捉奸
时间:2013-07-14 09:05:23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高山流水1212  阅读:

  现在的村支书那可是个香饽饽,和原来大不一样。过去当个支书有操不透的心,是基层最累人最得罪人的行当,你看,修河催民工,收集资提留,计划生育,敛黄河水钱,一路子向老百姓要钱要款,那滋味真的不好受,农民和支书成了对立派,那时每年秋后,大喇叭叫个不停,派出所的警车不时呼啸而来,把那些刺头村民押到镇政府,但也得罪了不少人,村里的支书,没有点来历没有点后台,就别想干安稳了。
  现在呢,惠民政策暖人心,不但种地不交钱,国家还有直补,过了六十岁还能领养老补助,况且,低保名额还能照顾一批人,现在的支书和过去正好相反,是“喂人”而不是得罪人,另外支书也能领工资,这样的官咋不好当呢?
  好当的官自然就有人眼红。
  雄霸在兴隆村可是个老干家了,执政支书打印二十年,风风雨雨就这么过来了,按理说现在的形势他的地位应该更加稳固了,可他感觉到有一双双眼睛正偷窥他的宝座,也隐约感觉到有人想给他使绊子子,欲置于他死地而后快。
  这不,前天,拴在门前的黄牛的尾巴在中午午休时被人剁了去,这不就是暗喻你别翘尾巴吗?
  真是欺人太甚,尽管报了案,这样无头绪的案子,也就是走走过场,派出所王所长喝了个酩酊大醉,下午一溜烟没了踪迹,破案,猴年马月啊!
  雄霸夜里烙了一夜饼,反过来复过去,把那些嫌疑人过了一遍筛子,也没道出个所以然来,郁闷极了,干脆,去找黑香娥。
  黑香娥是雄霸的相好的,肤色黑但很受端详,人称黑牡丹,他们秘密交往十几年了。黑香娥脾气好,活也好,在床上翻云覆海娇羞无比,常常是雄霸迷失在她那如瓷的肌肤里不能自拔。
  黑香娥长一副瓜籽脸,颧骨显得很突出;两道柳叶眉,眉梢一说话就会微微上挑;眉下的两只眼睛,水亮亮的瞟来瞟去,给人一种特别精明的感觉。这一切与匀称的身段,不胖不瘦的体型组合在一起,透着一股只有年轻女人才有的轻俏劲。而且,这女人身上有种说不清道不明,但让人一看又有所觉的东西。那是一种妖冶的魅力。
  从小就听母亲讲,黑香娥的母亲是跑来的,而且那时肚子里已经怀了香娥。
  这个“跑”,在村人的眼中可不是个好字眼,就是私奔,代表着女人不守规矩,为整个家族人所忌讳。
  黑香娥的母亲家住朱官屯,与二牛叔,算是自由恋爱。因为“跑”,她受够了家人的歧视和村人的笑话,但她与二牛两情相悦,如果不是遇到了大饥荒,二人定可相亲相爱白头到老。
  他们侥幸熬过了六三年夏天那骇人的五十八天断粮期,政府的救济来了,死不了人了,但肚子还是吃不饱,每天每人只有三两米。这点口粮还得有力气的人到很远的德平去挑,队里实在找不到几个能跑路的了,二牛和黑香娥娘跑厕所都气促,但毕竟能动,也被分派去挑粮。每次每人只挑二十斤,四十里土路,要走三天三夜,晃晃悠悠地走着。才两个回合,都累趴了,黑香娥娘生病了。
  家里香娥刚三岁,喝了粥有点力气了,天天喊着要吃肉。为了救黑香娥娘,二牛把心一横,决定杀牛,杀自家养的牛。大牲畜是自家养的,不错,但都入了社,就是公家的,杀了它,现在说来大不了算退股,可在当时就是犯法。这事得偷偷干,实际上当时寨子里留下来的牛也没几头了,不是自家偷杀了,就是被别人偷杀了。
