爹。
  老师又提示:你爹下面呢?
  王小涛看看,不好意思地说:俺爹下面压着俺妈!
  一阵哄堂大笑。
  王小涛结过婚,就是因为他是个肺头,人家跟他离了。
  有一次,王小涛那个媳妇和她妈在家里吵起来了,妈招架不住,就让王小涛去搬救兵,喊他老爹去。此时王虎正在邻居家坐席,酒宴正酣,王小涛急匆匆闯进门,对着王虎大喊:爹,不好了,快回家,你娘们和俺娘们在家里打起来了!等你劝架啊!
  就这么一块料,王虎虽然有钱,也没有闺女愿意嫁给王小涛了。
  黑香娥当然知道王小涛,当为了救娘,一咬牙,答应了。
  后来王虎一命归天,黑香娥也死了心,嫁鸡随鸡嫁狗随狗。
  雄霸看上黑香娥,就是那阴雨天,黑香娥独自去村西头挑水洗衣。
  
  雄霸老婆为他生了两个孩子:儿子铁蛋和女儿英子。生英子是在他干上支书不久,是难产,英子生下来了了,老婆却大病一场了。不但没有了劳动能力,就是办那事,一办就喊疼。于是,雄霸又当爸又当妈,加上还是支书,事务繁忙,整天忙得不可开交,这期间根本无暇想女人。英子长大后,松了口气的雄霸就渴望男女间的那种事了。他看上了黑香娥,但又顾虑重重。每次见到黑香娥,他都痴痴地盯着她看,是用那种能剥光衣服的目光,剥得黑香娥脸上发红,总是回避他。雄霸想女人想疯了,三天两头做那些十七八岁孩子才做的梦,弄得他整天萎靡不振,掉魂一般。在外面他是说一不二响当当的支书,可关上门回到家里,谁了解他的苦衷?
  那次下着小雨,黑香娥在井边去洗衣服。她把绳子拴在水筲提手上,刚要伸进井里提水,雄霸走了过来,他一言不发地从黑香娥手里夺过水筲,放进井里,轻轻向右一摆,一提,一筲水就打上来了,又把水倒进木盆里,说:我也是庄户人出身。黑香娥没吱声,只是默默地搓衣服,雄霸就在旁边看,黑香娥的手在水里泡得通红,胀得像个大萝卜,手骨节上满是被冬风皴裂的口子,小孩嘴一般,雄霸就想握住她的手。雄霸一筲一筲地提水,直到黑香娥把衣服洗完。黑香娥边拧着最后一件衣服,边问雄霸:有没有脏衣服,我帮你洗洗。雄霸说:没有。黑香娥沉默了一会,鼓起勇气问:你怎么那么坏,成天用那眼神看我?雄霸无可奈何地说:有什么办法?我就是想你。
  黑香娥和雄霸之间从此形成了一种默契,这种默契的基础是彼此对对方的可怜。他们几乎从不说话,他们彼此的目光已表达了对对方的理解,雄霸总是火辣辣地盯着黑香娥,女人脸上便涌起两朵红。雄霸闲暇时还常帮黑香娥做点农活,黑香娥有时也帮雄霸补洗衣服。人们便指指点点。王小涛母亲就警告黑香娥:别让人家戳脊梁骨啊!黑香娥脸就红了。
  终于有一天,决定黑香娥爱情命运的事情发生了。
  那是一个夏天的深夜,黑香娥在自己屋里擦身。哗啦啦的水声把睡在隔壁的雄霸搅醒了,搅得雄霸心旌摇动。他把耳朵贴在墙上听那水声,听得很仔细,那水声象春药一样使雄霸全身勃发起来,他想象着黑香娥正在擦洗的部位:肩膀、乳房、小腹、还有……他仿佛看见了仙女人白花花的身子。雄霸忍无可忍,只穿着裤衩,拿着一把刀子轻轻地开了房门,蹑手蹑脚地来到黑香娥门前,将刀子从门缝里伸进去,小心翼翼的移动着门拴,推门而入。黑香娥一惊,下意识地抓起衣服挡在胸前,被雄霸一把扯开,她又朝外推雄霸,雄霸却紧紧地搂住了她,她刚要叫喊,嘴已被雄霸的嘴堵住了。刹时,男人火一样炽烈的双唇把黑香娥晕得如坠千里迷雾之中,她已全身无力,浑身发抖地依在雄霸怀里,雄霸就疯狂地在她身上肆虐。黑香娥感到周身舒畅,象被卸去重枷的犯人。完事后,黑香娥在雄霸胳膊声狠命地咬了一口,把雄霸赶出屋子,自己委屈地哭了一夜。
  有一就有二,纸里保不住火。两人的事不久就被别人发现了。王小涛母亲气得整天破口大骂,村民们也骂黑香娥是破鞋。黑香娥大哭一场后,索性公开同雄霸在一起,大有招摇过市之态,全无半点羞耻之心。
  雄霸的这一历史,有个人记得很清,暗地里他不止一次唆使王小涛去告雄霸,可惜王小涛是扶不起来的阿斗,是一个十足的窝囊废。

  这个人就是大队委员李阳。他想村长的位子好久了,怎奈雄霸的江山稳如泰山,一点机会也没有。
  村里也搞过民主选举,李阳这帮人也着实兴奋了一阵子,上串下跳的,摇摇欲试,大有风来雨前风满楼的阵势。三年前的时候,村里搞换届选举,候选人有两个,一个是村长,一个是村子里的破烂大王狗蛋。那时候村长已经连任了两届了,在他在任的几年里,村里虽然没有什么大的发展,那段黄泥路依然是下雨天一塌糊涂、大晴天黄土飞扬;但除了一场大水毁了一段河堤之外,倒也没遇到什么破坏。唯一变化比较大的就是,村长的家的土房子扒拉成了一座洋房,成为村里的标志性建筑,按照乔迁喝喜酒的时候村长所说的话,是要要时代同步、与身份相符。
  而另一个候选人狗蛋,现在是村子里的首富。狗蛋从小就没了爹娘,靠着邻居东家一口粥西家一口饭的喂养,跌跌撞撞地长成了人。这些年狗蛋从收破烂起家,起早贪黑的,渐渐地扎实了自己的腰包,还办了个加工厂,招了村里的十来个妇女去帮手做工,虽然工资不高,但也基本上解决了这些妇女每天念叨的材米油盐问题。
  现场竞选的时候,人们一直看好狗蛋,但选举结果没有当场宣布,而是被乡里带回去研究了。研究了几天之后,一张大红纸贴在村口:村长连任。
  村民看到这个结果,摇摇头。有人说,人家美国总统克林顿,也就是搞了个妞,就被撸了乌纱帽;这乡政府是咋整的,怎么就能整的连任三届呢。有了那次,李阳就对所谓民主选举不感冒了,他笃定,必须抓住雄霸的把柄,置于他死地,方才能掌管支书打印。  2/4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