孽缘
时间:2013-07-14 09:02:25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郭文敏  阅读:

  故事须从2002年的下半年开始说起。海妹25岁,不高稍胖,为某县东镇卫生院的一名女护士,她的丈夫被本单位派去吉安市学习或深造了。开始时她很不适应,喜欢上桌搓麻将的她,精神空虚,孤独难耐,只要一有空闲就与人疯狂的玩牌消磨时光。山哥系同镇XX单位的一名干部,闲暇时间多得有卖,他也爱打麻将,与海妹的门诊部是隔壁邻居。山哥年龄虽大点,但喜欢往女人堆里钻,完成本职工作之余,他就去隔壁玩耍。一者能多看美女几眼,二乃可显示自己的口才,三是寻找机会发挥特长。
  恰巧海妹的门诊部美女如云,医师、护士等都有麻将的嗜好。山哥自然不会错失如此绝佳机会,他先是在旁边观看医生、护士间的表演,并不失时机或风趣地答上几句话,因此他才幸运地认识海妹等年轻美女。如果有人来看病,医师需起身处理时,山哥恰可代其上桌,一方面能愉快地过过牌瘾,另一方面也不失时机地摸摸美女们鲜嫩的玉手,赢了钱让别人得,输了归自己出。经过长久的接触,医生和护士都欣赏山哥的秉性,如果三缺一时,自然就会打电话邀请他参赛。尤其当山哥输了时,他却不欠别人一分钱,这样的牌风或赌德,更是令人钦佩。
  山哥大专学历,外貌潇洒,爱好文字,谈吐不凡。最大的优点是:赢了钱主动请客吃饭,好烟好酒款待;从不在背后说别人的坏话,也不轻易的得罪或算计人;讲义气,重情感。诸多优点的山哥自然深得某些女人的青睐。你还甭说,海妹美女就曾对山哥起了恻隐之心,并以身相许了。海妹是护士职业,经常晚上值夜班,虽然与医师或病人在一起工作,但她仍觉得空虚、乏味,时常邀山哥做伴。久而久之,两人的感情和关系逐渐升级,终于擦出爱情的火花—第一次在值班室偷食了人间的禁果。
  如果此时的山哥为干柴,那么海妹则是烈火。一个愿打,一个愿挨,鸾凤共枕,情投意合。两人的欲火越烧越旺,情真意切,锐不可挡。他们的恋情与日俱增,如胶似漆,大有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煎熬难忍之势。两人沉浸于爱河之中,仿佛整个世界就只剩他们两个,任何人皆不能使其分开。然而,事情的发展并不完全按他们的意愿运行,有高潮,自然就有低谷。但有一个人可以左右他俩的走向:海妹的老公进修学习圆满而归,这就标志着山哥与海妹的婚外情将暂告一段落了。
  海妹的老公回家后,时常开垦着自己的这亩责任田。海妹从此不敢再越雷池一步,山哥与她一墙之隔可见而不能近身,如花似玉的恋人只供别人享用,让山哥长生闷气。两个月后,海妹突然告诉山哥天大的喜讯:“她老公将调到近乡卫生站工作,离本镇几里路远。”山哥惊喜万分,立即抱起海妹转了一个圈,并兴奋地对她说:“谢天谢地,更谢医院领导决策英明,你又是我的啦。嗯,好!”山哥乘机送给海妹嘴唇“直啪”的一个大飞吻。
  作为山哥的朋友,时常与他电话联系,他的风流韵事俺是一清二楚的。记得2004年冬季的一个夜晚,俺兄弟几个在县城相聚喝酒时,大家笑说着要求山哥传授点如何接近女人的办法,让兄弟几个亦学学经验。也许因酒精的麻醉作用才令山哥眉飞色舞的说开了:“其实这种事也没啥绝招,用七个字概括则为‘胆大,心细,脸皮厚。’”该怎样去运作?在此就不做任何的解释了。
  一位年纪最小者提议:大家都加点酒,先从山哥杯里添起,依序应允,不许推辞。这下倒好,两杯落肚,山哥真要“酒后吐真言”了,他从上衣口袋里取出打火机点燃一支香烟,猛吸两口,执烟的左手随即摆动了几下,慢悠悠而无心地道出了他与海妹的秘密:“那是2003年初夏的一个夜晚,月色朦胧,草木幽暗,两只不知名的鸟盘旋着飞落树巢里栖息。海妹在近山脚下用手机约我出来玩。我立马赶到,见海妹侧躺在一块草地上,四周被花草包围着,无人经过,十分静谧,真乃天赐良机。我躬身拥着海妹,两人疯狂接吻,我的双手不自在地于她身上乱摸并有意接触关键部位。瞬间,我俩同时发出‘哦耶,哦耶。’的喘息声……”
  “啪嚓”是酒杯落地被撞碎的声音,山哥立刻停止说话。席间有人埋怨道:“你这个狗牯屌,破坏了大家的好事,你是听得欲火攻身了吧?”众人纷纷央求山哥继续讲他的传奇,有的为山哥敬烟点火,也有的为他加酒。山哥吸口烟后接着品了小口白酒,右手拿筷子夹粒花生米塞进嘴里,热情地吩咐兄弟们一起吃菜:“你们不要光听我讲故事而不吃不喝的,怠慢了自己可是得不偿失哟。”山哥突然问大家:“上面我讲到哪?”狗牯屌速答:“山哥讲到‘哦耶,哦耶。’这里,让我心动情淫地把酒杯给打烂了。”
  “好,记起来了,请诸位别急!”山哥如是说。他捻灭烟头后借酒兴提高嗓门:“因很长时间未近海妹之身,本来就有久旱逢甘淋的感觉,如今她近在咫尺,令我似饿虎扑食般把她全压于身下,欲双手解开海妹的裤扣时。她却说:‘使不得,正处每月的关键期。’我马上停手道:‘霉气,你怎么这种时候叫我来?’”
  山哥深吸一口烟,吐着圆圈道:“我的欲火仍在蔓延,下身的毛毛虫如铁棍般坚挺。我不顾海妹的难言之隐时期,强行扒掉她的裤子,猛扑在她身上,雨点般的狂吻、触摸。然后脱光自己的衣裤,坚挺物如弹头似的刺中海妹的要害部位并深陷其内。海妹脸红眼闭,嘴里发出‘有痛,轻点。’的低声请求。我使劲的抽动,海妹积极的配合。只感觉她全身酥麻瘫软,像无力反抗似的,唯有听从我的摆布了……”
  两人心满意足欲起身离开现场时,但见草地上有一块鲜红的血渍。此次事态发展的精彩程度,俺就以山哥平时手机里发来的短信概括:
  “月朦胧,鸟朦胧。阿哥阿妹钻草丛,阿哥掏出毛毛虫,羞得阿妹脸红红。毛毛虫钻进洞,阿妹小声说有痛。阿哥捅一捅,阿妹动一动,草地一块血红红。爽!”
  山哥喝光杯中酒,最后叹气说:“我从东镇调到西镇工作后,与海妹的关系渐渐疏远,现在已无来往,就连手机短信交流的机会都没有了。别人的老婆岂能长久?人生苦短,戳得一屌是一屌。纯粹玩玩而已,如今我正在寻找下一个目标哩。”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