  杀了家里的黄牛,吃了几天肉,黑香娥娘的病就不药而愈了。但牛肉还没吃完,大队的民兵找上门来了,剩下的牛肉藏在猪圈板下面,民兵没搜到,但脸上的肉就是证据。索子刚套上身,二牛就不打自招了。
  二牛被押走,吊在公社的黑屋里,黑香娥娘背着女儿跟踪而至,苦苦哀求,没用,就趴在地上弓着身子,扛着丈夫,为他减轻痛苦。民兵呵斥她,她歇斯底里,把民兵也吓退了。
  二牛说:“孩他娘,带娥回家,我是活不了啦,你们这样,我死也不安心。”
  黑香娥娘说:“二牛,你为我和娥儿去偷牛,要死我陪你一起死。能撑一天算一天,你忍住。”
  看着女儿在一边哭,二牛急火攻心,吐出一口血,哀求道:“把娥儿带回去,不要让她看见我这样子。”
  黑香娥娘眼里也哭出了血,说:“都是命,老汉受苦,姑娘也躲不脱,我们一起陪着你。”
  二牛被吊了两天两夜,黑香娥娘就这样弓着身子驮了他两天两夜,那是何等深厚的爱情啊!女儿在一边哭累了,睡着了,黑香娥娘也撑不住吗,晕倒了。民兵们终于被感动了,就将二牛放下来。
  二牛幸运地免除牢狱之灾,被派往马颊河上的修拦河坝。在现在看来,在黄河的支流修一个堤坝,是一项小小的工程,可是它的建成,要了百多号人的命,是真正的血泪工程。当时河坝就集中了两百多号劳改犯,大多是二牛这样的偷牛贼,他们的任务是从河底淘沙,劳动强度极大,许多人挨不住,往往不到半月就倒在河中,死了。二牛算是撑得最久的人,整整干了两年。是黑香娥娘的真爱帮助他多撑了两年。
  这两年里,黑香娥娘每天要拖着女儿走二十里土路,将家里能够分配或收获到的粮食送给他,有时是一碗稀饭,有时是一个烧红苕,吃得二牛涕泪横流,工友们也跟着感动。看着黑香娥娘母女为自己奔波劳累,还挨饥受饿,二牛又把心一横,从此拒绝接受娘儿俩的恩赐,最后终于倒在河坝的浅水滩中,死了。
  据说二牛死的那天,黑香娥娘刚端着一罐鸡汤赶来,是她在半路捡着的一只瘟鸡做的。时值冬雨雪天,看见丈夫硬梆梆的死在沙滩上,黑香娥娘一声哀啼,吐出一口血,一罐鸡汤洒在丈夫的身上。
  黑香娥娘对二牛的感情深厚还体现在一个月之后的一个夜晚。是除夕,她带着一瓦罐肉和一瓶酒来到河坝,祭奠了丈夫,然后把酒肉和女儿交给了丈夫的工友老憨,这样说的:“老憨,你帮我照顾娥儿,来世我报答你。”
  黑香娥娘转身就投了河。老憨人很笨,喝过了两杯酒,听得夜色中小姑娘的哭叫,才回味过来,急忙赶出去,将河中的黑香娥娘救起来。
  一年后,黑香娥娘就嫁去了孙家洼,成了老憨的老婆。
  女大十八变,那黑香娥长到一十六岁时,生得娉婷袅娜,白里透红,一个实实在在的美人坯子。可是红颜薄命,先是她在县城念高中时迷恋上一个公子哥,被骗怀了孕,小小的年纪有了身孕,那可是个石破惊天的大事,再找那公子哥,早就逃没了影,声名狼藉的黑香娥被学校开除,在村里落下了一个小破鞋的坏名声,二十岁那年,老憨托人把黑香娥远嫁城里,那是一个大五岁的司机,可结婚没有两个月,司机遇祸身亡,年轻轻的黑香娥变成了寡妇,又找了一个,结果是个赌徒,不得已离了,就在那年,黑香娥娘肚子长了个瘤,需立即手术,家里没有钱啊,村里的暴发户王虎找上门,说只要黑香娥答应和他儿子王小涛的婚事,他出十万块钱的彩礼钱,替黑香娥娘治病。  1/4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